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專訪演員賈靜雯:不再問鏡頭前美不美,角色成立,我就成立

2021-11-25 10:55 呂嘉薰

賈靜雯自認是敏銳、觸角多、接收訊息快的演員,隨著歷練見多識廣,開始懂得關照自己的...
賈靜雯自認是敏銳、觸角多、接收訊息快的演員,隨著歷練見多識廣,開始懂得關照自己的感受,在表演上也成全了彈性和輕鬆。 圖/拍手Clappin提供・楊雅晴攝影

「你問我愛你值不值得,其實你應該知道,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張愛玲的語境是錯付,但在愛氾濫的賈靜雯身上,此話很能成立,只因愛,無所謂值不值得。伴侶、孩子、家人、動物,乃至表演和生命,她都愛,她享受也需要被需要,即便累,也會唸,仍心甘情願,還能在翻自己一個白眼後笑說,這就是我喜歡的生活。

「像今天要工作,太好了!我要出去當漂亮的女生了!出來又開始看(家裡的)監視器,想說,自己到底?可以停止嗎?」你說這就是母親呀,賈靜雯不否認,叨唸到出門前最後一刻,下班返家無縫接軌拾起家務。她願為家庭邋遢,也漸漸願意讓生活裡的自己被檢視;在鏡頭前,不再問美不美,只問有沒有做到導演的要求。「母親」身分帶賈靜雯活出不同篇章,也讓表演進入新層次。

賈靜雯在《瀑布》中飾演患思覺失調的「羅品文」。 圖/華映娛樂提供
賈靜雯在《瀑布》中飾演患思覺失調的「羅品文」。 圖/華映娛樂提供

為戲離家,跟著「羅品文」邊演邊找

在新作《瀑布》中,賈靜雯飾演患思覺失調的母親「羅品文」,在居家隔離期間,與女兒「小靜」(王淨飾演)的相處起了變化,自己的身心狀態也出狀況。

「我覺得她很受傷,所以她需要被療癒,而且是自我療癒,不是別人。」賈靜雯對羅品文盡是憐憫,就像看到老友,想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瀑布》確實擷取自導演鍾孟宏友人的故事,並不狗血或澎湃,倒真實地令人心酸,讓你我在心酸過後,互相溫暖。

詮釋一個失婚、失業又生病的職業婦女,光用想的就煎熬;當現實生活又是三個女兒的媽,大女兒與小靜的年紀相近,代入感會不會太強?如何拿捏與角色的距離?賈靜雯坦承,很難。「在那四十幾天的時間,很魔幻、很不真實,我下了戲到底是羅品文還是賈靜雯?其實我不太能分清楚。」她自認是個敏銳、觸角多、接收訊息快的演員,當她讀熟《瀑布》劇本,便有了情緒基本分,剩下的,就跟著羅品文的生命邊演邊找。

她選擇對自己殘忍一些,拿走一點愛,接近多一點孤寂;卸下女明星的光環,將狼狽、不堪這些形容詞套到身上。賈靜雯為戲首度「離家出走」一個月,拍攝期間隻身住在日租套房,感受角色的徬徨、壓抑與孤單,更暫時戒掉愛泡澡的習慣,不輕易讓身體鬆懈、讓精神淪於享受,就算壓力爆表,仍撐在那裡,因為這就是羅品文──她覺得自己可以,實際上早就不行,於是就如瀑布般墜落、一發不可收拾。

賈靜雯認為《瀑布》中的羅品文留給自己一些提醒,讓她再次明白對愛的人付出關心的重要...
賈靜雯認為《瀑布》中的羅品文留給自己一些提醒,讓她再次明白對愛的人付出關心的重要。 圖/拍手Clappin提供・楊雅晴攝影

直到拍完片,關上租屋大門,賈靜雯才真正放下羅品文,宛如走出任意門,角色留在那個世界。然而,過去的很少真正過去,捨得的從不捨得,角色既然來過,便不會孑然一身地走。羅品文也留給賈靜雯一些提醒,讓她再次明白對愛的人付出關心的重要。

