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寺山修司長篇小說改編電影《啊,荒野》:人活在世上,為什麼要奮鬥?

2020-09-16 14:00 漢斯黃

日本電影《啊,荒野》分為上下篇,長達五個小時的片長,將青春成長的劇情,推演至時代...
日本電影《啊,荒野》分為上下篇,長達五個小時的片長,將青春成長的劇情,推演至時代史詩的視野。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日本電影《啊,荒野》改編自寺山修司的同名長篇小說,將時代背景從1960年代二戰後的虛空,轉移到2021年東京奧運舉辦後的平行時空,即便電影問世於肺炎疫情爆發前的2017年,本片作為遙想4年後的「預言」,仍然精準且犀利無比。

男人的荒野:男性自尊的挫敗與一逞痛快的復仇

電影血淋淋描繪崩世代青年,面對天災人禍、社會壓迫、核災創傷,若不是走向虛無的崩解頹喪,唯一能做的即是化身為菅田將暉、梁益準所扮演的「新宿新次」、「推子建二」,走上人生競技的擂台,一拳一拳抵抗「世界」的拔山倒樹。揮著血與汗,在肉體的撞擊下,內心彷若才能費盡地叩問:「人活在世上,為什麼要奮鬥而活著?」

電影裡的主角新次靠電話詐騙老人度日,一次遭詐騙集團的手下裕二背叛而在街頭發生鬥毆,同夥好友劉輝半身不遂,自己也因此入獄服刑,出獄伺機找尋機會向裕二復仇;另一位主角建二為日韓混血,因童年創傷導致嚴重口吃,白天在理髮店賣命,晚上伺候日日酒醉、暴力相向的父親,卻在父親大鬧對他喊著:「你真不像個男人!」憤而離家出走。

兩位青年自尊的挫敗,內心受壓抑的火氣正熊熊灼燒,加入拳擊館成為職業選手,正是令他們重振被生活打擊的男性氣概(Masculinity)之最好所在。既然無法好好在社會立足,那就以拳頭鑿出一個立足點吧,即使明知可能失敗,但必須挑戰宿命、痛快復仇,才有可能重振悲苦小男人的自尊,如同新次練拳的信念:「擁抱最多憎恨的人,就能成為拳王。」

活在《啊,荒野》的青年為生存搏命,拳擊已不僅是青年發洩憤恨的出口,而是一張能接住...
活在《啊,荒野》的青年為生存搏命,拳擊已不僅是青年發洩憤恨的出口,而是一張能接住破碎心靈的大網。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世代的荒野:時代變遷下喪失「希望」的集體傷痛

對比在拳擊擂台上爭死拚活的激情競技,《啊,荒野》也映照日本社會負能量滿載的頹喪氛圍──青年失業的苦悶困頓、核災破損的心靈缺口、自殺率居高與長照人手短缺──著實是一個時代的荒野,讓生活其中的人因無出路而茫然,如片中「自殺防治小組」的大學生所言:「希望,也只是現代人所瘓上的絕症。」這世代終將被生存的黑洞徹底吞噬。

電影同時呈現世代的隔閡與疏離,描繪上一代人如何導致青年無以消解的傷痛,如:建二之父在作為自衛隊軍官時,體罰欲逃離軍隊的新次之父,導致後者最終上吊自殺,也令雙方家庭破裂;新次的女友芳子因不諒解母親從事性工作,在核災發生後刻意與母親走散,長大後卻也輪迴似地運用自己的身體,在社會上苟活生存。

劇情中,當建二離家後再度與父親相遇,父親已經病入膏肓流落街頭,要求建二回到身邊照顧他,並嘲弄建二的拳擊事業「只是鬧劇」,令建二在片中首度反擊父親。建二抓著父親衣領質問:「為什麼把我帶這裡?」此一吶喊似乎不是質疑為何父親要把自己找回身邊,而是父親為什麼要將自己帶來這個世界、這個荒野之地。

每個人在面對時代予以的「荒野」之際,都是一場孤獨的奮鬥,或許有時落入骯髒仇恨,但...
每個人在面對時代予以的「荒野」之際,都是一場孤獨的奮鬥,或許有時落入骯髒仇恨,但美麗的「愛」未必不能從奮鬥的血汗之中迸發。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愛的荒野:血汗淋漓尋回骯髒但美麗的羈絆

活在《啊,荒野》的青年為生存搏命,內心因著傷痛而匱乏,宛若行屍走肉。這時,拳擊已不僅是青年發洩憤恨的出口,而是一張能接住破碎心靈的大網,當崛口教練對著初接觸拳擊的建二說:「我會用手套,好好接住你的拳。」建二聽聞後放生而哭,那恐是他身處父親的淫威下,從未體驗過的溫柔。

電影裡,新次終究憑著復仇之恨,攀上「拳王」地位,卻在勝利的擂台上茫然、困惑,而後隨著夥伴與愛人相繼離去,自己也頹萎成平凡上班族,再度落入無盡荒野之中;同時,想和新次一樣強大的建二,則跳槽進其他的拳擊館,成為所向披靡的強者,在結局再度找回新次,兩人首度以敵手之姿對決。

新次擁抱「仇恨」成為強者,最終才發覺擁抱的僅是「荒野」的虛無,而建二卻像是明白新次的渴望並非復仇,而是破碎的心企求被理解,因此最終才站在擂台的對角,一拳又一拳接下新次的拳頭,並在內心自白道:「我還是無法恨你,但至少能好好和你對決一場,所以請給我愛吧。」這場血汗淋漓的比賽,兩人在台上用盡氣力的角力、進退攻守的過招,何嘗不是最具象的羈絆?

