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佐藤大提問,Philippe Starck妙答:現在的年輕設計師很幸運,但實際上這樣很危險

2020-07-22 01:51 佐藤大

 ©nendo(左)、©Philippe Starck(右)
©nendo(左)、©Philippe Starck(右)

人稱「設計之王」、「設計界的神」,無庸置疑地,Philippe Starck擁有技壓群雄的存在感。他堅持自我獨特的風格,長年以來穩坐無可替代的地位。一走進這間可遠眺艾菲爾鐵塔的工作室,就馬上聽到他「哈哈哈」的爽朗笑聲。想到打開這扇門就能看見「神」,讓我不禁心跳加快。然後,門打開了。

Philippe Starck 小檔案

縱橫設計界超過四十年,始終走在最前端的創意人、設計師、建築家。發表多項具指標性的裝置藝術與飯店設計,近年也積極從事永續設計。與妻子Jasmine飛遍全球,居住於巴黎、布拉諾島(Burano)、西南法。在日本最為人所知的作品為東京朝日啤酒集團總公司隔壁的「Super Dry Hall」,於1989年竣工。

佐藤大 小檔案

nendo設計事務所創辦人佐藤大是目前日本炙手可熱、得獎不斷的設計師,各國媒體為他冠上「設計金童」「鬼才」等稱號。其創辦的設計事務所「nendo」,則是日語中「黏土」的意思,意味著可塑性高、自由、可以隨意調整,而且平易近人。秉持這樣設計理念的nendo,每年都引起全球設計界的期待與驚呼。

設計師就是一種持續奉獻靈魂與生命的職業

Starck:任何事都有代價的。想要獲得什麼,就必須付出相對的代價,這是理所當然的吧?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是免費的。

佐藤:想到你到目前為止的成績,再想想你做出了多大的犧牲,真是令人不寒而慄。

Starck:所謂設計啊,就是要重複仔細地驗證,經歷失敗、改善,不斷重複這樣的過程。就像是被關在柵欄裡面一樣,對吧?一隻腳在柵欄裡,一隻腳在咖啡廳裡,那是不可能的。

佐藤:最近很多設計師都很注重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

Starck:嗯,該怎麼說呢?但仔細看這些人設計的東西,根本就是兩隻腳都在咖啡廳裡啊(笑)。

佐藤:那你平常都怎麼想點子的呢?

Starck:這個嘛,點子不是用想的。

佐藤:怎麼說?

Starck:點子不是一種邏輯。邏輯是將事物整理出脈絡後再進行思考,可以向別人說明。但點子就不是這樣。像我,就是將答案往斜角方向直直射出去,命中紅心,一瞬間喔。就好像瞬間移動一樣吧(笑)。

佐藤:瞬間移動嗎⋯⋯。

Starck:不是A→B→C→D,而是從A一下子就跳到D那樣。

佐藤:所以沒辦法說明。

Starck:我就只會這樣看東西啊。直覺就好像每天會自動送上門,像宅配一樣。

佐藤:哈(苦笑)。

Starck:前陣子有個品牌找我幫他們設計咖啡桌,但我最討厭咖啡桌了。不過啊,我花不到四十分鐘,很快就設計了八個左右。

佐藤:啊?

Starck:我們的大腦只要一段時間持續使用某一特定功能,就會格式化成那種功能了。所以我的大腦就被強化成只能處理「直覺」這件事。

佐藤:會不會隨著年齡衰退?

Starck:不,反而速度會變快。大腦一旦被強化,其他的事情就什麼都不會了。像我連怎麼去加油站加油都不會。

佐藤:也就是說,特殊的思考能力對日常生活沒有任何幫助。

Starck:對。不工作的時候就完全是個白癡,所有的日常行為都會變得不是自己的領域喔。

佐藤:那你也不感興趣嗎?

Starck:沒有欸,沒有任何興趣。因為沒有興趣,所以也沒有慾望。

佐藤:這樣不會突然感覺不安嗎?或是造成身邊的人困擾。

Starck:老實說,身邊的人一定很困擾。但我沒有惡意啊⋯⋯總之就是「我不在這裡」。

佐藤:不在這裡?

Starck:我的人生非常棒,但是我並不在這個人生之中喔。

佐藤:這是什麼意思?

Starck:雖然我的肉體確實在這裡,精神也在這裡,但是我卻不存在於這裡。總是在另一個「不同的地方」,在那裡思考並存在於那裡。我的人生一直都是如此。「不同的地方」就是脫離現實生活的地方。

佐藤:你不會想回來嗎?

Starck:應該沒辦法吧。嗯⋯⋯該怎麼說比較好呢。就像是身處於一根半透明的管子之中吧。

佐藤:管子?

Starck:沒錯。有時候會有人出現在管子外側,不過也只是隱約可以感覺到的程度,對方是聽不到我的聲音的。

佐藤:你一直都在管子裡面嗎?

Starck:嗯,這個管子應該都不會消失吧,直到我死亡的那一刻。如果要寫自傳的話,書名就決定叫《管子》了(笑)。

佐藤:那你也不會感覺喜悅嗎?

