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海拔0到3952——阿泰與呆呆:出門即戶外,走進你內心的地景

2021-03-31 17:45 楊世泰

阿泰和呆呆規劃了一趟徒步旅行,要從海走到山,一直走到台灣的最高點:玉山主峰。 圖...
阿泰和呆呆規劃了一趟徒步旅行,要從海走到山,一直走到台灣的最高點:玉山主峰。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2018年的11月,我和呆呆規劃了一趟徒步旅行,要從海走到山,一直走到台灣的最高點:玉山主峰。但這次不是從傳統的塔塔加登山口起登,而是從我的家鄉鹿港,自海拔高度「0」的西部海岸,一路徒步到玉山,用七天時間走完近170公里,完成高度落差3,952公尺的長距離遠征。計畫是這樣:從鹿港出發後,沿彰化139縣道上八卦山脈下南投,直通集集、水里,接著循台21線走到塔塔加登山口,然後一步一步地走到玉山主峰。

我將起點設在西濱海岸的堤防,因為童年時獨自騎單車去那邊看夕陽,被我視為人生冒險的啟蒙,但其實從老家門口出發到海邊,距離不過五公里,那裡可以看天、看海,看退潮後溼地上的螃蟹和蚵田。但最愛的風景還是落日的餘暉,那幅西部海岸的傳統風情一直烙在腦海裡,往後的日子仍不斷回到那個充滿蚵仔腥味的老地方,那是一塊被堅實綑綁在心裡的秘境。至於終點,玉山主峰是我開始登山運動的初體驗,也是台灣登山者所能觸及最接近天空的高度。於是從向外探索的啟蒙地,出發到接觸山岳的萌芽點,從起點走到起點,像一個起承轉合的圓,應驗哲人所言,人終究要回到命運安排的道路。

「零」代表的意義很多。起點設定在海拔零、里程零的位置,只要走出第一步,接下來的事情就容易多了。但往往是那從 0 到 1 的距離,最難跨越。「走就對了」說來簡單,但如何將這個概念轉化為實際行動?於是我們選擇從家門口出發,讓「走出家門即戶外」不再只是一句口號。

結束2016年的PCT長距離健行後,那些經驗的累積,並沒有讓往後的徒步旅行變得比較輕鬆,我們一樣會疲倦、關節會疼痛,甚至氣喘吁吁地抱怨路太長太遠。但那條四千公里的步道終究在身心留下深刻的痕跡,開闊了視野,也驅使我們持續往四面八方探索走路的本質:路在哪裡?通往何處?人類用雙腳走出荒野中的小徑,接著小徑成了道路,道路再演化為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路,為人類創造難以計數的記憶,乘載歷史的同時也通往無限的未來,不只跨越藩籬,也以各種形式重返人類的心靈。如今,一條鮮明的路徑在我眼前展開,從海岸走到山巔,它會通往何處,又將帶我給什麼樣的記憶?

這次的徒步計畫是個小實驗,藉由自訂起點終點去鬆綁道路的界線,因此我並非走進一座山嶺或一片樹林,而是走進我內心的地景。所以即便走在有名有號的公路、山徑,我雙腳踏出的步伐依然建構在自己的意志,於是無數人都踩過的路徑變成地圖上的空白,我便擁有探勘自我的權力與能力。如此一來,限制自由的制式道路反而賦予了自由,我不僅走進山裡,也從山裡出走。若再進一步深入挖掘「從零開始」的核心意義,可以說無論何處都是起點也都是終點,這才是握有選擇,這才是無拘無束。世界何其廣大,人生不是只有一條道路,也並非只有一個終點。

DAY 1:鹿港出發

起點在西濱公路旁的海堤,那天霧霾很嚴重,據氣象預報是嚴重危害健康等級的空氣污染,天空灰濛濛一片,像過度曝光的過期底片,成像後再套上一層最淒慘的淡藍色濾鏡。大海像濃稠的水銀,癱軟在黑色的沙洲上,水面反射快速公路的倒影,死氣沉沉,了無生機。11月的海岸無風、悶熱難耐,溫度高達攝氏34度,戴著口罩讓呼吸變得不大順暢,呼出的熱氣從鼻樑兩邊的縫隙竄出,在眼鏡的鏡片結成一圈霧氣,視線朦朧不清,以致灰色黑色和藍色全混成令人傷心的顏色。


