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自拍文化】自拍,自戀,自畫像:從奧斯卡最強自拍說起

2020-03-24 20:40 李長潔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2014年的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上,主持人艾倫(Ellen DeGeneres)在典禮中場時,衝入滿是好萊塢明星的座位區,布萊德利庫柏(Bradley Cooper)舉起手機,布萊德彼特(Brad Pitt)與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等世界巨星同時將臉湊近,這「同框」的一瞬間,號稱史上最強自拍。這次集體同框自拍照片,首先被發佈在庫柏的推特(Twitter)上,並瘋傳於各社群媒體,轉發分享三百多萬次,更造成起鬨模仿風潮。

這歡樂的自拍秀是歷史性的一刻,自拍像是某種自畫像形式,在智慧型手機普及的現在,迅速上升為常見的視覺修辭,反映出個人主義文化的高峰。儘管個人主義現象比比皆是,但透過手機鏡頭自拍所引發的,是對自戀耽美的心理狀態、自拍技術的變遷、社群媒體參與的綜合思考。

自戀的原型

早在1914年時,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就探究了自戀情結(Narcismus),其描述一個人對待自己身體的態度,如同一般對待性客體一般地凝視、輕拂、撫摸,直到他藉此達到全然的滿足為止。自戀的人們捨棄戀愛裡(being in love)那種對客體的全力關注,反而「倒錯」地將這個凝視轉往自己。

對自我的依戀不斷地在歷史中上演,自戀的英文名稱Narcismus,便來自於希臘神話中納魯西斯(Νάρκισσος)的故事,俊美的納魯西斯拒絕了所有的女性追求,並在池水鏡面中愛上了自己的倒影,無法從池塘邊離開,終於憔悴而死。精神分析師拉岡(Jacques Lacan)甚至認為,自戀就是自我幻象的根本,我們終其一生汲汲營營地追尋著。

傳統繪畫中的自我面容

最接近自拍的藝術傳統,應該是自畫像吧(self-portrait)。自我的形象繪製,最早可追溯至埃及,作為流芳功用。從文藝復興時期開始,畫家們開始透過自畫像來呈現內心意識;與肖像(portrait)不同,自畫像是畫家自己執筆,以鏡象的理念表達自我的狀態,強調自我意識的甦醒和自我價值的體現,讓人脫離神而存在。

而最著名的自畫像應該屬梵谷(Van Gogh)的自畫像,它更接近自拍,在強調技法的扭曲面容上,他更加強烈、直接、生動的向外界揭示著內在深處的騷動。另一個重要的自畫像,是藝術家埃舍爾(M. C. Escher)一手持反射球體,一手描繪寫生,這幅畫包含著凸面鏡中的面容、持著球的手臂,其剪裁、變形、深淺度與視覺帶來的親密感,幾乎是當代自拍的預言。

手臂不夠長 自拍技術的變遷

攝影術發明後正式有了所謂的「自拍」(selfie),快速跑到銀鹽相機前的科尼利厄斯(Robert Cornelius),盡可能地使自己可以配合得上化學與物理的速度。從此,自拍行為沿著影像技術的發展而改變,自拍也影響著攝影工具的設計,描繪自我成為每個人都可以做的事,視為一種現代視覺文化的來臨。

從箱式相機前不確定的攝影,到躲進紛紅色的閃亮小房間裡擺出自在的姿態,在複雜編輯功能的拍貼機前,女孩們用力地演出自己的模樣。但再怎麼樣自由,也比不上能夠隨時隨地自主地控制自己的形象:第一支自拍用的機器誕生,是Sharp於2000年發售的手機J-SH04,他們在手機後方的鏡頭旁放一小面鏡子。

很快地,第一支「自拍棒」(Quik Pod)申請了專利,不斷延伸的機械手臂、180度翻轉的LCD螢幕、更寬廣的前鏡頭,讓大眾可以更加廉價、快速、隨意、即興地創作出自己的影像,就像神話裡的美少年,再也捨不得離開這人機複合的數位水岸。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技術強化了個人主義式的依戀,讓我們得以無時無刻地凝視著自己。

社群的時代 自拍的修辭

正如前述Ellen在奧斯卡典禮上的自拍場景,社群媒體的興盛更是將自拍文化推向極致的關鍵因素。自拍技術的變革與進步,促使著大量自我影像的生產,廣泛、多元的社群媒體,讓自我影像的儲存、編輯、傳播成為新的認同方式,清晰地表達著我們與他人的連結。

Facebook的時間軸讓自拍是一本日記,Instagram內建的數位修圖功能使自拍化做某種美學行動(金麟,2018),抖音則讓我們的影像變成一種節奏化、碎片化的道德衝擊。這個數位的生活架構催促著自我的媒介化,「我希望我是我」成為每日生活中最重要的問題(Chae, 2017)。

在當代,自拍已然成為一種「特殊事件」,社群媒體創造出強烈的需求與供給,命令著我們必須懂得如何表達自我與閱讀他人。社群媒體上的自拍照比起其他類型內容,更容易獲得讚數與回應,這表明自拍是一種引人注目的新媒體敘事策略,其目的是建立起某種屬於個人的品牌。因此,我們總是在個人自拍、團體自拍、戀人自拍之間擺盪,以呈現自己比起其他人,更容易擁有自己想要的生活(Sorokowski, 2016)。