最終的對決,所有主要角色都到場觀賽,當他們全心投入之時,其他觀眾都在鏡頭前消失,每個人在面對時代予以的「荒野」之際,都是一場孤獨的奮鬥,或許有時落入骯髒仇恨,但美麗的「愛」未必不能從奮鬥的血汗之中迸發。

建二在擂台上被擊倒前,對著觀眾與新次的告白:「請大家不要離開這裡,我就在這裡。」應是對仍在奮鬥的崩世代青年,最溫柔而悲涼的請求。

《啊,荒野》中文版電影海報。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啊,荒野》中文版電影海報。 圖/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提供

◎ 責任編輯:翁家德

推薦閱讀

日影《火口的二人》:愛在火山、疫情迸發前,性在末日來臨前

紀錄片《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生活與戲劇、癲狂與正常的分野究竟為何?

最新文章

法比歐認為,唯有足夠了解自己,才能懂得取捨,懂得在自律與放鬆之間維持平衡。 圖/...

專訪《斯卡羅》演員法比歐:花三倍時間準備劇本,沒關係,我慢慢學

2021/10/18
「聲社場所:發聲、抵抗、不再恐懼」單元作品《青春路途迷失中》。 圖/第28屆台灣...

第28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幻形共生IMPURE」登場:11大單元、80部作品,回應動盪模糊的世界狀態

2021/10/15
日本藝術家長場雄以個人風格描繪《終極追殺令》中里昂與瑪蒂達的經典畫面。 圖/Al...

首次登陸台北!日本藝術家長場雄《感恩日常》:24幅全新手法油畫,重新詮釋經典印象

2021/10/15
《甘露水》的修護計畫由曾修復多件黃土水作品的日籍修復師森純一主持。 圖/黃邦銓、...

黃土水名作《甘露水》重見天日,北師美術館12月年度大展亮相

2021/10/15
《Project ZERO|首部曲》企圖探究身體消逝後,在虛擬世界中延續個人思維...

2021高雄電影節開展:從台灣歷史到實驗藝術,6部新銳VR片單整理

2021/10/15
設計師周依(右)與臺東老宿舍主理人(左)一拍即合,激盪出跨界合作靈感。 圖/20...

2021臺東設計師週:山海滋養、跨域共創,6組設計師╳12組在地工藝

2021/10/15
提摩西夏勒梅被「時代」雜誌稱為「下一個世代領導者」之一。圖/摘自Time

新文青男神「甜茶」提摩西夏勒梅 時代雜誌讚:下個世代領導者

2021/10/13
《做工的人》徹底打破薛仕凌的表演框架,讓個性拘謹的他有感而發:「要把戲演好,是需...

專訪演員薛仕凌:演員的「工」,是演什麼像什麼

2021/10/13
《無所畏懼:黑人的命也是命》跟隨兩位年輕黑人女性主義者、酷兒倡議者的腳步,如實紀...

2021女性影展精選片單:4部電影作品,重探酷兒樣貌、深掘社會議題

2021/10/12
展區B:沉浸在流動之中。從導演齊柏林近千小時影片素材中,挑選46顆鏡頭剪輯,並以...

齊柏林空間《映河》特展:四大展區、百張空拍、巨幅影片,再反思人與環境共生議題

2021/10/12
未來視覺實驗室技術總監蔡奇宏攜手音樂家柯智豪,延續去年《Re-Generativ...

探測當下、想像未來 ,C-LAB未來媒體藝術節:23組藝術家參與創作,串連FUTURE VISION LAB突破想像

2021/10/12
藝術家王煜松《Tide潮汐的網》運用隨潮汐漲退而變動的地貌,感受無形而真實存在的...

感受海潮本質,重新看見風景:「2021香山濕地藝術季」開展,7組藝術作品特色整理

2021/10/08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坦尚尼亞小說家古納。圖/取自諾貝爾獎官網

諾貝爾文學獎揭曉:坦尚尼亞小說家古納榮膺桂冠

2021/10/07
《未來之花見:TAIWAN HOUSE》DM,像色紙般下方還畫出摺紙步驟,增加趣...

台設院《未來之花見:TAIWAN HOUSE》東京、京都登場:Plan b 、草字頭策劃,以設計回應台日羈絆

2021/10/06
橫貫中央山脈的關門古道就像部落的歷史寶藏,馬遠部落青年多年來持續尋根踏查,重新認...

為馬遠紀實,《來時路》攝影展花蓮登場:潮濕氣味、樹蛙聲與火塘,沉浸式體驗部落尋根之路

2021/10/05
谷公館為紀念三毛逝世30周年,特別舉辦了《三毛,1976謝春德攝影展》。圖/李政...

谷公館《三毛,1976謝春德攝影展》:回望她在最匱乏的時代,留下最自由的經典身影

2021/10/05
DJ Sprinkles ©Bart Nagel

【謝賀銘專欄/聲塵】 House,身軀與性靈的自由追尋:DJ Sprinkles的酷兒之聲

2021/10/05
阿拉里奧美術館 in SPACE。 圖/Arario Museum Facebo...

【陳信方專欄】在韓屋與古宮間,造訪用藝術爬滿的「空間」:阿拉里奧美術館 in SPACE

2021/10/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