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不談新潮,談舊病:電影《阿基拉 AKIRA》裡的陽剛創傷

2020-07-03 15:00 王士堅

鐵雄披上紅色布巾作為披風,重現英雄的符碼,接受宗教式的崇拜。 圖/garagep...
鐵雄披上紅色布巾作為披風,重現英雄的符碼,接受宗教式的崇拜。 圖/garageplay

老帽老歌老公寓,古著古玩古早味,時代走得越快,人們越眷戀過去而不斷回頭看。這股「懷舊病」在影視方面尤其熱烈,從先前的楊德昌、侯孝賢,一直到近期的末代皇帝、東邪西毒,莫不是比時下的新片討論度更高。

而今天要來聊聊的是,時隔32年數位修復重新上映,日本經典科幻動畫電影《阿基拉》。

科技,作為力量的籌碼

隨手Google阿基拉(AKIRA)的介紹,這部動畫電影之於科幻題材賽伯龐克(cyberpunk)、之於分鏡、畫風、配樂的創舉,都讓它贏得無法撼動的地位,甚至日本漫畫界更有「大友克洋以前/以後」的分野。但在這種突破當代的前衛敘事裡,我卻至始至終看到很傳統、很濃烈的陽剛創傷。而這個創傷集體的縮影則聚焦在角色之一「鐵雄」身上。

阿基拉(AKIRA)中的賽伯格(cyborg)意義,我覺得是相對表層和淺薄的。賽伯格泛指無機物(機械、晶片)和有機體(人、動物)的混合型態,例如生化人、改造人,其特色之一便是雄雌模糊、人機的界線不明。

但在阿基拉(AKIRA)裡,科技對身體的介入,並沒有打破性別的疆界,反而成為另外一種陽剛競逐。鐵雄和金田作為兩個陽剛個體,我們可以明顯看見三次「科技」作為力量籌碼的展現。

第一次,是金田擁有了性能與造型都比同儕出眾的紅色重型機車,讓他在守護同伴、擊退敵人中都嶄露頭角,因而成為團體中的領導者。鐵雄曾因為覬覦而偷騎過金田的車。在某次出事,一幫人的機車被警方扣押後,他們哪裡都不能去,其中一個成員的女伴悠悠的說,這些男人沒了機車,個個都跟沒了水的魚一樣。

金田的紅色重型機車讓他嶄露頭角,因而成為團體中的領導者。 圖/garagepla...
金田的紅色重型機車讓他嶄露頭角,因而成為團體中的領導者。 圖/garageplay

第二次,則是鐵雄獲得了阿基拉(AKIRA)之力,儘管造成他精神異常、自我異化,但當他發現他能夠以近乎動物本能的暴力支配一切時,他仍被這種慾望給征服。他獲得力量後,去了各個以往出沒的場所,殺死過去那些看不起他的人,以及毀滅那些覆載弱者記憶的空間。他披上紅色布巾作為披風,重現英雄的符碼,接受宗教式的崇拜。

第三次,金田獲得了能與鐵雄抗衡的雷射槍,便一改先前閃避阿基拉(AKIRA)之力的躲躲藏藏,敢於和鐵雄正面迎擊。甚至,最後鐵雄的科技義體暴走時,香織被鐵雄不斷膨大的身體組織輾壓而死,金田為何能夠死裡逃生,也是因為擁有了雷射槍。

金田獲得了能與鐵雄抗衡的雷射槍,敢於和鐵雄正面迎擊。 圖/IMDb
金田獲得了能與鐵雄抗衡的雷射槍,敢於和鐵雄正面迎擊。 圖/IMDb

有害的陽剛力量——阿基拉(AKIRA)之力

在我眼中,阿基拉(AKIRA)之力是一種「有害的陽剛力量」。鐵雄做為一個弱者、青少年、男性,那種「有害的陽剛力量」讓他痛苦、思想裂解,卻又如幽魂一般侵入他的腦海。他想要逃離,但阿基拉(AKIRA)的形象卻無時無刻地映現,甚至迫使他找到阿基拉(AKIRA)的本體,逼近至上的陽剛力量。

有一幕我想了很久,三個同樣具有阿基拉(AKIRA)之力的老小孩,去醫院侵擾臥榻的鐵雄時,為何他們看見鐵雄腳底受傷流血就落荒而逃?思量許久,私以為,陽剛力量的集體追求,是絕不能容許失敗的想像。在一個陽剛聯盟中,只要有個體受創,很容易使成功信念動搖,而遭受排除。這也是「有害的陽剛力量」形塑出的群體,最脆弱的地方。

鐵雄渴望被救贖,但失控的身體與性情已讓他人無法接近,甚至傷殘自己所愛之人。 圖/...
鐵雄渴望被救贖,但失控的身體與性情已讓他人無法接近,甚至傷殘自己所愛之人。 圖/garageplay

日本在二戰時,何嘗不是像鐵雄一樣,以一種偏執的暴走席捲全球。鐵雄失能爆炸的隱喻,直指日本歷史上巨大的創傷。肇因於個人因素,整部電影我看見更多的是,一個弱小的靈魂,如何在力量的追求中,擴張、飽和而毀滅。他渴望被救贖,但失控的身體與性情已讓他人無法接近,甚至傷殘自己所愛之人。

