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設計風景、觸發關係,東京P3藝術總監談地方創生:營造一個「容易發生偶然的狀況」

2021-07-14 18:10 芹澤高志、太田浩史、廣瀨俊介等9位

《地方創生來解答》書封。  圖/行人出版社提供、設計/黃秋萍
《地方創生來解答》書封。 圖/行人出版社提供、設計/黃秋萍

編按:知名景觀設計大師長谷川浩己,攜手當紅社區設計師山崎亮,藉著與日本九位專長各異、業界翹楚的設計師、建築師、公共政策學者、藝術家、哲學家對談,取材各領域地方創生經驗,將個人哲學與私房祕技,一次統統窺探解答。

本文擷取行人出版社《地方創生來解答》 中 〈前言〉、〈GUEST 07 芹澤高志〉,由長谷川浩己、山崎亮與 P3 art and environment 藝術總監芹澤高志三方對談之內容。


長谷川浩己:景觀設計並非創造風景,而是提供一個誕生新景色的契機。我們希望透過「創造」和「非創造」,與大家一起在那些場所打造(新的)關係,並相信新的風景會隨之誕生。促使關係發生的東西,我把它稱為「狀況」。這裡可以看出我和山崎先生,以及許多與談來賓的共通點,也就是(風景)設計這個行為,等同準備一個「狀況」讓事情得以發生。

山崎亮:對談中獲得的啟發,我也實際運用在案子裡。這本書不僅適合給想從事社區設計的人閱讀,也很推薦給空間設計的從業者,希望他們可以從中思考設計裡硬體面與軟體面的平衡。

我的人生就是由各種意外般的事件串聯而成

長谷川: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曾經對景觀設計感到很迷惘。簡而言之我質疑的是,風景已經在那了我們還需要做什麼?就在那個時候我認識了芹澤先生的「P3 art and environment」,從此對這種透過專案營造狀況的工作心生嚮往。今天很想聽聽芹澤先生對於「狀況」的見解。

芹澤:大學畢業後,我進入磯邊行久率領的、日本第一間生態規畫公司「Regional Planning Team」工作,業務內容包含地區規畫和環境規畫。大約在一九八五年的時候離開,成為獨立工作者後,就碰到東長寺四百週年紀念計畫的邀約。經研究後,我們提出將伽藍的地下空間作為替代空間(alternative space)使用。我們看到像紐約的傑德森紀念教堂那樣,釋出閒置的地下倉庫後,年輕舞者進駐開啟後現代舞蹈運動。希望仿照這樣的前例,在禪寺裡設置一個對現代文化開放的場域。在會議中提出後就講到:「好吧,那誰要負責執行?」結果大家都看向我⋯⋯「我嗎」這樣的感覺(笑)。

在東長寺舉辦的第一個展覽「 SYNERGETIC CIRCUS R. Buckm...
在東長寺舉辦的第一個展覽「 SYNERGETIC CIRCUS R. Buckminster Fuller’s Sea of Intuition」(1988)。 圖/荻原美寬、行人出版社提供

在那之前做過的地區規畫和都市規畫的工作,一般都是對客戶簡報,提案通過後就結案緊接著做下一個案子。這種模式已經根深蒂固,所以不太會想說要自己執行。不過一想到能使用自己經手設計、具有公共性的場所,覺得滿有趣的,所以就接下這個任務。從此開啟了被捲入現代美術的後半段人生。嘴上雖然這麼說其實我並不討厭藝術啦。

長谷川:與其說因為想做藝術才設計了這個場所,不如說因為有了這個場所,藝術才慢慢進駐吧。

芹澤:我是一九五一年生,在我看來六○年代後半,沒有像現在這樣有那麼多樣化的空間,要跟朋友聚會頂多就是在咖啡館。那時候店內是包廂式的座位,各種人都有。有的在進行哲學討論,有的在討論電影和音樂。因為包廂座椅的椅背沒那麼高,所以只要往後瞄一下,問一句「你們剛才講的是什麼?」就有機會認識到新世界。意思是只要人聚在一起,就會有意想不到的際遇,我把它稱為「天使的微笑」。像我的人生就是由各種意外般的事件串聯而成。

