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第96屆奧斯卡得獎名單帶給我們的啟示:戰爭與和平、女性與身體!

2024-03-12 23:30 溫溫凱/地下電影

今(2024)年第96屆奧斯卡,於台灣時間11日公布得獎結果,倘若稍微有所關注的讀者,恐怕社群版面早已充斥《奧本海默》的消息,此片橫掃奧斯卡7項大獎,包含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男配角、剪輯、攝影、原創配樂,也是繼去(2023)年《媽的多重宇宙》之後,連兩年奧斯卡出現單一作品拿下7獎。

第96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現場。© 2022 Academy of Motion P...
第96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現場。© 2022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在《奧本海默》宰制本次獎季的得獎旅途之中,除了奧斯卡,也收下如金球獎、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演員工會獎、導演工會獎等各大重要獎項。其中,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演員席尼墨菲、小勞勃道尼等早已揚名世界影壇的影人,皆在今年獲得職業生涯首座奧斯卡,許多人稱其為「遲來的肯定」。

小勞勃道尼獲得職業生涯首座奧斯卡。© 2022 Academy of Motio...
小勞勃道尼獲得職業生涯首座奧斯卡。© 2022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而在《奧本海默》的橫掃之下,本屆奧斯卡得獎名單的輪廓,仍舊持續試圖回應戰爭——從《奧本海默》、《夢想集中營》、《蒼鷺與少年》、《War Is Over! Inspired by the Music of John & Yoko》所描繪的一、二戰反思當代世界,更從《戰場日記》紀錄的烏俄戰爭,大聲疾呼戰爭之惡。

《奧本海默》單一作品拿下7大獎項,包含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男配角、剪輯、攝影...
《奧本海默》單一作品拿下7大獎項,包含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男配角、剪輯、攝影、原創配樂。

世界大戰的反思——「獻給世界各處的和平締造者」

攤開本屆得獎名單,還是得先提本屆奧斯卡最大贏家《奧本海默》。由克里斯多福諾蘭與長期合作的片廠華納兄弟分道揚鑣後的首部導演作品,其中,《奧本海默》也標誌了編導克里斯多夫諾蘭的多個第一次——這是克里斯多福諾蘭首部徹底的傳記電影、首部使用黑白膠卷在IMAX攝影機拍攝的電影等等。《奧本海默》上映時與《Barbie芭比》共創「芭本海默」現象,造成票房復甦,最終《奧本海默》北美票房3.29億美元,全球票房則是總計有9.57億美元,雖然並未像《Barbie芭比》一樣突破10億美元,但對於3小時的R級歷史電影而言,此成績仍舊不俗,而《奧本海默》也成為影史票房最高的二戰電影以及傳記電影。

《奧本海默》是本屆最大贏家。© 2022 Academy of Motion P...
《奧本海默》是本屆最大贏家。© 2022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芭本海默」在去年暑假掀起的觀影狂潮,也被視作後在疫情時代萎靡不振的票房衰退期中,拯救電影院的兩部救世主——克里斯多福諾蘭本身就是電影院派系的擁護者,堅持電影院的放映,堅持電影院規格的拍攝,也因串流理念不合與華納片廠分家,最終則透過《奧本海默》證明,最好的電影環境,就是電影院。

也因此,從票房、電影院的角度檢視,在這層意義上,本次《奧本海默》的獲獎,也再度宣告「電影就該在電影院」的態度。尤其今年綜覽得獎名單,傳統片廠在《奧本海默》(環球影業)、《可憐的東西》(探照燈影業)、《Barbie芭比》(華納兄弟)等片的領銜之下,找回了昔日榮光;反觀過去幾年搶眼的串流平台Netflix,今年則僅憑藉實境短片《亨利‧休格的神奇故事》收下獎項。

《奧本海默》帶來的啟示:戰爭

離開票房、電影院的角度之後,《奧本海默》帶來的啟示之二,是該核心主題——戰爭。

本文開頭引言提及,「本屆奧斯卡得獎名單的輪廓,仍舊持續試圖回應戰爭」,會使用「仍舊」二字的原因,是因為,事實上奧斯卡這兩年皆有強烈的反戰意味。去年奧斯卡除了《媽的多重宇宙》之外的另一大贏家,當數來自德國,聚焦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史詩電影《西線無戰事》——拿下最佳國際影片、攝影、美術設計、原創配樂4項大獎。