Starck:不會。因為喜悅是「這個地方」,也就是現實社會的價值觀。但我現在很幸福,過得非常開心喔。我有房子、有車子、摩托車、飛機,還有船。有美麗的妻子和孩子,也有那麼多優秀的員工。

佐藤:(指著牆壁上的牛頭標本)還有這麼棒的牛。

Starck:對啊,還有這麼棒的牛(笑)。但是啊,這些東西和喜悅都沒有關係喔。要舉例的話,就好像這些開心的事情都是電視裡面發生的事一樣,自己一邊看一邊發出哇哈哈的笑聲這樣。

《佐藤大提問中!:日本設計鬼才與17組大師的非官方對談集》 圖/行人文化實驗室出...
《佐藤大提問中!:日本設計鬼才與17組大師的非官方對談集》 圖/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提供

設計界的神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佐藤:如果不是喜悅的話,那麼透過工作而獲得的滿足感和成就感呢?

Starck:這些當然短時間內是有的,就好像強心針那樣。案子結束後會有一瞬間可以從那個柵欄裡走出來,但馬上又會有下一個柵欄。所以很少有機會可以確定已經結束了,經常都存著疑問。

佐藤:沒有完全滿足的時候嗎?

Starck:沒有,完全沒有。

佐藤:你把自己的人生完全獻給設計,但為什麼又說「我討厭設計」呢?

Starck:設計本身是沒有價值的。我感興趣的並不是設計本身,而是設計如何影響世人這件事。Alain Souchon有一首歌的歌詞是這麼寫的:「我愛的不是瑪莉,而是她身上的謎團」,大概是這種感覺。我感興趣的是哲學性、政治性、社會性的概念。社會之中充斥著滿坑滿谷的問題,設計的力量很薄弱,但必須藉由某種型態為人類進化帶來一點貢獻,對吧?你不這麼認為嗎?有太多人做出漂亮的設計只是為了自我滿足罷了。

佐藤:確實是這樣沒錯。

Starck:設計其實很簡單啊,有兩分鐘的時間就可以做出椅子之類的設計了,也能做出一個還不錯的東西。

佐藤:⋯⋯(苦笑)。

Starck:但太輕易就做好的話,就會對這件事情本身失去興趣。所以不能因為設計出一張漂亮的椅子而沾沾自喜喔。這樣層次太低了、志向太低了。想像一下,當你死後來到閻羅王的面前,他問:「你花一輩子完成了什麼事情?」而你回答:「我設計椅子。」閻羅王聽了會說:「哼,笑死人了。」你再接著說:「喔,對了,我還設計燈具,還有廁所用的刷子。」閻羅王只會說:「你沒別的事好做了嗎?」

佐藤:我一直很想問一個問題:被當成「神」是什麼感覺?

Starck: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

佐藤:隨便去路邊抓一個人,問他認識哪一位設計師,應該所有人都會說出你的名字吧。

Starck:大概是因為在我之前並沒有所謂設計師這種職業吧,當時米蘭的設計師差不多只有十個左右而已。我剛出道的時候,每次向人自我介紹,說自己是設計師,通常會得到「但你不是法國人嗎?」這樣的回答。

佐藤:這麼說來,你剛好站在設計的紀元前和紀元後的分界線之間,所以確實是神沒錯啊。

Starck:如果你要這麼解釋的話啦。不過啊,就算這裡有一個世界第一的美女,在沒有鏡子的狀況下,她會怎麼樣?

佐藤:她就不會知道自己長得很美。

Starck:沒錯。我也沒有鏡子。不過我並不會去找鏡子,也不會從鏡子前逃開。所有的一切就像窗外的風和雨,不管媒體說什麼、有誰稱讚了我什麼,我都不會有任何感覺。

佐藤:因為外來的評價都是「管子外面」的價值觀,對吧?

Starck:就是這樣沒錯。想要得到客觀的評價,最好的辦法應該是多接觸人群吧。但我喜歡自己一個人,派對和餐會也都盡量不參加,雖然這樣有時會造成一些問題啦。那你呢?你幾歲?

佐藤:36歲。Starck36歲的時候都想些什麼呢?

Starck:當時我沒錢、沒客戶、沒工作。住在便宜的破公寓裡,睡在撿來的床墊上,也沒怎麼好好吃飯,過著這樣的生活。

佐藤:印象中你好像年輕時就很受歡迎,聽到你這麼說有點驚訝呢。

Starck:確實,我差不多17歲就常常出現在媒體上,但一直到43歲之前都沒辦法養活自己。

佐藤:不會感覺不安嗎?

Starck:就只能等待時代慢慢追上來吧。

佐藤:你會覺得現在的年輕設計師很幸運嗎?

Starck:他們完全非常輕鬆,但實際上這樣很危險。許多點子很容易就變成了商品,任何人都能隨隨便便變成「明星」。

Starck:但是啊,擁有自由的創作性是很重要的。你知道我幫ALESSI設計的榨汁機嗎?