我像是好不容易搭上返鄉列車的遊子,以為睜開雙眼就能見到美麗熟悉的故土,卻在倉惶驚醒後下錯車站,抵達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眼前和記憶相左的景象與不符時節的燠熱,讓我感到一陣淒涼與落寞。

深鎖於霧霾中的西濱海岸。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深鎖於霧霾中的西濱海岸。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彰化139縣道。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彰化139縣道。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DAY 2:平地徒步

攝氏37度,天氣依然高溫、無風、潮濕、悶熱,汗水褥濕了上衣和褲頭,我再度懷念起樟之細路淋雨的日子。步出借宿一晚的顏氏牧場,外頭正是小葉欖仁樹最密集的路段,樹影婆娑、綠意盎然,在蜿蜒的公路上形成一條長長的綠色隧道,而仍未散去的霧霾讓透進的光線變得朦朧迷離,反而誕生一種奇異的美感。

但平地徒步的辛苦超乎想像,堅硬的柏油路和曝曬的烈日讓我們吃足苦頭,一直走到接近八點才抵達南投市。下山時從遠處看見市區的明亮燈火時,雙眼一度感動得失焦。原本以為佔總里程九成五以上的平坦公路,會是這次挑戰中最輕鬆愜意的部分,卻嚴重忽略堅硬的柏油路、曝曬的烈日,會造成體能極大的耗損。流失過多的水分讓身體出現警訊,雙腿的肌肉腫脹地幾乎快要炸裂,腳底板和肩頸痛得要命,是過去徒步從沒經歷的磨難,完全超乎想像,讓人吃足苦頭。走進民宿,立刻癱躺在床上,開始懷疑自己能不能繼續支撐下去。

顏氏牧場外的小葉欖仁行道樹。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顏氏牧場外的小葉欖仁行道樹。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趙子龍與阿美姐。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趙子龍與阿美姐。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DAY 3:台16線省道

從139縣道切換至台16線省道的時候,天色已經全暗,走在沒有太多路燈照明的繁忙公路,往來砂石場呼嘯而過的大卡車,以極近的距離從後方快速通過,輪胎摩擦路面和強烈風切造成的噪音,伴隨引擎排放的廢氣臭味,讓它們像一頭頭嘶吼張狂的野獸,肆無忌憚地在馬路上奔馳。

現代公路的設計思維,大多是為了配合高速行駛的汽車,要創造最高的使用效率,也要將用路人的安全風險降低,道路必須盡量厚實、平坦、筆直,這讓公路變成專為人類打造,或者說,是一個汽車駕駛專屬的線性連續空間,勢必得排擠原生動物和植物的生存環境。為了發展與建設,這並非絕對的惡,然而過去卻很少有機會省思,在驅車前往登山口,試著去親近大自然,並努力實踐無痕山林的同時,通往山林的道路與周圍環境也正不斷遭受破壞。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DAY 4:沿著陳有蘭溪前進

隨著高度增加,氣溫也越來越涼爽,下午三點半太陽便退身到山脊之後,天空染成讓人微笑的粉紅。沿著陳有蘭溪切割的溪谷一路前進,通過信義後,在新中橫公路的沙里凍橋,一邊走一邊欣賞日落直到天黑。華燈初上,細細的新月高掛,霧霾中仍可見到明亮的星光閃爍著。這樣的景象讓人看得出神。

這次徒步旅行,在沿途接觸許多美好的人事物,像是陌生人的熱情與溫暖,以及日常可見的平凡風景仍一如往常。但也因為行進速度很慢,過去開車快速通過而沒有檢視到的角落,其實仍充斥讓人失落的地方。過多的垃圾、選舉文宣、污染與粗魯的駕駛⋯⋯壞的與好的並存在同一塊土地上。因爲步行,讓視線被逼得無法移開,必須直視。

沙里凍橋。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沙里凍橋。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DAY 5:進入玉山國家公園

早上從信義鄉羅娜部落的營地醒來,遠方的玉山主峰、北峰和西峰一字排開,那距離看起來是那麼地遙遠,但三天之後,我們就會用雙腳推進到那兒。人類潛能難以想像,而能力之有限,也毫無遮掩地反應在面對崇高而產生的敬畏。