雖說要辦展覽,但我沒有任何人脈,也只知道巴克明斯特・富勒,所以就決定開幕來做富勒工作坊形式的展覽。後來很幸運地,接連見到了英果・古騰(Ingo Günther)和蔡國強幾位藝術家,有機會和他們一起做了幾個案子、辦展覽。我完全不熟悉專業藝術的工作方法,唯一會的是以前做過的都市、地區開發的專案流程。現在藝術計畫已經很普及了,但是在當時幾乎沒有這種說法。我們邀請各領域的專家加入,組成專案團隊,成果完成後就解散。募資、製作作品、把成品公共化,這就是P3的做法。

長谷川:芹澤先生這種採取專案式的行動,成為我當時思考設計時的靈感。雖然那時人還在美國,但我認為這也是我開始以自己的方式思考所謂「狀況」的契機。

蔡國強「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計畫。「分不出是天空還是大地,高原沙漠的風景只有綿延...
蔡國強「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計畫。「分不出是天空還是大地,高原沙漠的風景只有綿延無盡的灰色,太難用言語形容。」芹澤先生說道。 圖/森山正信、行人出版社提供

營造一個「容易發生偶然的狀況」

山崎:剛才芹澤先生說到年輕時去咖啡館,偶然對鄰座的人講的話題有興趣就出聲搭話,因此認識到一個新世界的故事很有趣呢。我覺得芹澤先生現在是否就是,試圖在為他人提供一個「容易發生偶然的狀況」?比如說不限於一個,而是在城市裡設置好幾個藝術作品,讓不同藝術家粉絲也能對其他藝術家產生興趣,像這樣去營造一個「容易發生偶然的狀況」。

芹澤:原來如此。這種意見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經你這麼一說好像是這樣沒錯⋯⋯不過我會開始做藝術計畫的動機,與其說是要串起偶然,其實是想讓大家看到「風景」。從一九八九年開始的十年,我都在東長寺活動,那之後的十年則是景觀的案子比較多。像是在帶廣賽馬場舉辦的十勝國際當代美術展「Demeter」,和橫濱保稅地區舉辦的「橫濱三年展(Yokohama Triennale)」等等,都是基於對場所興趣參與的藝術計畫。

在只有冬季會使用的賽馬場舉辦國際當代美術展「Demeter」。展示於帶廣賽馬場廄...
在只有冬季會使用的賽馬場舉辦國際當代美術展「Demeter」。展示於帶廣賽馬場廄舍區的川俁正《缺席的賽馬場》。 圖/荻原美寬、行人出版社提供

場所和藝術就像「布料」和「圖案」的關係。無論什麼質地的布料,每天穿一定會變得無感。但是加上當代美術這個令人耳目一新的圖案後,原本看不見的東西就會浮現。「藝術存在的意義是,為了讓風景被看見。」雖然這麼說很對不起藝術家,不過場所和藝術的確有著很強烈的相互關係。

一般我們按照機能來區分空間,為美術打造美術館、為音樂打造演奏廳,當然還有為藝術打造的獨立空間,但是人生能夠這樣畫分嗎?至少藝術是跟整個人生有關的東西。作品的價值不是永遠不變的純粹,而是會視情況變動。有時候會讓人想大哭般地感動,有時候就算毫無感覺也無妨。藝術不該被安放在展示空間裡削弱力量,風景和藝術表現應該是一組的,這創造出所有的場景。

對我來說,這十年的動機都是為了吸引人們來到某個地方。因此請來藝術家幫忙解讀地方的潛力,並將作品擺放在各個地方,讓人們在尋訪作品的過程中沉醉在風景裡。我想營造的就是這樣的狀況。除了你剛才說的人跟人之間偶然的相遇之外,或許我想創造的,還有人和場所的偶然相遇。

