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寺山修司長篇小說改編電影《啊,荒野》:人活在世上,為什麼要奮鬥?

2020-09-16 14:00 漢斯黃

日本電影《啊,荒野》分為上下篇,長達五個小時的片長,將青春成長的劇情,推演至時代...
日本電影《啊,荒野》分為上下篇,長達五個小時的片長,將青春成長的劇情,推演至時代史詩的視野。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日本電影《啊,荒野》改編自寺山修司的同名長篇小說,將時代背景從1960年代二戰後的虛空,轉移到2021年東京奧運舉辦後的平行時空,即便電影問世於肺炎疫情爆發前的2017年,本片作為遙想4年後的「預言」,仍然精準且犀利無比。

男人的荒野:男性自尊的挫敗與一逞痛快的復仇

電影血淋淋描繪崩世代青年,面對天災人禍、社會壓迫、核災創傷,若不是走向虛無的崩解頹喪,唯一能做的即是化身為菅田將暉、梁益準所扮演的「新宿新次」、「推子建二」,走上人生競技的擂台,一拳一拳抵抗「世界」的拔山倒樹。揮著血與汗,在肉體的撞擊下,內心彷若才能費盡地叩問:「人活在世上,為什麼要奮鬥而活著?」

電影裡的主角新次靠電話詐騙老人度日,一次遭詐騙集團的手下裕二背叛而在街頭發生鬥毆,同夥好友劉輝半身不遂,自己也因此入獄服刑,出獄伺機找尋機會向裕二復仇;另一位主角建二為日韓混血,因童年創傷導致嚴重口吃,白天在理髮店賣命,晚上伺候日日酒醉、暴力相向的父親,卻在父親大鬧對他喊著:「你真不像個男人!」憤而離家出走。

兩位青年自尊的挫敗,內心受壓抑的火氣正熊熊灼燒,加入拳擊館成為職業選手,正是令他們重振被生活打擊的男性氣概(Masculinity)之最好所在。既然無法好好在社會立足,那就以拳頭鑿出一個立足點吧,即使明知可能失敗,但必須挑戰宿命、痛快復仇,才有可能重振悲苦小男人的自尊,如同新次練拳的信念:「擁抱最多憎恨的人,就能成為拳王。」

活在《啊,荒野》的青年為生存搏命,拳擊已不僅是青年發洩憤恨的出口,而是一張能接住...
活在《啊,荒野》的青年為生存搏命,拳擊已不僅是青年發洩憤恨的出口,而是一張能接住破碎心靈的大網。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世代的荒野:時代變遷下喪失「希望」的集體傷痛

對比在拳擊擂台上爭死拚活的激情競技,《啊,荒野》也映照日本社會負能量滿載的頹喪氛圍──青年失業的苦悶困頓、核災破損的心靈缺口、自殺率居高與長照人手短缺──著實是一個時代的荒野,讓生活其中的人因無出路而茫然,如片中「自殺防治小組」的大學生所言:「希望,也只是現代人所瘓上的絕症。」這世代終將被生存的黑洞徹底吞噬。

電影同時呈現世代的隔閡與疏離,描繪上一代人如何導致青年無以消解的傷痛,如:建二之父在作為自衛隊軍官時,體罰欲逃離軍隊的新次之父,導致後者最終上吊自殺,也令雙方家庭破裂;新次的女友芳子因不諒解母親從事性工作,在核災發生後刻意與母親走散,長大後卻也輪迴似地運用自己的身體,在社會上苟活生存。

劇情中,當建二離家後再度與父親相遇,父親已經病入膏肓流落街頭,要求建二回到身邊照顧他,並嘲弄建二的拳擊事業「只是鬧劇」,令建二在片中首度反擊父親。建二抓著父親衣領質問:「為什麼把我帶這裡?」此一吶喊似乎不是質疑為何父親要把自己找回身邊,而是父親為什麼要將自己帶來這個世界、這個荒野之地。

每個人在面對時代予以的「荒野」之際,都是一場孤獨的奮鬥,或許有時落入骯髒仇恨,但...
每個人在面對時代予以的「荒野」之際,都是一場孤獨的奮鬥,或許有時落入骯髒仇恨,但美麗的「愛」未必不能從奮鬥的血汗之中迸發。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愛的荒野:血汗淋漓尋回骯髒但美麗的羈絆

活在《啊,荒野》的青年為生存搏命,內心因著傷痛而匱乏,宛若行屍走肉。這時,拳擊已不僅是青年發洩憤恨的出口,而是一張能接住破碎心靈的大網,當崛口教練對著初接觸拳擊的建二說:「我會用手套,好好接住你的拳。」建二聽聞後放生而哭,那恐是他身處父親的淫威下,從未體驗過的溫柔。

電影裡,新次終究憑著復仇之恨,攀上「拳王」地位,卻在勝利的擂台上茫然、困惑,而後隨著夥伴與愛人相繼離去,自己也頹萎成平凡上班族,再度落入無盡荒野之中;同時,想和新次一樣強大的建二,則跳槽進其他的拳擊館,成為所向披靡的強者,在結局再度找回新次,兩人首度以敵手之姿對決。

新次擁抱「仇恨」成為強者,最終才發覺擁抱的僅是「荒野」的虛無,而建二卻像是明白新次的渴望並非復仇,而是破碎的心企求被理解,因此最終才站在擂台的對角,一拳又一拳接下新次的拳頭,並在內心自白道:「我還是無法恨你,但至少能好好和你對決一場,所以請給我愛吧。」這場血汗淋漓的比賽,兩人在台上用盡氣力的角力、進退攻守的過招,何嘗不是最具象的羈絆?