當俄烏戰爭滿週年之際,《西線無戰事》的獲獎強烈傳遞其政治觀點,從英國到美國乃至於歐美影壇,獎項反映歐美影視產業的反戰觀點,這點延續至今年,由《奧本海默》輻射出一幅反戰肖像——涵蓋了最佳國際電影《夢想集中營》、最佳動畫長短片《蒼鷺與少年》、《War Is Over! Inspired by the Music of John & Yoko》、最佳紀錄片《戰場日記》。

《奧本海默》聚焦於「原子彈之父」羅伯特奧本海默,以其第一人稱視角深入二戰期間原子彈的製造過程,探索科學家在冷戰中的位置,同時揚起麥卡錫主義的獵巫塵灰。顯然,克里斯多福諾蘭對於歌功頌德不感興趣,在《奧本海默在今與昔的交叉剪輯的對比當中,拋出科學家的複雜面向——炸彈是和平、死神乃或是上帝?國族、宗教、戰爭、科學、理性、感性皆被克里斯多福諾蘭濃縮於全片,窺探夾雜在戰爭縫隙間的人物,同時讓本片在大我、私我間的拉扯有了縱深。

2024第96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席尼墨菲。© 2022 Academy of ...
2024第96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席尼墨菲。© 2022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縱使看得出來,克里斯多福諾蘭是理智、冷靜,並未在片中充滿憤慨,但當然,《奧本海默》無庸置疑是一部對二戰拋出疑問的作品,而延續二戰的脈絡,就得看向強納森葛雷澤的《夢想集中營》。

《夢想集中營》:英國首座奧斯卡最佳國際電影

英國名導強納森葛雷澤的《夢想集中營》,從去年坎城影展出發獲得評審團大獎,而後在獎季廣泛備受肯定,最終從《失控教室》、《絕地盟約》、《我的完美日常》、《少年的漂浪旅程》中脫穎而出,這也是英國首座奧斯卡最佳國際電影。

最佳國際影片《夢想集中營》看見人性的黑暗,也碰觸猶太屠殺的敏感議題。圖|車庫娛樂
最佳國際影片《夢想集中營》看見人性的黑暗,也碰觸猶太屠殺的敏感議題。圖|車庫娛樂

強納森葛雷瑟的二戰故事瞄準納粹,但作法並不直接描寫大屠殺,而是將視角鎖在奧斯維辛集中營指揮官的家庭生活——強納森葛雷瑟窺探納粹的淡麗田園日常,是平靜、穩定、富有顏色且是「純白色」的「區域」。但此地就是太過明亮、寧靜,明亮到得以看見遠邊的煙硝烽火,寧靜到能夠聽見遠邊的隱隱槍聲。 然後觀眾開始意識,牆內的納粹,雖然與被屠殺的人們有效隔開,但在區域另一邊,是不平靜、是不穩定,是「黑白負片」的世界——而在深焦攝影之中,那裡都是恐懼。 縱使全片並未出現屠殺的暴力場面,但暴力實則無處不在,直至片尾,當觀眾從二戰歷史框架,窺見當代清潔女工進入葬場空間時,數雙無名鞋子體現的二戰屠殺。

終於,強納森葛雷瑟藏到最後一刻,讓暴力具象化了,在鞋子以及火葬空間之中現形了;強納森葛雷瑟在精準且冷冽的影像語言之中,直抵屠殺恐怖,漢娜鄂蘭「平庸的邪惡」的政治重新翻攪討論。我認為,強納森葛雷瑟擴充了二戰電影的影像美學,《夢想集中營》能在此脈絡獨佔位置。

相較《奧本海默》,《夢想集中營》是更加暴力的作品,也用另一種方式直抵納粹屠殺、討論戰爭,而當電影帶著強烈歷史傷痛,強納森葛雷瑟在奧斯卡舞台的致詞,也提及當代正在熱戰的區域——加薩走廊的以巴衝突。

「我們過去做的選擇,都是為了反思並質問現在的我們——不是說當時做了什麼,而是看看我們現在做了什麼。《夢想集中營》看見人性的黑暗,也碰觸猶太屠殺的敏感議題,而無論是以色列在去年10月的受害者,還是正在加薩的攻擊,面對非人道的受害,我們該如何面對?」強納森葛雷瑟是典禮會場唯一針對以巴戰爭表達的得獎者,但也有部分入圍暨得獎者,配戴「紅色別針」表態——包含怪奇比莉以及馬克盧法洛等人。

