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寺山修司長篇小說改編電影《啊,荒野》:人活在世上,為什麼要奮鬥?

2020-09-16 14:00 漢斯黃

日本電影《啊,荒野》分為上下篇,長達五個小時的片長,將青春成長的劇情,推演至時代...
日本電影《啊,荒野》分為上下篇,長達五個小時的片長,將青春成長的劇情,推演至時代史詩的視野。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日本電影《啊,荒野》改編自寺山修司的同名長篇小說,將時代背景從1960年代二戰後的虛空,轉移到2021年東京奧運舉辦後的平行時空,即便電影問世於肺炎疫情爆發前的2017年,本片作為遙想4年後的「預言」,仍然精準且犀利無比。

男人的荒野:男性自尊的挫敗與一逞痛快的復仇

電影血淋淋描繪崩世代青年,面對天災人禍、社會壓迫、核災創傷,若不是走向虛無的崩解頹喪,唯一能做的即是化身為菅田將暉、梁益準所扮演的「新宿新次」、「推子建二」,走上人生競技的擂台,一拳一拳抵抗「世界」的拔山倒樹。揮著血與汗,在肉體的撞擊下,內心彷若才能費盡地叩問:「人活在世上,為什麼要奮鬥而活著?」

電影裡的主角新次靠電話詐騙老人度日,一次遭詐騙集團的手下裕二背叛而在街頭發生鬥毆,同夥好友劉輝半身不遂,自己也因此入獄服刑,出獄伺機找尋機會向裕二復仇;另一位主角建二為日韓混血,因童年創傷導致嚴重口吃,白天在理髮店賣命,晚上伺候日日酒醉、暴力相向的父親,卻在父親大鬧對他喊著:「你真不像個男人!」憤而離家出走。

兩位青年自尊的挫敗,內心受壓抑的火氣正熊熊灼燒,加入拳擊館成為職業選手,正是令他們重振被生活打擊的男性氣概(Masculinity)之最好所在。既然無法好好在社會立足,那就以拳頭鑿出一個立足點吧,即使明知可能失敗,但必須挑戰宿命、痛快復仇,才有可能重振悲苦小男人的自尊,如同新次練拳的信念:「擁抱最多憎恨的人,就能成為拳王。」

活在《啊,荒野》的青年為生存搏命,拳擊已不僅是青年發洩憤恨的出口,而是一張能接住...
活在《啊,荒野》的青年為生存搏命,拳擊已不僅是青年發洩憤恨的出口,而是一張能接住破碎心靈的大網。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世代的荒野:時代變遷下喪失「希望」的集體傷痛

對比在拳擊擂台上爭死拚活的激情競技,《啊,荒野》也映照日本社會負能量滿載的頹喪氛圍──青年失業的苦悶困頓、核災破損的心靈缺口、自殺率居高與長照人手短缺──著實是一個時代的荒野,讓生活其中的人因無出路而茫然,如片中「自殺防治小組」的大學生所言:「希望,也只是現代人所瘓上的絕症。」這世代終將被生存的黑洞徹底吞噬。

電影同時呈現世代的隔閡與疏離,描繪上一代人如何導致青年無以消解的傷痛,如:建二之父在作為自衛隊軍官時,體罰欲逃離軍隊的新次之父,導致後者最終上吊自殺,也令雙方家庭破裂;新次的女友芳子因不諒解母親從事性工作,在核災發生後刻意與母親走散,長大後卻也輪迴似地運用自己的身體,在社會上苟活生存。

劇情中,當建二離家後再度與父親相遇,父親已經病入膏肓流落街頭,要求建二回到身邊照顧他,並嘲弄建二的拳擊事業「只是鬧劇」,令建二在片中首度反擊父親。建二抓著父親衣領質問:「為什麼把我帶這裡?」此一吶喊似乎不是質疑為何父親要把自己找回身邊,而是父親為什麼要將自己帶來這個世界、這個荒野之地。

每個人在面對時代予以的「荒野」之際,都是一場孤獨的奮鬥,或許有時落入骯髒仇恨,但...
每個人在面對時代予以的「荒野」之際,都是一場孤獨的奮鬥,或許有時落入骯髒仇恨,但美麗的「愛」未必不能從奮鬥的血汗之中迸發。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愛的荒野:血汗淋漓尋回骯髒但美麗的羈絆

活在《啊,荒野》的青年為生存搏命,內心因著傷痛而匱乏,宛若行屍走肉。這時,拳擊已不僅是青年發洩憤恨的出口,而是一張能接住破碎心靈的大網,當崛口教練對著初接觸拳擊的建二說:「我會用手套,好好接住你的拳。」建二聽聞後放生而哭,那恐是他身處父親的淫威下,從未體驗過的溫柔。

電影裡,新次終究憑著復仇之恨,攀上「拳王」地位,卻在勝利的擂台上茫然、困惑,而後隨著夥伴與愛人相繼離去,自己也頹萎成平凡上班族,再度落入無盡荒野之中;同時,想和新次一樣強大的建二,則跳槽進其他的拳擊館,成為所向披靡的強者,在結局再度找回新次,兩人首度以敵手之姿對決。

新次擁抱「仇恨」成為強者,最終才發覺擁抱的僅是「荒野」的虛無,而建二卻像是明白新次的渴望並非復仇,而是破碎的心企求被理解,因此最終才站在擂台的對角,一拳又一拳接下新次的拳頭,並在內心自白道:「我還是無法恨你,但至少能好好和你對決一場,所以請給我愛吧。」這場血汗淋漓的比賽,兩人在台上用盡氣力的角力、進退攻守的過招,何嘗不是最具象的羈絆?