從生命演化的角度來思考,在身處在演化第一線的我們,不會知道自己要往哪兒去

芹澤:聽了長谷川先生和山崎先生的分享,讓我想到以前在做地區計畫的工作時,心裡對「計畫」這兩個字一直很過不去。先訂下一個 T 小時後的目標值,接著就往這個目標直線前進,全力實現。我對這種做法一直抱持著疑問。舉蓋水壩的例子來說,公布計畫時還沒有現實感,但隨著施工的進行,漸漸地河川被汙染、景觀變調後就會引起抗議的聲浪。

芹澤高志2009年擔任在大分縣別府市舉辦的當代藝術展「混浴溫泉世界」總監。別府是...
芹澤高志2009年擔任在大分縣別府市舉辦的當代藝術展「混浴溫泉世界」總監。別府是一個漂浮在溫泉上的小鎮,它整個狀態與其中的露天風呂重疊,藝術節名稱由此而來。 圖/草本利枝、行人出版社提供

然而一旦開始執行,計畫只能往前無法回頭。這不是很不合理嗎?當我這麼苦惱的時候,遇見了天文物理學家埃里希・詹茨(Erich Jantsch)的《自組織的宇宙觀》這本書,我非常有共鳴。他說:「世界、甚至是宇宙,無時無刻都處在一個生生不息的過程。」是呀,生命自有他運行的方式啊!


長谷川:那種鬱悶的心情我很感同身受。不過即使很煩惱我還是會選擇參與。藝術家的創作雖然很快,但我們工作的規模越大,甚至就越需要規畫到四、五年後,所以我才會對山崎先生和芹澤先生的工作這麼感興趣。我不知道自己現在參與的計畫能走多遠,我都會提醒自己,不要做過頭、不要孤立它。不要認為是自己的作品自成一格,要和既有的景觀形成共生關係。

芹澤:從生命演化的角度來思考,現在身處在演化第一線的我們,是不會知道自己要往哪兒去,我覺得這才是「狀況」的真諦。有些事情是現在看不出來的,演化是隔了一段時間回頭看才會明白的東西。那麼所謂的「計畫」,是先設定好一個理想世界,在時間軸上往前推算來決定事情。但是每個時期明明有各自的可能性,卻要在剛開始就限制思考和想像力,這樣畫地自限真的好嗎?

P3 art and environment藝術總監芹澤高志。 圖/行人出版社提...
P3 art and environment藝術總監芹澤高志。 圖/行人出版社提供

長谷川:大家某種程度上都是以制定計畫的方式在生存,不過芹澤先生和山崎先生制定的方式比較像是,設定一個沒有限制答案的開放式問題。像我設計硬體就沒辦法是全然的開放式問題。我目前的興趣,是計畫能夠觸發某些事情的東西,而不是理想的東西,然後讓它能夠在硬體中完成。把問題轉化成新設計,這也是我平常在經歷的事。有時候意外反而能催生出更好的狀況。發生問題的時候,要想想怎麼樣能夠「化險為夷,因禍得福」,這也是設計師的才能之一。我會做某個程度的假設,但心裡會暗自期待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芹澤:「化險為夷,因禍得福」可以說是我的座右銘呢。聽完長谷川先生說的,的確,硬體的設計分成了可以回頭和無法回頭的階段。這種類似臨界值的東西很有趣,只要知道怎麼判斷,到哪條線前都可以盡情發揮,哪個階段是可以允許問題和意外發生即可。

◎責任編輯:沈佩臻

推薦閱讀

不能效法西方,不如建立特有型態:從「三年展」與「戶外藝術展」,看日本現代藝術展的祕

老派博物館的街頭逆襲!疫情下,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的創意展出

最新文章

文化的形塑不難,理解過去、包容多元不忘擁抱未來,而屏菸的明日,或也正是眾人的理想...

屏菸1936文化基地,大博物館計畫的核心館所

2022/05/22
屏菸1936文化基地如今已正式落成,此地標將化作屏東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先鋒,與全民...

