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自拍文化】自拍,自戀,自畫像:從奧斯卡最強自拍說起

2020-03-24 20:40 李長潔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2014年的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上,主持人艾倫(Ellen DeGeneres)在典禮中場時,衝入滿是好萊塢明星的座位區,布萊德利庫柏(Bradley Cooper)舉起手機,布萊德彼特(Brad Pitt)與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等世界巨星同時將臉湊近,這「同框」的一瞬間,號稱史上最強自拍。這次集體同框自拍照片,首先被發佈在庫柏的推特(Twitter)上,並瘋傳於各社群媒體,轉發分享三百多萬次,更造成起鬨模仿風潮。

這歡樂的自拍秀是歷史性的一刻,自拍像是某種自畫像形式,在智慧型手機普及的現在,迅速上升為常見的視覺修辭,反映出個人主義文化的高峰。儘管個人主義現象比比皆是,但透過手機鏡頭自拍所引發的,是對自戀耽美的心理狀態、自拍技術的變遷、社群媒體參與的綜合思考。

自戀的原型

早在1914年時,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就探究了自戀情結(Narcismus),其描述一個人對待自己身體的態度,如同一般對待性客體一般地凝視、輕拂、撫摸,直到他藉此達到全然的滿足為止。自戀的人們捨棄戀愛裡(being in love)那種對客體的全力關注,反而「倒錯」地將這個凝視轉往自己。

對自我的依戀不斷地在歷史中上演,自戀的英文名稱Narcismus,便來自於希臘神話中納魯西斯(Νάρκισσος)的故事,俊美的納魯西斯拒絕了所有的女性追求,並在池水鏡面中愛上了自己的倒影,無法從池塘邊離開,終於憔悴而死。精神分析師拉岡(Jacques Lacan)甚至認為,自戀就是自我幻象的根本,我們終其一生汲汲營營地追尋著。

傳統繪畫中的自我面容

最接近自拍的藝術傳統,應該是自畫像吧(self-portrait)。自我的形象繪製,最早可追溯至埃及,作為流芳功用。從文藝復興時期開始,畫家們開始透過自畫像來呈現內心意識;與肖像(portrait)不同,自畫像是畫家自己執筆,以鏡象的理念表達自我的狀態,強調自我意識的甦醒和自我價值的體現,讓人脫離神而存在。

而最著名的自畫像應該屬梵谷(Van Gogh)的自畫像,它更接近自拍,在強調技法的扭曲面容上,他更加強烈、直接、生動的向外界揭示著內在深處的騷動。另一個重要的自畫像,是藝術家埃舍爾(M. C. Escher)一手持反射球體,一手描繪寫生,這幅畫包含著凸面鏡中的面容、持著球的手臂,其剪裁、變形、深淺度與視覺帶來的親密感,幾乎是當代自拍的預言。

手臂不夠長 自拍技術的變遷

攝影術發明後正式有了所謂的「自拍」(selfie),快速跑到銀鹽相機前的科尼利厄斯(Robert Cornelius),盡可能地使自己可以配合得上化學與物理的速度。從此,自拍行為沿著影像技術的發展而改變,自拍也影響著攝影工具的設計,描繪自我成為每個人都可以做的事,視為一種現代視覺文化的來臨。

從箱式相機前不確定的攝影,到躲進紛紅色的閃亮小房間裡擺出自在的姿態,在複雜編輯功能的拍貼機前,女孩們用力地演出自己的模樣。但再怎麼樣自由,也比不上能夠隨時隨地自主地控制自己的形象:第一支自拍用的機器誕生,是Sharp於2000年發售的手機J-SH04,他們在手機後方的鏡頭旁放一小面鏡子。

很快地,第一支「自拍棒」(Quik Pod)申請了專利,不斷延伸的機械手臂、180度翻轉的LCD螢幕、更寬廣的前鏡頭,讓大眾可以更加廉價、快速、隨意、即興地創作出自己的影像,就像神話裡的美少年,再也捨不得離開這人機複合的數位水岸。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技術強化了個人主義式的依戀,讓我們得以無時無刻地凝視著自己。

社群的時代 自拍的修辭

正如前述Ellen在奧斯卡典禮上的自拍場景,社群媒體的興盛更是將自拍文化推向極致的關鍵因素。自拍技術的變革與進步,促使著大量自我影像的生產,廣泛、多元的社群媒體,讓自我影像的儲存、編輯、傳播成為新的認同方式,清晰地表達著我們與他人的連結。

Facebook的時間軸讓自拍是一本日記,Instagram內建的數位修圖功能使自拍化做某種美學行動(金麟,2018),抖音則讓我們的影像變成一種節奏化、碎片化的道德衝擊。這個數位的生活架構催促著自我的媒介化,「我希望我是我」成為每日生活中最重要的問題(Chae, 2017)。

在當代,自拍已然成為一種「特殊事件」,社群媒體創造出強烈的需求與供給,命令著我們必須懂得如何表達自我與閱讀他人。社群媒體上的自拍照比起其他類型內容,更容易獲得讚數與回應,這表明自拍是一種引人注目的新媒體敘事策略,其目的是建立起某種屬於個人的品牌。因此,我們總是在個人自拍、團體自拍、戀人自拍之間擺盪,以呈現自己比起其他人,更容易擁有自己想要的生活(Sorokowski, 2016)。