最終的對決,所有主要角色都到場觀賽,當他們全心投入之時,其他觀眾都在鏡頭前消失,每個人在面對時代予以的「荒野」之際,都是一場孤獨的奮鬥,或許有時落入骯髒仇恨,但美麗的「愛」未必不能從奮鬥的血汗之中迸發。

建二在擂台上被擊倒前,對著觀眾與新次的告白:「請大家不要離開這裡,我就在這裡。」應是對仍在奮鬥的崩世代青年,最溫柔而悲涼的請求。

《啊,荒野》中文版電影海報。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啊,荒野》中文版電影海報。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 責任編輯:翁家德

推薦閱讀

日影《火口的二人》:愛在火山、疫情迸發前,性在末日來臨前

紀錄片《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生活與戲劇、癲狂與正常的分野究竟為何?

漢斯黃

漢斯黃

經營IG影評專頁「午夜影室」,從事文字編輯及影視相關工作,酷愛解析電影浮光掠影中的創作意圖,也觀察影視產業,梳理流光溢彩背後的蛛絲馬跡。

最新文章

自轉星球文化社長黃俊隆,四年前放下公司、放下人設,前往紐約讀碩士。 圖/吳致碩攝...

放下人設,我用力生活只是為了經過:專訪自轉星球黃俊隆

2021/01/23
作品〈那一葉,我們眼神交會 Making eye contact with le...

旅美藝術家江宥儀返台首展《目不見睫》:「看」與「被看」之間,當觀者與作品四目交接

2021/01/19
《SML WONDER EXPO黏黏怪物研究所:登入計劃特展》即日起在松山文創園...

黏黏怪物世界開放登入!《黏黏怪物研究所:登入計劃》主題展覽、限定快閃店松菸登場

2021/01/19
目前館內共有11萬件視聽館藏、3,400至3,500本中外文圖書及超過20種期刊...

在這裡找到走進劇場的N種方法!彡苗空間實驗操刀設計,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全新開放

2021/01/18
「奈良美智特展」首度登台,3月在關渡美術館舉辦。圖/摘自臉書

年度最矚目、官方授權!「奈良美智特展」3月首度登台在關渡展出

2021/01/15
日本作家永井荷風。 圖/(左)Wikipedia、(右)《荷風の東京散策記》,大...

創作生活新日常:不喜歡「聲音」的日本作家永井荷風

2021/01/14
圖/(右)TAO ART提供、(左)謝欣翰提供

New Normal, New ME:藝術家江宥儀、謝欣翰,一件新展開的事物和練習

2021/01/14
左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華語歌詞症候群/蔡健雅蕭亞軒江美琪⋯⋯無論回憶多擁擠,姚謙出品的情歌都盤旋不去

2021/01/13
〈菲德烈克‧范‧馬瑟萊爾肖像〉經檢測後發現畫作底下藏有一個女子輪廓。 圖/奇美博...

奇美博物館「窺物誌」線上展登場:畫作檢測、藝術史研究,揭露那些藏品沒說出口的事

2021/01/12
打造一間全世界最美的藝術書店,一直是蔦屋書店創辦人增田宗昭的夢想。 圖/THE ...

銀座蔦屋書店旗下藝廊 THE CLUB 來台快閃!推出新銳藝術家猪瀬直哉、山下紘加雙個展

2021/01/11
回顧以往,劉德華幾乎沒有演過真正的反派角色,這次他的角色不停翻轉,有點像「神鬼系...

影評人塗翔文/《拆彈專家2》港片的榮光再現

2021/01/11
鄭鴻展作品《出礦坑的美和商店》。 圖/聯合數位文創提供

細觀微縮人生故事:台日微縮模型大師山田卓司、鄭鴻展聯手打造《微縮人生》特展

2021/01/10
報時光與尖端出版聯合企畫推出1960-1975《年記》系列專書。 圖/報時光提供

當懷舊變成風潮,聽老照片說故事:報時光《年記》系列專書,邀16位作家暖心書寫

2021/01/08
礁溪老爺策畫老爺詩歌節《道別與鹽》活動以十二首詩分別闡述經歷2020年的感性心情...

老爺詩歌節《道別與鹽》徵稿中:12種詩觀溫柔道別2020年,攜手「晚安詩」號召你的道別詩作

2021/01/08
藝術家石孟鑫善以不同現成物件為媒材,將它們在城市中的綠葉角色化為主角,組合成熟悉...

未曾注意的日常光景,根植真實的反轉魔幻——專訪藝術家石孟鑫《19:00》個展

2021/01/07
「不想死去」的喬為了獲得回到人世的機會,只好跟「不想出生」的靈魂22號,一起在地...

我沒有夢想,可以嗎?獻給厭世代的《靈魂急轉彎》

2021/01/06
展覽《遠行與歸來》主視覺海報立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外。
 圖/林毅攝影,蔡工作室&...

蔡國強北京全新個展《遠行與歸來》:一個人的西方藝術史之旅,在不同文化時空裡滋養自己

2021/01/06
編劇圈有種說法,男一是給觀眾的,男二是留給編劇的,男二才是編劇的最愛。 圖/擷自...

編劇咖啡因/韓劇《Start Up:我的新創時代》中「拿錯劇本的男二」與「挑錯劇本的男一」

2021/01/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