從古裝戲到類型片,不能練也不能多

從1990年代的古裝戲到近年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罪夢者》、《瀑布》和接下來身兼製作的喜劇《媽,別鬧了!》,出道31年來,賈靜雯的轉變和企圖心有目共睹,一路上遇到的導演、對手、劇組,都是她的老師。

這次和鍾孟宏合作,第一次遇到不太給演員改詞空間的導演,連斷句、標點符號的語氣,都得照劇本呈現,賈靜雯笑說:「壓力有,可是蠻好的經驗。我們甚至沒有讀本,直接上,導演有很利的耳朵和眼睛,自己只能皮繃緊一點。」賈靜雯不禁反思,有時演員會把台詞順成自己的口氣,將自身性格放入角色,試圖融合出更好、更有生命力的人物。但對鍾孟宏來說,角色就是角色、演員就是演員,將劇本寫得如此完整,正要讓演員運用專業來扮演角色,沒有理由不照角色的講話方式詮釋。

說穿了,鍾孟宏給演員的設定就只有「台詞」,而「背熟台詞」本就是演員的職責,不是嗎?只不過,越生活化的台詞,越難;看似「少」的設定,最難拿捏。到底該放還是收?賈靜雯搖搖頭直呼特別,她既不能排練到失去新鮮感,也不能多給,最後乾脆採「放棄」姿態──放棄想當女明星的心情、放棄還想多做點什麼和擔憂表現的自我,跟隨鍾孟宏的腳步,完全進入角色的世界,在那當下,「羅品文」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賈靜雯在《瀑布》中給出從影以來最收放自如的表現,一個嘴角抽動、一條皺紋牽引都是戲...
賈靜雯在《瀑布》中給出從影以來最收放自如的表現,一個嘴角抽動、一條皺紋牽引都是戲,在鍾孟宏大量的特寫鏡頭之下,赤裸得迷人震撼。 圖/拍手Clappin提供・楊雅晴攝影

角色在乎的東西,才是最重要

最終的成果,大家也看到了,賈靜雯給出從影以來最細緻、收放自如的表現,一個嘴角的抽動、一條皺紋的牽引都是戲,在鍾孟宏大量的特寫鏡頭之下,赤裸得迷人,也相當震撼。

有些人說,賈靜雯終於被發現演技更上一層樓,其實,她的實力一直堅強,只是演戲還是有階段,有些階段有包袱、有執拗,還會在乎一些現在看來好無聊的事。「譬如以前拍古裝,你就會想說造型好不好看?黑眼圈怎麼辦?開始拿鏡子看,也不曉得在看什麼,妝有沒有補好?好像越厚越好?結果變成很奇怪那種。現在對我來講,這些東西一點都不重要,角色成立,我就成立。」

彷彿驀然回首,賈靜雯聳聳肩,笑看天真的過去。以前的緊繃是出自太在乎不該在乎的事,隨著歷練、年紀,跌過跤也見多識廣了,開始懂得關照自己的感受,而非外界的眼光;幸福終於抵達,在表演上,也成全了彈性和輕鬆。「人生到了某些階段,有些東西不在乎了,不是真的不在乎,而是豁然覺得,角色要在乎的東西才是重要的,不只是我或大家眼中的好與不好。」

賈靜雯說:「人生到了某些階段,豁然覺得,角色要在乎的東西才是重要的,不只是我或大...
賈靜雯說:「人生到了某些階段,豁然覺得,角色要在乎的東西才是重要的,不只是我或大家眼中的好與不好。」 圖/拍手Clappin提供・楊雅晴攝影