進入玉山國家公園後,爬升至海拔1,300公尺左右,車越來越少也越來越安靜,我看見幾公里外溪谷的小鎮和細小蜿蜒的公路,那真的是我們一路走來的路徑?人類的力量很小,但累積起來卻相當可觀,這讓人動容,但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擁有這種微小能力的人類而感動著。

不多久,玉山主峰突破雲層聳立在眼前。

「從海岸線走到台灣最高點」在初時只是一個模糊概念,得用想像力去串聯這條路徑的種種面貌。就像瞎子摸象,沒人知道會觸碰到什麼。但現在,它就在不遠的那兒了。

從信義鄉的羅娜部落可以清楚看見玉山群峰。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從信義鄉的羅娜部落可以清楚看見玉山群峰。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台21線公路的明隧道。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台21線公路的明隧道。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DAY 6:看見玉山群峰

清晨起床,太陽從玉山群峰後方悄悄出現,金黃色的光芒將群山的輪廓勾勒出迷人的線條。接下來一整天,玉山主峰屹立昂揚的姿態像是在引誘著我們,一步兩步三步,很累,但走著走著也就越來越靠近。

傍晚逐漸接近塔塔加,空氣清新、風景秀麗,和黃昏的光線相襯,組合成一幅讓人心曠神怡的景致,而且以雙腳走過的感受又比開車細緻了好幾個層次。經過夫妻樹後,阿里山山脈在公路右側展開,陽光穿過雲朵的遮蔽,一道道溫暖的光束打在疊翠的山巒。肚子依然很餓,但腳步卻異常輕快,不久後在暮光將至時,終於走到晚上過夜的東埔山莊。

左起:玉山北峰、玉山主峰、玉山西峰。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左起:玉山北峰、玉山主峰、玉山西峰。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DAY 7:出發的意義

走在前往排雲山莊的路上,我反覆回想前幾天的經歷。這次徒步之旅我們試著溝通「你家就是登山口」這個概念,期望落實「走出家門即戶外」的精神。但初衷並非要鼓勵大家都往臺灣的最高點前進,或者非得要往山裡走。透過這計畫想傳遞的精神很簡單:走出家門,去公園、去散步、去離家最近的山頭、去沒到過的地方探索,用不一樣的速度。也許日常風景依然無趣,但如果沒有走這一遭,也許永遠沒有機會察覺平凡之中的不平凡究竟身在何處。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排雲山莊看見的日落。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排雲山莊看見的日落。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DAY 8:山頂的視野

清晨六點,太陽漸漸從身後升起,主峰尖端三角形的影子被拉得好長好長,在粉紅色的天際形成一道有趣的幾何形狀,像是《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專輯封面那道被三角稜鏡折射的彩光。我看不見來時坍方的公路,也看不見啟程時令人傷心欲絕的海岸,天色漸漸光,山頂的視野是如此無瑕,和雪白的冰原一樣將所有好壞覆蓋,自平地以外獨立自成一格的世界,語言、文字和空氣都一同變得稀薄。

七點,山頂的風壓很強烈,人無法好好站穩,我坐在主峰石碑,聆聽心裡震耳欲聾的寧靜。領悟如果安靜是一種聲音,那透明也是顏色,而零並不等於無。仰望天空,往上再無可攀之處,只剩無法觸碰的空氣和薄雲。我知道,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玉山主峰的影子。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玉山主峰的影子。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登頂前的最後一段路。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登頂前的最後一段路。 圖/楊世泰、戴翊庭攝影

◎責任編輯:胡士恩

最新文章

十間茶屋首度聯手but.(we love butter,推出2022虎年限定禮盒...

十間茶屋、but. (we love butter) 跨界聯名:集結摘星台灣茶、迷人奶油圓餅,2022虎年禮盒開放預購

2021/11/30
感傷唱片行五周年活動「LOST IN TRANSLATION WITH MUSI...

喝一杯Plastic Love!「感傷唱片行」五周年紀念展:插畫家Johnnp操刀主視覺,5首經典歌曲變身飲品

2021/11/29
聲音藝術家賴士超於基隆田野調查,以「聲音紀錄片」形式從外地人角度初探在地日常,於...