佐藤:「JuicySalif」,當然知道。

Starck:本來ALESSI的老闆找我設計的是裝奶油的容器,但是我聽到奶油盒子實在覺得不怎麼樣(笑)。我在餐廳的桌布上畫了榨檸檬的圖,然後把整塊桌布寄到ALESSI去。結果大暢銷,現在已經成為ALESSI的主力商品了喔。

Philips Stark於1990年為義大利家居品牌Alessi設計外星人榨汁...
Philips Stark於1990年為義大利家居品牌Alessi設計外星人榨汁機「Juicy Salif」。 ©Philippe Starck

◎本文摘自《佐藤大提問中!:日本設計鬼才與17組大師的非官方對談集》

作者:佐藤大、譯者:龔婉如,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

500輯

500輯

《500輯》打造新世代閱讀倡議,創造貼合文化、消費、生活與自我實踐的敘事風格。

最新文章

自轉星球文化社長黃俊隆,四年前放下公司、放下人設,前往紐約讀碩士。 圖/吳致碩攝...

放下人設,我用力生活只是為了經過:專訪自轉星球黃俊隆

2021/01/23
作品〈那一葉,我們眼神交會 Making eye contact with le...

旅美藝術家江宥儀返台首展《目不見睫》:「看」與「被看」之間,當觀者與作品四目交接

2021/01/19
《SML WONDER EXPO黏黏怪物研究所:登入計劃特展》即日起在松山文創園...

黏黏怪物世界開放登入!《黏黏怪物研究所:登入計劃》主題展覽、限定快閃店松菸登場

2021/01/19
目前館內共有11萬件視聽館藏、3,400至3,500本中外文圖書及超過20種期刊...

在這裡找到走進劇場的N種方法!彡苗空間實驗操刀設計,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全新開放

2021/01/18
「奈良美智特展」首度登台,3月在關渡美術館舉辦。圖/摘自臉書

年度最矚目、官方授權!「奈良美智特展」3月首度登台在關渡展出

2021/01/15
日本作家永井荷風。 圖/(左)Wikipedia、(右)《荷風の東京散策記》,大...

創作生活新日常:不喜歡「聲音」的日本作家永井荷風

2021/01/14
圖/(右)TAO ART提供、(左)謝欣翰提供

New Normal, New ME:藝術家江宥儀、謝欣翰,一件新展開的事物和練習

2021/01/14
左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華語歌詞症候群/蔡健雅蕭亞軒江美琪⋯⋯無論回憶多擁擠,姚謙出品的情歌都盤旋不去

2021/01/13
〈菲德烈克‧范‧馬瑟萊爾肖像〉經檢測後發現畫作底下藏有一個女子輪廓。 圖/奇美博...

奇美博物館「窺物誌」線上展登場:畫作檢測、藝術史研究,揭露那些藏品沒說出口的事

2021/01/12
打造一間全世界最美的藝術書店,一直是蔦屋書店創辦人增田宗昭的夢想。 圖/THE ...

銀座蔦屋書店旗下藝廊 THE CLUB 來台快閃!推出新銳藝術家猪瀬直哉、山下紘加雙個展

2021/01/11
回顧以往,劉德華幾乎沒有演過真正的反派角色,這次他的角色不停翻轉,有點像「神鬼系...

影評人塗翔文/《拆彈專家2》港片的榮光再現

2021/01/11
鄭鴻展作品《出礦坑的美和商店》。 圖/聯合數位文創提供

細觀微縮人生故事:台日微縮模型大師山田卓司、鄭鴻展聯手打造《微縮人生》特展

2021/01/10
報時光與尖端出版聯合企畫推出1960-1975《年記》系列專書。 圖/報時光提供

當懷舊變成風潮,聽老照片說故事:報時光《年記》系列專書,邀16位作家暖心書寫

2021/01/08
礁溪老爺策畫老爺詩歌節《道別與鹽》活動以十二首詩分別闡述經歷2020年的感性心情...

老爺詩歌節《道別與鹽》徵稿中:12種詩觀溫柔道別2020年,攜手「晚安詩」號召你的道別詩作

2021/01/08
藝術家石孟鑫善以不同現成物件為媒材,將它們在城市中的綠葉角色化為主角,組合成熟悉...

未曾注意的日常光景,根植真實的反轉魔幻——專訪藝術家石孟鑫《19:00》個展

2021/01/07
「不想死去」的喬為了獲得回到人世的機會,只好跟「不想出生」的靈魂22號,一起在地...

我沒有夢想,可以嗎?獻給厭世代的《靈魂急轉彎》

2021/01/06
展覽《遠行與歸來》主視覺海報立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外。
 圖/林毅攝影,蔡工作室&...

蔡國強北京全新個展《遠行與歸來》:一個人的西方藝術史之旅,在不同文化時空裡滋養自己

2021/01/06
編劇圈有種說法,男一是給觀眾的,男二是留給編劇的,男二才是編劇的最愛。 圖/擷自...

編劇咖啡因/韓劇《Start Up:我的新創時代》中「拿錯劇本的男二」與「挑錯劇本的男一」

2021/01/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