好玩至上,才能常保演員的創作力

當然,倘若沒有過去那些年的迭起,就沒有這些領悟。出道得早,賈靜雯比同齡孩子早熟,也年紀輕輕就扛起家計,慶幸,她是真心喜歡表演工作,雖然旁人看來辛苦,她開朗笑說:「不會呀!我可以賺錢,又可以做我喜歡的事。」她心裡住了一個還沒長大的小女生,稚嫩得很,相由心生,縱然已是個成熟的女性,看上去仍是那樣溫和而潔淨,與工作人員的笑鬧間,悄悄洩漏小女生的俏皮,也有資深演員的霸氣,每一天、每場通告,好像都被她過得很有趣。

若要談逆齡妙招,大概脫不了「愛」。一個母愛滿溢的人泡在孩子堆中,很難不娃娃音或可愛化,賈靜雯就這樣跟著三個孩子重新長大,反覆更新看待事情的視角,更為寬容,也更深刻體會「樂趣」的重要。

她總跟孩子說,好玩至上,好玩才學得好。這也是她對待表演的態度,也許,更是她之所以能堅持至今、未曾動搖的信念。賈靜雯笑說,起初當演員,沒什麼偉大的初衷,純粹好玩,直到真心喜歡上當演員的自己,才回頭緊抓這顆玩心,「因為不好玩就不會有熱情,不會創造出角色。」因此,她絕非忽逢貴人或天外飛來一筆,她是一步一步過來的,只不過越來越好玩,越演越適合。

賈靜雯與王淨在《瀑布》中有精湛的對手戲。 圖/華映娛樂提供
賈靜雯與王淨在《瀑布》中有精湛的對手戲。 圖/華映娛樂提供

賈靜雯有感而發,自己從未待過其他工作領域,像個公務員,在這個圈子長大、社會化,早知要聽導演的、要當個敬業又有品德的演員。尤其,十幾歲時便受到《佳家福》中的王小棣、趙樹海、許傑輝等標竿前輩照顧,讓她從小就清楚,當演員的目標不是當明星或被大家喜愛,而是穩紮穩打地做好表演,做好演員份內事。

「除了規矩,他們(前輩)也會跟你講怎麼當演員,就一路跟著他們這樣過來,我的熱情沒有減退,最主要好像沒有什麼時間讓我減退,因為你也知道,工作跟夢想這兩個都是放在同個天秤上,我哪一個都不能沒有。如果把演戲從我的生命中拿掉,那我能做什麼?」

對講究平衡的天秤座來說,能被放上天秤的,便無所謂取捨,偶爾可以偏重,卻不能偏廢。或許,正因踏實、平衡,又見過風浪,賈靜雯才能屹立不搖,甚至越發堅實,面對眼下的演員生命,沒有太多雜念,既然還是喜歡、看到劇本還是興奮、遇到新團隊還是期待,往前衝就是了。

「我只要一工作就上癮,也不需要準備什麼,會進入另一個自己設定的工作時空,就會有很多想要分享的故事。」她形容演員像遊牧民族,紮營結束換下一個,我說,能徜徉於這種大地為家的自由中,正因她心中有個真正的家,提供源源不絕的愛,讓她足以飄蕩而不失去方向。

在鏡頭前,賈靜雯不再問美不美,只問有沒有做到導演的要求,母親身分帶賈靜雯活出不同...
在鏡頭前,賈靜雯不再問美不美,只問有沒有做到導演的要求,母親身分帶賈靜雯活出不同篇章,也讓表演進入新層次。 圖/拍手Clappin提供・楊雅晴攝影

◎ 本文由拍手Clappin授權摘錄轉載,原文標題為〈專訪賈靜雯:我是一步一步過來的,角色成立,我就成立〉,全文可見拍手Clappin網站、拍手FB粉絲專頁IG官方帳號

◎ 責任編輯:沈佩臻


推薦閱讀

專訪《俗女養成記》于子育:演戲是一條修煉、和解,以及找到自己的路

專訪演員李霈瑜/大霈:等待機會的時候就好好地充實自己,踏實地慢慢走

最新文章

©BIRD STUDIO/SHUEISHA

鳥山明的元氣彈——整個地球的讀者都投注了一小部分的生命

2024/04/12
為響應4月23日聯合國世界閱讀日,國立臺灣文學館臺北據點——臺灣文學基地,自4月...