此別針由演員、製片、音樂人組成的「Artists4Ceasefire」組織提供。主張加薩走廊永久停火、釋放人質,並向提供平民人道救援。頒獎典禮場外,也聚集數百名對加薩停戰表態的群眾,並且抨擊奧斯卡,抗議在此戰場節點上的非常時刻,不應大張旗鼓舉行紅毯活動。而無論是強納森葛雷瑟、怪奇比莉、馬克盧法洛或是場外的抗議人士,皆在全球矚目的影壇盛會中,表達對戰爭的立場——反戰。

日本動畫大師宮﨑駿《蒼鷺與少年》的世界觀

提及反戰,日本動畫大師宮﨑駿肯定榜上有名。宮﨑駿憑藉《神隱少女》、《霍爾的移動城堡》、《風起》、《蒼鷺與少年》四度入圍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並以《神隱少女》以及今年《蒼鷺與少年》二度獲獎。綜觀宮﨑駿的創作系譜,反戰一直是其隱含的意識形態,當然,《蒼鷺與少年》也不例外。

《蒼鷺與少年》宮﨑駿電影10/6上映,吉卜力工作室零宣傳衝破票房佳績。圖|201...
《蒼鷺與少年》宮﨑駿電影10/6上映,吉卜力工作室零宣傳衝破票房佳績。圖|2012年的宮﨑駿,文部科學省拍攝、甲上娛樂提供

《蒼鷺與少年》藉由在戰火下倖存的小男孩,以超現實魔幻的筆法,走入地下世界探索人類生命、宇宙平衡,尋求彼此循環緊扣的觀點。而其片中的符號經過拆解,倘若以宮﨑駿作品的脈絡觀之,就能視做對於二戰的反思與反省——例如鸚鵡軍隊的帝國主義影射納粹的軍閥體系;又或是對於日本二戰位置中的隱晦討論,這些都是年屆83歲的宮﨑駿,一生面對的創作提問,這回,影藝學院肯認了宮﨑駿。

動畫長片有反戰意涵,無獨有偶,動畫短片《War Is Over! Inspired by the Music of John & Yoko》同樣有此意味。從片名直觀來看,這是一部標榜著「戰爭主題」的動畫,但不同於《奧本海默》、《夢想集中營》以及《蒼鷺與少年》,此作背景放置於一戰,視角置於步上戰場的軍人,但卻透過下棋作為媒介,並以信鴿作為往返,以下棋和戰爭巧妙作為扣連,討論戰爭意義,以及沒有戰爭贏家的態度。

上述作品聚焦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是近代史最具影響力的兩場戰爭,然後,時間走至2020年代,烏俄戰爭爆發。這回,美聯社記者兼製片、導演身份的米斯蒂斯拉夫切爾諾夫,拍下烏克蘭馬立波遭俄軍攻擊歷程的《戰場日記》獲得最佳紀錄長片,也是影史首部烏克蘭電影獲得奧斯卡。

本片就如同中文片名,以日記形式作為敘事手法,片中米斯蒂斯拉夫切爾諾夫以第一人稱視角,佐以旁白錄製,提供觀者一種身歷其境的觀影體驗,而《戰場日記》也保留戰爭的殘暴畫面,諸如傷患、死亡、喊叫、哭泣等等,充斥著此紀錄片,赤膽而露骨地直面戰爭之惡,是抨擊俄羅斯的最佳例證。米斯蒂斯拉夫切爾諾夫則在奧斯卡舞台對俄羅斯喊話,希望儘早停戰、釋放人質,並說:「犧牲生命的人不會被忘記,因為電影形塑了記憶,記憶則寫了歷史。」

或許,米斯蒂斯拉夫切爾諾夫這席話為我們定調了本屆奧斯卡——隨著創作者不停地翻滾攪動,那些犧牲生命的人,會永活在影像之中,而電影就是完整一切的藝術媒材,形塑了人們的記憶,書寫歷史。最後,歸結而言,電影藝術能從過往記憶反映當代現實,是強納森葛雷瑟口中的「反映當下」,也如同新科奧斯卡影帝席尼墨菲致詞時提及:「我們拍了關於製造原子彈的人的電影,無論好壞,我們都活在奧本海默的世界之中,我想將這部電影,獻給世界各地的和平締造者。」戰爭、反戰、和平,就是今年奧斯卡無法忽視的主流論述。