如果阿基拉(AKIRA)不存在,如果我們允許對於陽剛的不追求,或許鐵雄、日本,甚至所有困頓的個體,都能免於一場不可遏的破滅。

鐵雄失能爆炸的隱喻,直指日本歷史上巨大的創傷。 圖/IMDb
鐵雄失能爆炸的隱喻,直指日本歷史上巨大的創傷。 圖/IMDb

◎ 責任編輯:翁家德

推薦閱讀

日影《火口的二人》:愛在火山、疫情迸發前,性在末日來臨前

《雲端情人》:連上雲端,談情說愛,千禧世代科技愛情電影首選

王士堅

王士堅

1998年雙魚座,政大中文系,基隆人。偶爾寫詩,接一些採訪稿,也有在做廣播。關注文學和性別議題,相信愛情沒有天生的疆界:技巧,才是關鍵。生活隨筆可見於個人IG:wsj0309。

最新文章

自轉星球文化社長黃俊隆,四年前放下公司、放下人設,前往紐約讀碩士。 圖/吳致碩攝...

放下人設,我用力生活只是為了經過:專訪自轉星球黃俊隆

2021/01/23
作品〈那一葉,我們眼神交會 Making eye contact with le...

旅美藝術家江宥儀返台首展《目不見睫》:「看」與「被看」之間,當觀者與作品四目交接

2021/01/19
《SML WONDER EXPO黏黏怪物研究所:登入計劃特展》即日起在松山文創園...

黏黏怪物世界開放登入!《黏黏怪物研究所:登入計劃》主題展覽、限定快閃店松菸登場

2021/01/19
目前館內共有11萬件視聽館藏、3,400至3,500本中外文圖書及超過20種期刊...

在這裡找到走進劇場的N種方法!彡苗空間實驗操刀設計,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全新開放

2021/01/18
「奈良美智特展」首度登台,3月在關渡美術館舉辦。圖/摘自臉書

年度最矚目、官方授權!「奈良美智特展」3月首度登台在關渡展出

2021/01/15
日本作家永井荷風。 圖/(左)Wikipedia、(右)《荷風の東京散策記》,大...

創作生活新日常:不喜歡「聲音」的日本作家永井荷風

2021/01/14
圖/(右)TAO ART提供、(左)謝欣翰提供

New Normal, New ME:藝術家江宥儀、謝欣翰,一件新展開的事物和練習

2021/01/14
左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華語歌詞症候群/蔡健雅蕭亞軒江美琪⋯⋯無論回憶多擁擠,姚謙出品的情歌都盤旋不去

2021/01/13
〈菲德烈克‧范‧馬瑟萊爾肖像〉經檢測後發現畫作底下藏有一個女子輪廓。 圖/奇美博...

奇美博物館「窺物誌」線上展登場:畫作檢測、藝術史研究,揭露那些藏品沒說出口的事

2021/01/12
打造一間全世界最美的藝術書店,一直是蔦屋書店創辦人增田宗昭的夢想。 圖/THE ...

銀座蔦屋書店旗下藝廊 THE CLUB 來台快閃!推出新銳藝術家猪瀬直哉、山下紘加雙個展

2021/01/11
回顧以往,劉德華幾乎沒有演過真正的反派角色,這次他的角色不停翻轉,有點像「神鬼系...

影評人塗翔文/《拆彈專家2》港片的榮光再現

2021/01/11
鄭鴻展作品《出礦坑的美和商店》。 圖/聯合數位文創提供

細觀微縮人生故事:台日微縮模型大師山田卓司、鄭鴻展聯手打造《微縮人生》特展

2021/01/10
報時光與尖端出版聯合企畫推出1960-1975《年記》系列專書。 圖/報時光提供

當懷舊變成風潮,聽老照片說故事:報時光《年記》系列專書,邀16位作家暖心書寫

2021/01/08
礁溪老爺策畫老爺詩歌節《道別與鹽》活動以十二首詩分別闡述經歷2020年的感性心情...

老爺詩歌節《道別與鹽》徵稿中:12種詩觀溫柔道別2020年,攜手「晚安詩」號召你的道別詩作

2021/01/08
藝術家石孟鑫善以不同現成物件為媒材,將它們在城市中的綠葉角色化為主角,組合成熟悉...

未曾注意的日常光景,根植真實的反轉魔幻——專訪藝術家石孟鑫《19:00》個展

2021/01/07
「不想死去」的喬為了獲得回到人世的機會,只好跟「不想出生」的靈魂22號,一起在地...

我沒有夢想,可以嗎?獻給厭世代的《靈魂急轉彎》

2021/01/06
展覽《遠行與歸來》主視覺海報立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外。
 圖/林毅攝影,蔡工作室&...

蔡國強北京全新個展《遠行與歸來》:一個人的西方藝術史之旅,在不同文化時空裡滋養自己

2021/01/06
編劇圈有種說法,男一是給觀眾的,男二是留給編劇的,男二才是編劇的最愛。 圖/擷自...

編劇咖啡因/韓劇《Start Up:我的新創時代》中「拿錯劇本的男二」與「挑錯劇本的男一」

2021/01/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