冬遊和平島公園,「掀風潮」倒數一周:藝術家互動裝置、微型展覽,面向大海甩掉冬日陰霾

2021/11/29
Ukai-tei Kaohsiung懷石料理長廣瀨晉平認為,作為料理人,力所能及...

洞見未來的餐酒藝術:Ukai-tei Kaohsiung、Room by Le Kief
攜手共演,《未知的味覺旅程》金馬賓館2樓登場

2021/11/29
N.S.F.W邀請插畫家WHOSMiNG於空間牆面繪製討喜慵懶的老虎。 圖/沈佩...

臺虎精釀「N.S.F.W Coffee & Pizza」正式開幕:攜手台南St.1 Cafe'、插畫家WHOSMiNG,療癒懶虎限期登場

2021/11/28
「烤烤,文字現身術」邀請人們在12張物外詩籤中抽選,烘烤詩籤之後,原本空白一片慢...

物外YSTUDIO「書寫實驗室」快閃華山:經典文具、質感選物、暖心遊戲,傳遞10週年的書寫美好

2021/11/27
《預演未來》展覽,帶領大家以多樣感官,想像未來生活。圖/永添藝術提供

實際感受未來的生活:金馬賓館年度壓軸展《預演未來》 探討生活的各種可能性

2021/11/26
中菜餐酒館「樓上見」去年11月試營運,迎接一周年,主廚蔡慈偉(Robert)帶來...

新派餐酒館「樓上見」,一周年新菜登場:重新演繹經典中菜,6道創作料理上桌

2021/11/25
「Supreme Salmon美威鮭魚」即日起於全台專賣店開賣招牌「松露嫩鮭野菇...

「美威鮭魚」秋冬新菜上桌,聯手RawShe食擦保養:松露野菇燉飯、香蒜焗烤筆管麵,套餐送限定版植萃乳液

2021/11/23
「僻室」將帶來全新製作戶外歌舞劇《玲瓏姐妹愛眠夢》。 圖/合作社 HoooH提供

37組團隊、172場演出,期間限定的馬戲嘉年華!「2021臺南街頭藝術節」即將登場

2021/11/22
勤美誠品綠園道邀請十分建築的建築師王喆,以若隱若現如雲朵般的白色框構,打造全新「...

台中勤美誠品綠園道,打造B2全新「雲端空間」:立體派公共座具、臉譜錯置的怪奇美術館

2021/11/22
MOSCOT攜手藝術家周依舉辦聯名企劃展《DANCE WITH MOSCOT》,...

重現70年代迪斯可狂熱:MOSCOT、藝術家周依聯名企劃,SIDOLI RADIO小島裡展開

2021/11/17
第19屆台灣設計展首度於嘉義市舉行,串連起嘉義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嘉義製材所及嘉義...

2021台灣設計展,12月底嘉義登場:3個家概念、13處展場詮釋「以城為家」,主視覺設計曝光!

2021/11/16
創作歌手孫盛希在文策院「花園練習」巴洛克花園舞台上,以獨特R&B唱腔帶來華麗演出...

屬於當代人的虛實生活,練習中:文策院TCCF「接下來練習場」、「花園練習」松菸登場

2021/11/12
Aesop年度5款禮盒的背後,都各自與一個公益夥伴有關。圖/Aesop提供

最有意義的耶誕禮物!Aesop年度5款禮盒 幫助5個創造正向、公平社會的五個重要團體

2021/11/12
抱石俱樂部發起人陳婕寧(右1)和張哲惟(右2),與顧問劉翰杰Marco(左1)和...

【我們攀登中】運用設計方法,讓更多人愛上攀登:專訪抱石俱樂部

2021/11/12
林秀儒|8歲開始接觸攀岩,現年28歲,岩齡20年,攀岩與成長經驗緊密相連,連續兩...

【我們攀登中】攀登教會林秀儒的事:就算墜落,反覆嘗試,無所畏懼

2021/11/12
攀登運動中有一項職業叫做定線員(Route Setter),在空白的岩牆上進行路...

【我們攀登中】定線員Marco:用身體做設計,創造安全又冒險的路線

2021/11/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