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龍國英談《The First Slam Dunk》:一位不會灌籃的高手——用30年,找到自己心中的領導者

2023-01-15 21:42 龍國英

本文選自《500輯》Issue74「青春再始動」

每到一月,生活無處不瀰漫著新鮮氣息,這是一個將過去梳整打包,轉換成對未來的期待與展望的時節。就在此時,睽違26年,灌籃高手的第五部動畫電影《The First Slam Dunk》接連在日本台灣上映,漫畫家井上雄彥將片子命名為「The First」,為經典動畫的再創作標誌出定位——用全新的創作型態,創造灌籃高手與觀眾們的初次遇見。

距離首次《灌籃高手》連載已經30多年,早在30歲之前就獲得人生巨大成功的井上雄彥,依然沒有離開創作狀態,依然那麼苦痛與掙扎地,試圖創造能打動人心、帶來喜悅的新故事。這是你我的熱血青春,也是創作者的自我再翻新。期待本期《500輯》陪伴讀者,在熟悉的動漫故事裡,看見生活的嶄新風景。

前幾天,偶然在電視上看到一位雙頰消瘦的老人彈著鋼琴,仔細一看原來是坂本龍一。當他在演後訪談悠然說道:「我的音樂現在追求的是表現出枯朽的葉子,不是過去那種只有表面上璀燦奪目的世界。」無意之中我理解到井上雄彥為何在原作連載結束將近30年之後,才來完成《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的理由,這部片不只是灌籃高手的動漫電影版,如同坂本龍一從每天生活中萃取片段來作曲一般,井上雄彥已經不願意只是遵循著過去灌籃高手的英雄軌跡重新描繪一遍,而是現在步入中年的他才能第一次說出來那不為人知的故事。

©ITP ©2022 TFSDFP 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ITP ©2022 TFSDFP 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2009年,井上雄彥收到東映動漫製作人松井俊之的電影企劃影片時,他看完當下就婉拒了,沒想到過了五年,對方不放棄又寄來另一支片子,井上雖然感受到東映的堅持和熱情,可惜的是他認為還沒達到上映問世的水準。然而就在片子進入尾聲時,一個櫻木花道回首的畫面——也就是當年灌籃高手漫畫連載最終集的最後畫面——瞬間打動了井上。他的直覺反應是如果自己參與的話,也許就能完成更像櫻木的櫻木。在東映製作團隊的精神鼓舞下,井上決定製作電影動畫,給灌籃高手讀者們一個驚喜。

有趣的是,開始製作電影的井上卻開始後悔當初的承諾,他發覺漫畫和動漫的差異性越來越明顯,漫畫利用格子的大小佈局引導讀者視線,但電影畫面卻無大小之分,一時難以跳脫漫畫思惟的他感到十分挫折,只能將想法不斷詳細説出來,好讓繪製團隊理解。可是,一向以直覺表現的井上,最厭惡的就是放棄將自己的所想言語化,到底自己能發揮的地方在哪裡?就在此時,他看到曾經待過吉卜力工作室的米林宏昌導演的紀錄片,米林導演在節目裡分享自己迷失方向時,師父宮崎駿寫給他的一句話「繼續畫下去」,井上雄彥領悟到如此成功的人們也在畫,畫畫一定會讓電影變得更好,於是此後的製作檢查修正,他都盡量以手繪表達。

2018年夏天尾聲,井上開始正式的動畫作業。製作團隊運用動態捕捉技術將真人動作數位化,再重疊畫面形成模擬空間影像,井上採納資深籃球雜誌編輯建議,畫出片中每一個比賽場景的平面配置圖,一一比對球員位置、運球以及取得重心平衡的方法,與工作人員在0.1秒的範圍內反覆確認,修改到可接受為止。

©ITP ©2022 TFSDFP 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ITP ©2022 TFSDFP 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井上對配音也很講究,他告訴聲優不要過於入戲,甚至要壓抑情緒將自然的聲音找出來,表現聲音裡的濃淡、溫度與濕度等細膩感覺,五位聲優反覆重新錄製,也是日本配音界難得一見的壯舉。井上雄彥不知不覺參與了所有工作,直到製作的尾聲才給他戴上導演的名號,他從不在意頭銜,最在意的始終是對讀者交代的責任感。

當新聞報導《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上映一個月,票房收入超過67億日圓、觀影人數超過461萬人次時,我腦海裡浮那天現在電影院看到的人們,有與我同代的中年人,也有年輕情侶,但是為數最多的,是少年少女以及爸爸媽媽帶著學齡前兒童的年輕家庭。為什麼會有如此多元化的族群來看這部電影?吸引他們的魅力是什麼? 我回想起年灌籃高手開始在《週刊少年Jump》連載的那年,正好是我來日本的第一年, 也是日本泡沫經濟崩潰、日經股市全面崩盤的那一年,家父就是看上日本景氣大好,只要考上大學就會有大企業自動找上門的就業環境而送我來日本,萬萬沒想到美景一瞬間就消逝⋯⋯在這種失落感之中,灌籃高手超人般的主角櫻木花道不知道帶給少年少女多少希望和喜悅。

