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創作是一場華麗的團體戰(下)

2020-03-16 09:00 游千慧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 圖/吳致碩拍攝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 圖/吳致碩拍攝

• 延伸閱讀: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創作是一場華麗的團體戰(上)

讓豪華朗機工在2018臺中花博一舉成名的作品-《聆聽花開的聲音》-「還好當初有這朵花,否則可能被罵到爆。」花了這麼多納稅人的錢,如果只有硬體思維,除了會惹民怨,媒體一定會也大肆批評。團長張耿華認為,創作者的角色就是負責想多一點、多照顧一點事,因為上位者只能做通盤的佈局,但藝術家要留意細節,並告訴政府這些細節所能產生的高度,這是張耿華分享的做事方法。

「創作者要隨時讓自己處於敏銳的狀態,其實小朋友都有這樣的能力與直覺。」但隨著孩子們進入教育體系,那些天生的敏銳感官卻漸漸消失,想像力被抹煞了。「但我不在學校教書, 也不是我負責管理學生,所以我們沒有立場指責教育者。」他們曾經進到學校,帶小孩們在課堂中自由創作,「不想畫也沒關係,想撕掉也無妨!」至少在那段時間大家是自由的,可以盡情發揮想像力。

創作對你而言最迷人的地方?

在2009年之前,我們常幫美術館救火,例如臨時有國外藝術家佈展時出狀況,我們團隊會被找去幫忙。也沒領什麼費用,光可以跟藝術家交流就超開心,我們是用這種態度看待創作,所以團隊人數增加的速度相當慢。如果只是把做作品當成工作,可能就不適合來這裡,並不是我們要壓榨人力,而是做這行若沒有一些互助共享的心態,可能會很難適應。

創作的迷人之處一部分來自成就感,一部分是使命感。成就就是「我們竟然又完成一件作品!」那種心情;使命感則在於影響力,我們透過創作居然能影響別人的生命,或者是「我們救了這一局。」其實也不只有我們,而是很多人一起救了這一局(市大運&花博)。

這兩個Mega Events(大規模的文化、商業及運動活動)一開始都不被看好,雖然大活動需要藝術圈加入,但整個體系是混亂的,不知道怎麼做品牌行銷,最初藝術圈、設計圈的人炮聲連連,但很難得的是,我們團隊最後是被信任的。如果豪華朗機工做得出某種具儀式性的東西,控好那個大型展演,在一段時間內凝聚大家的力量,讓大家不只將其視為硬體設施,創造出那樣的認同即我們的使命。

當你們的創作理念與業主的期待有異時,會如何處置?

接2018臺中花博案的時候,業主最初告訴我們,他們想創造一個打卡亮點。我聽到就沒了興致,如果希望民眾打卡,只要輸出一個超大的Hello Kitty就可以了,幾十萬就能解決的事,幹嘛要花到上千萬。然而,公共藝術還是有雅俗共賞的必要性,所以我們改變了心態。若光有好的藝術概念,但沒有人願意打卡也達不到效果。

豪華朗機工做這種Mega Events一定要讓大家先看得懂,有一次我聽到愛知世界博覽會的策展人福井昌平說:「博覧會要成功靠的是『經驗』與『擴散』。」《聆聽花開的聲音》創造的經驗來自於它的超大尺寸與是動態,又有音樂表演,讓大家一看就會「WOW」;而擴散首先是從台北至台中,地域性很重要,我們的創作材料捨棄便宜的淘寶,尋求在地企業支援,市政府最後也接受這樣的作法。

如果我們可以把那些隱形冠軍或在地傳說,透過博覧會的作品呈現出來,就是最好的成果。在地企業的實力驚人,例如某家捐了2000萬的公司,他們員工自發性買了7000張票,又因為自己的公司有參與,員工會驕傲地對外介紹。

製造像這樣的亮點,可以分享給經濟部、交通部、科技部、文化部、教育部。大家一起合作的力量很大,我們團隊能做的是整合資源,齊聚力量再產生更大的亮點。

對於自己還不夠確定的事,你通常怎麼下決定?

放乖乖還是最基本的迷信,但其實有時候會問我阿公,他80幾歲,其實他搞不太清楚案子有多複雜,「啊就接啊!」他這樣回答(笑),有阿公背書感覺很好。

你最著迷於哪一種型式的創作?

以前我只要有紙筆,我就能在家裡和太太與小孩畫畫;有材料與工具,也隨時能去我朋友的工作室做陶瓷,但有些是沒有足夠的天時地利人和,就無法發生的作品。現在的我會盡可能把握這樣的機會,但那不代表我放棄最初的興趣。喜歡的事隨時可以做,然而,從很務實的一面來看,做好準備後若得到天賜良機,那就去完成它。這也是我們創作的原則。

不知你是否有終極的夢想?