我們所渴望的日常生活被鑲嵌在自拍技術與社群媒體的運作中,呈現為七種修辭主題:每日紀錄的「自傳型自拍」、充滿諧擬的「惡搞型自拍」、有目的性的「宣傳型自拍」、強調社交關係的「浪漫型自拍」、展現自我成長的「自助型自拍」、記錄文化體驗的「旅行型自拍」以及炫耀行動的「咖啡桌書型自拍」(Eagar & Dann, 2016)。弔詭的是,原本是表達自我的自拍修辭,似乎顛倒過來要求著我們應該如此過活。

在每一張自拍照的背後,隱藏著人類精神世界與外在社會生活之間的關聯性,其複雜化了現代社會中個人主義的極端表現,突顯了這歷史上的特殊時刻。作為一項技術,自拍是一種個人與群體、技術與文化的集合體;作為一張照片,它是我們這個時代節慶般喧囂的讚嘆與感嘆。

500輯

500輯

《500輯》打造新世代閱讀倡議,創造貼合文化、消費、生活與自我實踐的敘事風格。

最新文章

疫情延燒後,張西每周練習在家燉湯。
 圖/張西提供

練習燉湯,作家張西:甜美的事物需要耐心,而願意有所耐心也是甜美的

2021/06/24
在旅程途中,我想起把自己當作生活的中心這件事有多麼重要,也就是不要透過別人而活。...

極地探險家的美好生活秘密:我在南極學會獨處,更加確定生命中什麼對自己才重要

2021/06/23
總是遷移來去的候鳥父親,有了待在窩裡陪伴家人的契機。 圖/游智維提供

當個在家的父親,旅行倡議家游智維:從人與人的溝通,思索下一次旅行

2021/06/23
望著灑進屋子裡的光,可以大致上判斷是幾點。
 圖/法蘭提供

隱身術之外,音樂人法蘭:尋找沒聽過的音樂,練習瞬間移動

2021/06/23
疫情期間,王耀邦每日為自己留下聆聽一張專輯的時光。
 圖/王耀邦提供

留時間給一張CD,創意人王耀邦:經典老喇叭配國寶播放器,重聽老搖滾專輯

2021/06/23
不管天晴天陰,日日瑜珈。吸氣、吐氣,專注於自己呼吸,專注當下。 圖/Yen提供

一年作戰訓練,義式餐廳主廚Yen:瑜珈、讀書、運動,讓心強健是關鍵

2021/06/23
一天做的事不求多但能夠精緻就好,川貝母持續寫小說和畫圖。 圖/川貝母提供

時常觀察反省,插畫家川貝母:從舊作找到遺忘的東西,發展新靈感

2021/06/23
「梓茵轟炸廚房的日常」自主訓練,從看起來最簡單、最不容易失敗的「高麗菜」開始。 ...

炒高麗菜奮鬥記!Lulu黃路梓茵:疫情在家廚藝大進步,《料理之王》我來了

2021/06/23
神池溪瀑布,2020年2月「神鬼五湖出阿禮」時走過,當時第一個感動雪羊的營地。 ...

持續書寫山,登山家雪羊:肉體被禁錮,打開硬碟梳理山裡的感動

2021/06/23
從畫女兒的第一張畫開始,天天畫一幅畫,已經成為詹仁雄每天的固定練習。 圖/詹仁雄...

從「播出最大」到「每天畫畫」,製作人詹仁雄:專注創作也是一種休息

2021/06/23
黃子佼在家錄製第17屆「夢想資助計畫」頒獎典禮,讓台灣各角落、正在實現夢想的人,...

從現場到線上!黃子佼的全新考驗:第一次,一人在家錄製頒獎典禮

2021/06/23
樂高推出具創意的新作,包括復古打字機、世界地圖等。圖/樂高LEGO提供

展現創意無極限!LEGO 樂高推出真能使用的復古打字機、破萬零件的世界地圖

2021/06/22
濃郁色澤的天然草莓冰,不添加一滴水熬煮製作。 圖/晴子冰室提供

板橋晴子冰室,外帶沁涼細砂感:用「冰寶貝」、「料小子」自己打造台日小刨冰

2021/06/21
Google首間實體店在紐約雀兒喜。圖/Google提供

Google首間實體店紐約登場:質感內裝採用回收品製成,打造多樣化使用情境

2021/06/19
左:黑后葡萄。右:威石東酒莊GrisdeNoirs淡粉紅氣泡酒。 圖/積木文化提...

化缺陷為迷人,《生命不可過濾》林裕森:樹生酒莊、威石東,台灣釀酒絕境中的美麗花朵

2021/06/18
來自屏東的Akau Coffee猻物咖啡,2020年4月中第二間店正式開幕在高雄...

從舊金山、屏東到高雄,創造屬於南台灣的coffee break:猻物咖啡大港店

2021/06/16
大腸包小腸是令泉裕泰印象深刻的台灣小吃。圖/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提供

最愛牛肉麵,迷上台灣小吃的醍醐味──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 泉裕泰

2021/06/15
疫情打亂表演藝術工作者既定的演出時程,居家防疫生活期間,編舞家林素蓮、劇場導演陳...

暫別舞台,從日常找尋藝術:編舞家林素蓮、劇場導演陳煜典的疫時生活剪影

2021/06/1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