《可憐的東西》、《Barbie芭比》與《墜惡真相》的女性世界

離開戰場濃厚的陽剛氣味,本屆奧斯卡同樣有另一處意識形態的戰場,女性的《可憐的東西》、《Barbie芭比》以及《墜惡真相》。先談《Barbie芭比》,且與《奧本海默》相同,仍要先介紹其票房紀錄。《Barbie芭比》全球票房突破10億美元,寫下女性單獨執導電影的影史票房紀錄。《Barbie芭比》更僅用三週就突破此門檻,在華納片廠作品中最為迅速,力壓所有華納出品男性執導的電影。

《Barbie芭比》至今全球票房為14.45億美元,影史排名第14,在後疫情時代,與《奧本海默》共同帶動電影院的商業生態。而《Barbie芭比》來到了奧斯卡,入圍最佳影片、男配角、改編劇本在內的8項大獎,其中,《Barbie芭比》更與《墜惡真相》、《之前的我們》一起寫紀錄,此三部作品入圍最佳影片,讓本屆奧斯卡共有三位女性導演的作品入圍此獎,成為奧斯卡96年歷史的首見紀錄。

不過,導演葛莉塔潔薇以及主演瑪格羅比,分別錯失了導演以及女主角的提名,造成熱議。最終,《Barbie芭比》獲得了眾望所歸的原創歌曲,其得獎者怪奇比莉則是以22歲之姿成為奧斯卡史上最年輕的二度獲獎者。再度從「芭本海默」來看,本屆奧斯卡的「電影院立場」是被劃上註記的重點,但不同於《奧本海默》的陽剛,《Barbie芭比》流露出女性主義的討論。

怪奇比莉再以電影《Barbie芭比》原創歌曲〈What Was I Made F...
怪奇比莉再以電影《Barbie芭比》原創歌曲〈What Was I Made For?〉拿下人生第2座奧斯卡獎。© 2022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萊恩葛斯林率領65名演員、舞者一起熱唱《Barbie芭比》插曲「I'm Just...
萊恩葛斯林率領65名演員、舞者一起熱唱《Barbie芭比》插曲「I'm Just Ken」。© 2022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Barbie芭比》的「芭比娃娃」是充滿爭議的「商品」,而在歷經第二、第三波女性主義運動的辯論、翻轉、賦權,「芭比娃娃」早已從「商品」轉化成「符碼」——散發的女性氣質,以及與女性主義的雙重關係,導演葛莉塔潔薇自然明白,這是無法迴避,必須直面「女性主義」的電影。而《Barbie芭比》對於此議題的討論也非常充足,甚至是因為其商業包袱,必須直白地與觀眾丟接直球,論敘女性主義能夠做到什麼,以及尚未做到什麼,這是部討探嚴肅議題卻不沈重的作品,葛莉塔潔薇舉重若輕地諷刺父權之外,同時捍衛了女性。從此延伸,就能轉頭望向《可憐的東西》。

《可憐的東西》榮獲女主角、妝髮、美術、服裝4座獎項

《可憐的東西》以艾瑪史東飾演的女性為主角,描述借屍還魂的成年女性的覺醒之旅,導演尤格藍西莫曾表示,沒有艾瑪史東就沒有《可憐的東西》——艾瑪史東不僅是本片主演,也同時身兼製片。 《可憐的東西》率先在威尼斯影展摘下最高榮譽金獅獎,而後在獎季當中一直所有表現。最終,《可憐的東西》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在內的11項大獎,帶回女主角、妝髮、美術、服裝4座獎項,這是艾瑪史東生涯第二度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第二度獲獎,在此項目目前為止擁有百分之百獲獎率。

2024第96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艾瑪史東。© 2022 Academy of ...
2024第96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艾瑪史東。© 2022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從整體成績來看,《可憐的東西》就是《奧本海默》之後的第二大贏家,封后的艾瑪史東在台上不免俗地向劇組團隊致謝,並深深感謝導演尤格藍西莫,最後,艾瑪史東表示:「感謝貝拉巴斯特給了我一生的禮物。」艾瑪史東口中的禮物,貝拉是《可憐的東西》的「科學怪人」;而這份禮物,帶著艾瑪史東展開了性愛、身體的探索與辯證。