我有階段性的目標,但也許沒有終極夢想。我並不知道將來能發展到什麼程度,有可能往更簡單的路走,也可能朝更複雜的方向去。做完花博,設計師方序中邀請我們做一個展覽——「小花計畫」。

在花博做的是置於戶外的15公尺大花,小花計畫則在當代館的教室裡,我們要如何在比例懸殊的創作中,同樣帶給人們感動?當畫面、聲音一起出現、當資料庫被打開時,我們要讓觀眾想起生活中的大小事,作品要透過似乎與每個人都有關的場景,不斷連結到個人。在小小的展場內,有人看完是哭著走出去的。

從作品到感動,再產生新的行動,被創作誘發的行為也許小到只是讓人打通電話回家給爸媽。我真的不知道能帶給社會多少影響,但我蠻期待變化能產生,只是現在還無法預料將來會發展出什麼狀態,只是現在的每一步都有挑戰性與想像力。「反正計畫趕不上變化。」

活動資訊請點擊:文藝季臉書粉絲專頁

推薦閱讀

平面設計師方序中:如果你喜歡設計和創意,就不該只是成天討好客戶

500輯

500輯

《500輯》打造新世代閱讀倡議,創造貼合文化、消費、生活與自我實踐的敘事風格。

最新文章

江振誠認為,在他打造更為極致的用餐體驗過程中,對料理的熱情反倒更多了。 圖/許正...

主廚江振誠:當察覺自己是有用處並且被他人需要的,我就能一直保持快樂

2020/05/24
鄒斯傑表示,這次疫情讓大家看到人類極度脆弱,而且沒有階級之分,能生在台灣真的非常...

調酒師鄒斯傑:身在這時代活下來最重要

2020/05/22
韋禮安不畏懼挑戰身上的標籤和框架,他深知好的音樂人必須有自己真正想說的話。 圖/...

創作歌手韋禮安:早一點犯錯是好的,跌倒再站起來會更強大

2020/05/22
葉丙成想當老師的後盾。 陳立凱/攝影

台大教授葉丙成:揮別被分數綑綁的年少,翻轉教學搶救孩子好奇心

2020/05/08
畢業於台大法律研究所的白尊宇是BIOS靈魂人物,他偕同幾位志同道合的夥伴,讓原生...

文創經紀人白尊宇:不要因為同儕的超前,把自己擠壓到沒有喘息空間

2020/05/07
顧瑋是台灣飲食領域裡相當特別的存在,有著台大醫學碩士光環的她,總被貼上半路出家的...

飲食工作者顧瑋:做事不是為了證明自己,只是沒有辦法不做而已

2020/04/24
設計師李君慈於充滿設計藏書的工作室裡創作。 圖/吳致碩拍攝

平面設計師李君慈:27歲的身體裡,住著熱愛新浪潮的老靈魂

2020/04/20
葉忠宜深感台灣的字體設計專業水平不足,策劃引進並翻譯日本字體設計師小林章的系列著...

平面設計師葉忠宜:太多聲音呼籲年輕人應該跳脫舒適圈,但活在舒適圈真的沒有什麼不對

2020/04/14
詹朴因為著迷紗線編織成的美妙世界而投身時裝領域,輔大織品系畢業之後,選擇前往倫敦...

服裝設計師詹朴:挫折真的是每天都有,只是我們沒辦法在上面停留太久

2020/04/09
圖/柯伯麟提供

「玖樓」創辦人柯伯麟:尋找更好的方式活著

2020/04/01
張鐵志在文化與媒體界豐富的工作經驗與不盲目跟隨的主張立場,逐漸累積讓他成為如今重...

文化評論家張鐵志:當一個點火的人,不要被社會告訴你的遊戲規則綁住了

2020/03/29
Uniqlo創意總監木下孝浩來台介紹生活風格雜誌《Lifewear》 圖/吳致碩

Uniqlo創意總監木下孝浩:放眼未來,20幾歲的經歷還不是你生命的全景

2020/03/23
職業生涯早期和林小乙的合作,讓聶永真深刻感知好品味的重要性。 圖/吳致碩拍攝

平面設計師聶永真:為了全然的創作自由持續努力

2020/03/22
圖/王維綱提供 玖樓創辦人之一:王維綱。

「玖樓」創辦人王維綱:追求「合理、友善、安全」的居住空間

2020/03/20
高琹雯從前在法律事務所的上班時間很長,下班後只想要放鬆,和多數人一樣,吃飯和看電...

美食寫作者高琹雯:想對過去的自己說,享受當下但不要困在當下

2020/03/16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 圖/吳致碩拍攝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創作是一場華麗的團體戰(下)

2020/03/16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 圖片來源——吳致碩拍攝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創作是一場華麗的團體戰(上)

2020/03/16
方序中2013年成立設計工作室「究方社」,並擔任創意總監至今。 圖/吳致碩拍攝

平面設計師方序中:如果你喜歡設計和創意,就不該只是成天討好客戶

2020/03/1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