我們所渴望的日常生活被鑲嵌在自拍技術與社群媒體的運作中,呈現為七種修辭主題:每日紀錄的「自傳型自拍」、充滿諧擬的「惡搞型自拍」、有目的性的「宣傳型自拍」、強調社交關係的「浪漫型自拍」、展現自我成長的「自助型自拍」、記錄文化體驗的「旅行型自拍」以及炫耀行動的「咖啡桌書型自拍」(Eagar & Dann, 2016)。弔詭的是,原本是表達自我的自拍修辭,似乎顛倒過來要求著我們應該如此過活。

在每一張自拍照的背後,隱藏著人類精神世界與外在社會生活之間的關聯性,其複雜化了現代社會中個人主義的極端表現,突顯了這歷史上的特殊時刻。作為一項技術,自拍是一種個人與群體、技術與文化的集合體;作為一張照片,它是我們這個時代節慶般喧囂的讚嘆與感嘆。

最新文章

台南的「阿輝黑輪」。圖/摘自米其林官網

米其林6月新入選北中南8家餐廳 台南飄香半世紀「阿輝黑輪」進榜

2024/06/12
2024Diptyque夏日系列一年一遇的暖陽香,臉部噴霧、倒數月曆首現身。圖|...

Diptyque 2024夏日暖陽!一年一遇香氣,臉部噴霧、倒數月曆首現身

2024/06/12
無印良品愛買台南門市。圖|無印良品

無印良品台南愛買6/6開幕!440+坪帶來全方位好感生活提案

2024/06/07
rahua島嶼花園煥活系列2024新上市。圖|10/10 HOPE

奢華髮品rahua島嶼花園煥活系列2024新上市!以天然有機成分為秀髮注入能量

2024/06/07
協助八八風災重建而落腳杉林的「小森時光」創辦人郭建德(中)與其團隊。攝影/Kri...

小店永豐計畫/偏鄉生態的綠色經濟力 「小森時光」打造森林裡的低碳旅遊計畫

2024/06/07
坐在玻璃屋內吃肉圓,滋味也因為環境更加提升了。攝影/Kris Kang

小店永豐計畫/「鳳采百家」集結小店能量 開展鳳山新風景

2024/06/07
因為救援流浪動物而走上創業的果醬女孩林怡辰,心中對於果醬仍有個不同的夢。攝影/K...

小店永豐計畫/為動物、土地與偏鄉孩子應援的果醬

2024/06/07
遠離澎湖市區的「草根果子」,專賣蔬食,不起眼的小店,卻是澎湖「新住民」們的心靈避...

小店永豐計畫/翻轉澎湖既定印象 為新住民找歸屬感、為廢農田找到新生命-草根果子

2024/06/07

致敬當代馬球運動聖地邁阿密棕櫚灘 皇家禮炮首款雙重過桶珍稀鉅作-皇家禮炮21年全新馬球系列第六代 邁阿密限定版

2024/06/07
NOKE 開幕滿周歲!「忠泰樂生日」慶祝活動 6月7日正式啟動。 圖/NOKE忠...

HOUTH操刀主視覺!「超級夢市」集礦石、咖啡等6/8-6/10忠泰樂生活登場

2024/06/06
「醇味研舊設計室」總監許紓語(右)、副總監楊秉勳(左)。吳佳瑾/攝影

小店永豐計畫/舊與新織時尚減廢!「醇味研舊設計室」打造衣物永續地圖

2024/06/06
靠海貼山的新龍社區是龍膽石斑的故鄉。攝影/Kris Kang

小店永豐計畫/三魚精神結合「道之驛」 打造枋寮的入口平台

2024/06/06
鍾孝勇在田間展開各種實驗,例如結合屏東養豬業的沼液(渣)自動化滴灌或是溝灌,可以...

小店永豐計畫/以屏東可可為名 放大風土經濟

2024/06/06
藺子工作室創辦人李易紳(左)、廖怡雅。攝影/Kris Kang

小店永豐計畫/時尚與工藝的完美交融 讓百年藺編再現嶄新風華

2024/06/06
連假帶iPad旅行,包辦9大工作與玩樂的不同需求。Photo by Leon L...

連假帶iPad旅行!包辦9大工作與玩樂的不同需求

2024/06/05
「LIT TAIPEI」以冰島意象貫穿品牌精神與空間設計,將調酒結合論碼與花晶療...

三杯靈數調酒讓你更認識自己:台北新酒吧「LIT TAIPEI」結合論碼與花晶,體驗微醺中療癒

2024/06/05
「野人讀冊店」是台中甲安埔唯一的獨立書店。攝影/Kris Kang

小店永豐計畫/地方串照基地 陪伴長照家庭繼續走下去

2024/06/05
關山擁有寧靜且閒適生活步調。攝影/Kris Kang

小店永豐計畫/小鎮市集凝聚社區 讓關山重新笑起來

2024/06/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