艾瑪史東主演《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獲奧斯卡影后。© 2022 Ac...
艾瑪史東主演《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獲奧斯卡影后。© 2022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可憐的東西》藉由科學怪人的超現實故事,在奇幻的蜜糖國度,錯置、移植、重構、覆寫現實世界,豬頭能配上雞身,男人與女人的關係,書與槍,自然也就得以顛覆。其中,對於性愛的深入是必須且重要的,透過性愛有了身體、藉著書籍有了知識,那麼,我們就得以思考,身體究竟是否屬於自我,尤格藍西莫當然要討論主體性問題,他甚至要帶著觀眾共同探勘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拉扯。於是,《可憐的東西》是一部在科學怪人外衣包裝下的女性主義社會學電影,我們仍不得不佩服尤格藍西莫擅長透過奇想而逼近現實的能力,尤其,本片藉此去探索(甚至是顛覆)「禮儀制序與社會規範」的做法相當奏效,而這也是當代人類社會的矛盾之一。

《可憐的東西》藉由科學怪人的超現實故事,在奇幻的蜜糖國度,錯置、移植、重構、覆寫...
《可憐的東西》藉由科學怪人的超現實故事,在奇幻的蜜糖國度,錯置、移植、重構、覆寫現實世界。圖|探照燈影業

女性論述的重點電影:《墜惡真相》

法國名導潔絲汀楚特去年中就以《墜惡真相》在坎城影展摘下最高榮譽金棕櫚獎,成為影史第三位獲得此獎的女性導演。本片早在開拍前就傳出擁有極佳劇本,完成後在坎城的好評延續至獎季浪潮,最終無懸念獲得奧斯卡原創劇本獎。

《墜惡真相》劇照。圖|好威映像
《墜惡真相》劇照。圖|好威映像

《墜惡真相》是一部以懸疑死亡案件為毒衣包裝,往下直切女性與家庭關係、夫妻關係、人際關係,乃至於拆解社會結構,作家與自我的真實/虛構關係,並同時呈現多重視角的傑作。潔絲汀楚特始終以一種保持距離的視角,觀察死亡案件所輻射而出的心理驚悚。而片中踩向虛與實的真實邊界——盲人視角、未解之謎的命案,都替虛實關係增添厚度,最終,潔絲汀楚特在片尾還要走向更遠的地方——經驗記憶與後設情感的雙重辯證。

《墜惡真相》獲得奧斯卡原創劇本獎。圖|好威映象提供
《墜惡真相》獲得奧斯卡原創劇本獎。圖|好威映象提供

《墜惡真相》是華麗的當代驚悚懸疑,這並非譁眾取寵,是在劇本編寫、導演調度、攝影機運動等一致的美學,甚至是,在片中傳遞出的女性困境,同樣是當代得直視的面向,這是一部以不同目光檢視,皆能叫好的電影。

將《可憐的東西》、《Barbie芭比》與《墜惡真相》三部得獎作品抽出觀之,就能看見與戰爭陽剛截然不同的風景,而在此,與戰爭不同的是,三部片子不約而同地探問「我是誰」,甚至宏觀地來看,皆在積極叩問「女性主體」——這也是怪奇比莉今年得獎作品〈What Was I Made For?〉所在乎,並娓娓唱出的心聲。

最後,無可否認的是,戰爭與女性,共築、定義了今年奧斯卡的樣貌,這是戰爭與和平、女性與身體——殘忍中帶著溫柔;反省中看見當代。

第 96 屆奧斯卡完整得獎名單

最佳影片:《奧本海默》

最佳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奧本海默》

最佳女主角:艾瑪史東,《可憐的東西》

最佳男主角:席尼墨菲,《奧本海默》

最佳女配角:《滯留生》達芬喬伊藍道夫

最佳男配角:《奧本海默》小勞勃道尼

最佳改編劇本:《美國小說》

最佳原創劇本:《墜惡真相》

最佳國際影片:《夢想集中營》/英國

最佳動畫長片:《蒼鷺與少年》

最佳動畫短片:《War Is Over! Inspired by the Music of John & Yoko》

最佳紀錄長片:《戰場日記》

最佳紀錄短片:《The Last Repair Shop》

最佳實境短片:《亨利‧休格的神奇故事》

最佳剪輯:《奧本海默》

最佳攝影:《奧本海默》

最佳音效:《夢想集中營》

最佳原創配樂:《奧本海默》

最佳視覺效果:《哥吉拉-1.0》

最佳美術設計:《可憐的東西》

最佳妝髮設計:《可憐的東西》

最佳服裝設計:《可憐的東西》

最佳原創歌曲:〈What Was I Made For?〉,《Barbie芭比》

最新文章

傅孟柏在「商魂」中飾演林燈。圖/欣蘭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商魂」/雀雀劇評:千萬俱樂部級台劇 描繪大時代庶民處境