事隔30多年後的今天,日本經濟並未好轉,社會新鮮人的起薪無增反減。這些流逝的時光也讓井上從20代年輕氣盛時期,設定籃球奇才櫻木花道為主角的英雄價值觀,轉換成將焦點放在較不起眼的控球後衛宮城良田,在逆境求生的心路歷程。許多人猜測宮城似乎是井上的投影,不僅僅是身高與年輕時曾是控球後衛的身份,還有在漫畫終結連載之後想要卻無力對讀者履行的承諾,宮城至始至終熱愛打球,如同井上熱愛漫畫創作,但是他們都清楚這並不只是自己的執著而已,透過一心不亂的努力,讓周圍的親人、朋友、讀者,甚至是第一次看到電影的觀眾,帶來更多的感動。

「找到自己心中的領導者」,這是井上雄彥偶然在書店的書架上看到的書名,也是本次動漫電影主題,我想更是他要送給你我的人生態度。

©ITP ©2022 TFSDFP 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ITP ©2022 TFSDFP 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責任編輯:胡士恩、林亞璇

推薦閱讀

黃崇凱/你喜歡打籃球嗎?九〇年代全力燃燒的熱血青春

無法忠實呈現籃球動作,就沒有電影化的意義——灌籃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 re:SOURCE》,揭開井上雄彥製作軌跡

最新文章

在台中中央書局舉行的週三讀書會已進入第五屆。邀請講書人根據不同單元,深度討論經典...

第五屆中央書局週三讀書會啟動 詹宏志:希望年輕人不要錯過讀書的好

2024/04/15
16屆以生活日常、大街小巷上隨處可見的「台灣街頭招牌」為主題,仔細觀察可發現展場...

讓書法成為一種生活風格!專訪第16屆台積電書篆大賞三位首獎得主

2024/04/15
©BIRD STUDIO/SHUEISHA

鳥山明的元氣彈——整個地球的讀者都投注了一小部分的生命

2024/04/12
為響應4月23日聯合國世界閱讀日,國立臺灣文學館臺北據點——臺灣文學基地,自4月...

臺灣文學基地「春日文學提案」母語舞作演出、手作市集4/20接力登場

2024/04/12
「2024粉樂町臺北當代藝術展」重新回歸!邀集15組國內外藝術家以「AWAKE ...

「2024粉樂町當代藝術展」登場!集15件作品創造城市「AWAKE一道光」

2024/04/12
北美館開放網絡計畫(TFAM Net.Open)挑戰虛擬載體的創作能量,開啟實體...

全新「北美館開放網絡計畫」首展「卷積」以3件新作挑戰虛擬創作能量

2024/04/11
現正上映的《莎莉Salli》不只邀來李英宏操刀電影配樂,更找他來擔任電影第二男主...

愛情喜劇電影《莎莉Salli》李英宏操刀配樂挑戰全新曲風!主題曲MV上線

2024/04/10
《給我愛過的前任們》比利時電影4月19日上映。圖|好威映象

《給我愛過的前任們》比利時電影!以88分鐘梳理現代愛情的矛盾關係

2024/04/10
日本新生代平面設計師、插畫家Yunosuke首度海外個展「FAR COAST」 ...

日本新生代插畫家Yunosuke海外首個展「FAR COAST」 4/3-4/21 台北boven登場

2024/04/03
香奈兒基金會2024 NEXT Prize 全球10位當代藝術家獲獎。圖|香奈兒

香奈兒基金會2024NEXT Prize得主公布!10位當代藝術家體現CHANEL促進創新的使命

2024/04/03
《跟著朦朧潮濕的一天去澎湖》澎湖開拓館展出。圖片來源|主辦單位文化總會、澎湖縣政...

奈良美智澎湖3/29開拓館登場!陶器作品首度來台展出

2024/04/03
威雙台灣館「袁廣鳴:日常戰爭」即將開幕!全新創作首度公開,公共活動聚焦於島嶼思維...

2024威雙台灣館「袁廣鳴:日常戰爭」4/20亮相!全新創作首度公開

2024/04/02
無論何時何地,有她在的地方,都會因她燦爛的笑和靈動的舞蹈熠熠生光。以身體為家,創...

身體家葉名樺:凝視真實裡那些細微,美就在我們忽視的慣常之中

2024/04/01
對形容事物所創辦人蔡東宏與許琇鈞來說,居住於三重、在三重工作的他們,生活未必在他...

形容事物所蔡東宏、許琇鈞:走在三重,平凡的日常風景即是靈感之地

2024/04/01
《如果你先我一步聽見》已於即日起於池上穀倉藝術館,每周三至日展出。圖/台灣好基金...

《如果你先我一步聽見》3/31池上穀倉藝術館開展!5大概念、21件作品的視+聽覺饗宴

2024/03/30
洪佩瑜的肢體與臉龐彷彿是一個明亮的萬花筒,她的情緒立刻就在臉上閃爍出光影。|攝影...

歌手洪佩瑜:每日和身體對話, 才能隨時唱出最好的自己

2024/03/29
黃彥霖求學期間曾陷入迷惘。攝影/江建泰

黃彥霖透過「鬼怪、傳說、生死」 洞悉人性細節中的魔鬼

2024/03/25
蔣勳在蔣勳書房。記者袁世珮/攝影

90年前校長宿舍變身池上新景點 蔣勳書房復活老屋歷史 重建人文內涵

2024/03/2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