最終的對決,所有主要角色都到場觀賽,當他們全心投入之時,其他觀眾都在鏡頭前消失,每個人在面對時代予以的「荒野」之際,都是一場孤獨的奮鬥,或許有時落入骯髒仇恨,但美麗的「愛」未必不能從奮鬥的血汗之中迸發。

建二在擂台上被擊倒前,對著觀眾與新次的告白:「請大家不要離開這裡,我就在這裡。」應是對仍在奮鬥的崩世代青年,最溫柔而悲涼的請求。

《啊,荒野》中文版電影海報。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啊,荒野》中文版電影海報。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 責任編輯:翁家德

推薦閱讀

日影《火口的二人》:愛在火山、疫情迸發前,性在末日來臨前

紀錄片《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生活與戲劇、癲狂與正常的分野究竟為何?

漢斯黃

漢斯黃

經營IG影評專頁「午夜影室」,從事文字編輯及影視相關工作,酷愛解析電影浮光掠影中的創作意圖,也觀察影視產業,梳理流光溢彩背後的蛛絲馬跡。

最新文章

2018年,獨角獸計畫創辦人李惠貞(左)與女兒陳德諠結伴,以福岡作為起點,橫跨7...

為心情套上輕鬆濾鏡!獨角獸計畫創辦人李惠貞攜手女兒回味生活、探索世界

2021/07/23
光看海報視覺,可能以為《奇巧計程車》是對準兒童的「子供番」。實際上,編劇是有意以...

大人系動畫黑馬《奇巧計程車》:人獸之間,魔幻寫實的東京群像劇

2021/07/22
步驟1。 圖/麥浩斯提供

室外植繪,從「田野速寫本」開始:8個步驟,持續練習,掌握植物最美姿態

2021/07/20
圖/(左)建築師隈研吾 © J.C. Carbonne・(右上)村上春樹圖書館 ...

忠泰美術館《場域・啟發》隈研吾展:村上春樹圖書館、安徒生博物館等作品,看建築大師4個關鍵靈感

2021/07/20
《怎麼又回到這裡》舞台劇導演豐原功曾提及:「坂元裕二的劇本絕對不會只有歡樂的部分...

日本劇作家坂元裕二新書《怎麼又回到這裡》:獻給在荒謬人生中,堅韌生存的你我

2021/07/16
「Miriam Cahn LEIB/BODY 米里亞姆・卡恩個展」現場。 圖/文...

疫情下的探索,文心藝所葉曉甄:跟社區關係更緊密,線上觸及無限遠方

2021/07/15
由左而右依序是兩種死藤、雙翅藤、綠九節,還有當地稱為蛇之眼的植物,是金蓮木科的光...

喝下宮廟問事般的死藤水:前進厄瓜多,一探神秘薩滿文化與民族植物

2021/07/15
台灣旅日作家李琴峰獲得純文學最高榮譽「芥川獎」,為台灣作家獲芥川獎第一人。圖/聯...

芥川獎首位台灣得主!旅日作家李琴峰《彼岸花盛開之島》獲日本純文學最高榮譽

2021/07/14
圖/主辦單位文化總會、高雄市立美術館提供・©YOSHITOMO NARA

《奈良美智特展》7月下旬高美館採預約制登場!台北展53件作品、加碼26件新作移師高雄

2021/07/14
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Andy Warhol)經典自拍影像。 圖/Yellow...

讓所有人都能接觸藝術攝影:法國知名攝影藝廊YellowKorner登台,落腳台北大內藝術特區

2021/07/13
《#家族募集中》是一部描述透過SNS募集而來,擁有不同性格、價值觀、煩惱和秘密的...

【青宅愛看劇】夏季日劇《#家族募集中》開播!從社群招募家人,打造相互支撐的共享住宅

2021/07/12
《展覽的表裏:解析日本美術館、藝術祭的特色與策展幕後》,作者:古賀太,譯者:嚴可...

不能效法西方,不如建立特有型態:從「三年展」與「戶外藝術展」,看日本現代藝術展的祕訣

2021/07/10
國立現代美術館首爾館外觀。 ©theSEOULive

【陳信方專欄】站在歷史之上想望未來:國立現代美術館

2021/07/10
北美館《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將延展至10月17日。 圖/翁家德攝影

持續更新/美術館、博物館微解封:北美館、故宮南北院等場館重新開館措施整理

2021/07/08
史派克李成為坎城影展首位美國非裔主席,同時也是世界各大型影展的首位黑人主席。 圖...

史派克李砲轟川普、普亭都是流氓,坎城影展主競賽評審團主席如何反映時代?

2021/07/08
黃姍姍|忠泰美術館總監,日本國立東京大學文化資源學研究所博士課程修了,策展方向關...

【館長的超級任務】忠泰美術館總監黃姍姍:善用數位工具、精進線上體驗,已是策展必備工作

2021/07/07
賴依欣|西敏大學視覺文化研究所碩士和博士,致力於提升美術館的專業性、公共性與多元...

【館長的超級任務】嘉美館館長賴依欣:製作Podcast,像個「發射台」創造對話

2021/07/07
李玉玲|高雄市立美術館館長,思考、規畫、立即著手的行動派,研究領域為當代藝術、公...

【館長的超級任務】高美館館長李玉玲:重整空間,用40公頃園區重新定位

2021/07/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