2024/04/13
日本藝術家舟越桂的雕塑作品。圖/姚謙提供

藝術收藏家姚謙/詩的雕塑:日本藝術家 舟越桂

2024/04/08
基隆塔上的橋樑成為眺望基隆港的最佳瞭望台。圖╱李清志提供

文化觀察者李清志/基隆一日雙塔 古典與前衛的強烈對比

2024/04/06
金秀賢在「淚之女王」中入贅到豪門。圖/Netflix提供

淚之女王/雀雀劇評:整合劇本、演員、影視工業 韓劇不斷精進愛情童話配方

2024/04/06
《邪惡根本不存在》劇照。圖片提供/東昊

《邪惡根本不存在》濱口竜介的鏡頭下,誰在觀看、誰的凝視?

2024/04/02
音樂會電影「坂本龍一:OPUS」,以風格化的黑白影像呈現。圖/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坂本龍一:OPUS/馬欣影評:在低谷中仍歌詠生命的感人絕唱

2024/04/01
郭書瑤(左起)、孫可芳、鍾瑶演出「何百芮的地獄毒白」。圖/HBO GO提供

何百芮的地獄毒白/雀雀劇評:另闢蹊徑沈浸式演出 台式喜劇節奏詮釋網紅人生

2024/03/30
若有一天Facebook或Instagram被禁,你的品牌與社群經營策略為何?圖...

Ying C. 陳穎/你的主力社群平台在哪?從TikTok禁令反思媒體平台經營策略

2024/03/28
「logy」侍酒師盧楷文(右)拿下「亞洲最佳侍酒師獎」榮耀。圖/陳慶華提供  ※...

陳慶華/2024亞洲50最佳餐廳揭曉 台北logy成最大贏家

2024/03/27
林宥嘉新專輯「王」。圖/華研國際提供

左光平樂評/《王Love, Lord》:林宥嘉以愛為「王」的自我實踐

2024/03/25
王意馨用色鉛筆描繪特色食物,填滿整個台灣。圖/王意馨提供

文化觀察者于國華/小吃的色彩:王意馨《巷仔口的美食家》

2024/03/23
「低谷醫生」劇照。圖/Netflix提供

低谷醫生/雀雀劇評:韓劇探討治癒自身課題 互相接住、打磨出承受悲傷與不幸的力量

2024/03/23
懂吃懂愛懂烹內臟,是一國一地飲食文化足夠精深博大的表現。圖/葉怡蘭提供

飲食作家葉怡蘭/台南小吃-內臟控天堂

2024/03/19
丁噹穿著豔紅特殊造型設計服拍攝新作「日與夜,跟自己說晚安」封面。圖/相信音樂提供

袁永興樂評/丁噹:「日與夜,跟自己說晚安」

2024/03/18
蔡昌憲(左起)、張耀仁、黃迪揚在「鹽水大飯店」中是三兄弟,戲外則都是奶爸。圖/公...

鹽水大飯店/雀雀劇評:刻畫台灣人樸實眾生相 震盪出強大戲劇後座力

2024/03/16
誠品畫廊北京店分三個檔期展出「誠品畫廊35周年收藏展」。圖/誠品提供

藝術收藏家姚謙/「誠品畫廊北京」開幕:回顧司徒強頹廢美學的感動

2024/03/13
艾瑪史東主演《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獲奧斯卡影后。© 2022 Ac...

第96屆奧斯卡得獎名單帶給我們的啟示:戰爭與和平、女性與身體!

2024/03/12
役所廣司(左)在「我的完美日常」中,傳神化身公廁清潔職人。圖/金馬影展提供

我的完美日常/ 塗翔文影評:文溫德斯的「日本眼」 呈現紛擾後的從心所欲、回歸平常

2024/03/1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