屏東菸葉廠的過去和現在,交融職人們的記憶與技藝

2022/05/22
遊逛屏菸全區,你會驚嘆這座城市竟有如此完整「說故事」的場域。 圖/屏東縣政府提供

20年之後,屏東菸葉廠變身城市藝文心臟

2022/05/22
Aesop誠品信義店新登場,靈感來源為台灣傳統澡堂。 圖/Aesop提供

取材台灣傳統澡堂,Aesop信義誠品移櫃,新店暖色寧靜感登場

2022/05/20
安縵紐約共設有83間套房和22間品牌寓所,是曼哈頓標誌性建築皇冠大廈煥新蛻變的傳...

安縵集團插旗紐約曼哈頓!酒店將於8月開幕,打造安縵東京之後第二間都市物業

2022/05/17
他們的實體店如何誕生?又面臨什麼改變?《500輯》邀請朋丁主理人陳依秋,與「森³...

實體店是demo——森³王耀邦╳朋丁陳依秋:在看似一樣的日子,找到新的可能

2022/05/12
niko and... COFFEE販售咖啡輕食,近期將攜手折田菓舖推出聯名甜點...

吃不膩的日常甜食:niko and … 聯名折田菓舖,酸甜檸檬塔只賣這6天

2022/05/12
「千壽」去年重新開幕,餐廳依然隱密並設有日式庭園。圖/摘自千壽官方粉絲團

美食評論家黃冠華/離不開板前的美味,近十年台北高級壽司、割烹日本料理之我見(上)

2022/05/11
得到米其林肯定之後更加一位難求的明壽司。本報資料照片

美食評論家黃冠華/離不開板前的美味,近十年台北高級壽司、割烹日本料理之我見(下)

2022/05/11
大谷哲也希望觀者能以更全面的視角,綜觀覺察展覽的整體氛圍、呈現手法、世界觀與希望...

靜謐和諧的器皿創作,使用一生的日常道具:大谷哲也台灣個展《返白。一器一皿》台中維摩舍展出

2022/05/10
陽明實驗山屋第三檔展覽《火山心跳》自即日起展出至7月31日。 圖/格式設計展策提...

探索火山脈動,攀聽自然聲景:陽明實驗山屋《火山心跳》登場

2022/05/09
Room by Le Kief日前驚喜公布將與專注傳達北歐純淨品味美學的瑞典品牌...

ROOM by Le Kief最新企劃!攜手瑞典品牌L:A BRUKET推出預約制北歐風土饗宴

2022/05/09
在參天大樹的蔭下喝茶,顯得幽微雅緻。 圖/林睿洋攝影

台南茶館「蔛菟」:又古又時髦,一杯茶斟滿有意思的滋味

2022/05/06
MAD空間裡所有細節都被精準的掌握,遊走於過去、現在、未來,走向未知的瘋狂之境。...

MAD by Le Kief:用極致感官探索世界,日式古宅裡的味覺實驗室

2022/05/06
言睿和媽媽將花園概念延伸到屋內;前後陽台加上窗戶,透光長廊上的植物層次,是客人絕...

彰化「波粼Bling」:蠟燭工廠裡,長出一座歐式花園咖啡廳

2022/05/06
CNFlower於母親節推出多樣化花禮,結合美學創意。圖/CNFlower西恩提...

訴說對母親永不凋零的愛!CNFlower西恩呈現恆星花禮激盪美學創意

2022/05/05
(左)重本書店店景。醒目的招牌字由店主、字體設計師張軒豪設計。(右)重本書店店主...

「重本書店」開幕!彷彿置身太空,設計師葉忠宜、張軒豪聯手打造「閱讀招待所」

2022/05/05
「鬼滅季」活動分為兩天,以午後15時開始的聲優現場朗讀劇為重點活動。 圖/陳怡秀...

搬上現實的無限列車!日本《鬼滅之刃》大型活動「鬼滅祭」直擊!

2022/05/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