臺灣文學基地「春日文學提案」母語舞作演出、手作市集4/20接力登場

2024/04/12
「2024粉樂町臺北當代藝術展」重新回歸!邀集15組國內外藝術家以「AWAKE ...

「2024粉樂町當代藝術展」登場!集15件作品創造城市「AWAKE一道光」

2024/04/12
北美館開放網絡計畫(TFAM Net.Open)挑戰虛擬載體的創作能量,開啟實體...

全新「北美館開放網絡計畫」首展「卷積」以3件新作挑戰虛擬創作能量

2024/04/11
現正上映的《莎莉Salli》不只邀來李英宏操刀電影配樂,更找他來擔任電影第二男主...

愛情喜劇電影《莎莉Salli》李英宏操刀配樂挑戰全新曲風!主題曲MV上線

2024/04/10
《給我愛過的前任們》比利時電影4月19日上映。圖|好威映象

《給我愛過的前任們》比利時電影!以88分鐘梳理現代愛情的矛盾關係

2024/04/10
日本新生代平面設計師、插畫家Yunosuke首度海外個展「FAR COAST」 ...

日本新生代插畫家Yunosuke海外首個展「FAR COAST」 4/3-4/21 台北boven登場

2024/04/03
香奈兒基金會2024 NEXT Prize 全球10位當代藝術家獲獎。圖|香奈兒

香奈兒基金會2024NEXT Prize得主公布!10位當代藝術家體現CHANEL促進創新的使命

2024/04/03
《跟著朦朧潮濕的一天去澎湖》澎湖開拓館展出。圖片來源|主辦單位文化總會、澎湖縣政...

奈良美智澎湖3/29開拓館登場!陶器作品首度來台展出

2024/04/03
威雙台灣館「袁廣鳴:日常戰爭」即將開幕!全新創作首度公開,公共活動聚焦於島嶼思維...

2024威雙台灣館「袁廣鳴:日常戰爭」4/20亮相!全新創作首度公開

2024/04/02
無論何時何地,有她在的地方,都會因她燦爛的笑和靈動的舞蹈熠熠生光。以身體為家,創...

身體家葉名樺:凝視真實裡那些細微,美就在我們忽視的慣常之中

2024/04/01
對形容事物所創辦人蔡東宏與許琇鈞來說,居住於三重、在三重工作的他們,生活未必在他...

形容事物所蔡東宏、許琇鈞:走在三重,平凡的日常風景即是靈感之地

2024/04/01
《如果你先我一步聽見》已於即日起於池上穀倉藝術館,每周三至日展出。圖/台灣好基金...

《如果你先我一步聽見》3/31池上穀倉藝術館開展!5大概念、21件作品的視+聽覺饗宴

2024/03/30
洪佩瑜的肢體與臉龐彷彿是一個明亮的萬花筒,她的情緒立刻就在臉上閃爍出光影。|攝影...

歌手洪佩瑜:每日和身體對話, 才能隨時唱出最好的自己

2024/03/29
黃彥霖求學期間曾陷入迷惘。攝影/江建泰

黃彥霖透過「鬼怪、傳說、生死」 洞悉人性細節中的魔鬼

2024/03/25
蔣勳在蔣勳書房。記者袁世珮/攝影

90年前校長宿舍變身池上新景點 蔣勳書房復活老屋歷史 重建人文內涵

2024/03/25
極度日常屏東展4大亮點,看海美術館78件作品呈現貓狗溫暖日常。圖|原物創意

極度日常屏東展4大亮點!看海美術館78件作品呈現貓狗溫暖日常

2024/03/25
紅球計劃將以一天一快閃地點的方式進行-此為過往作品示意,非台南現場照。圖|紅球計...

2024展覽盤點!資訊不斷更新

2024/03/2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