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創作是一場華麗的團體戰(上)

2020-03-16 08:00 游千慧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 圖片來源——吳致碩拍攝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 圖片來源——吳致碩拍攝

這兩年,即使非藝術掛的人大概也聽過「豪華朗機工」,名稱的由來很有趣。團長張耿華表示,「朗機工」是林昆穎與陳志建原先成立的團隊,以Logical(邏輯)的諧音而來,在挑字時特別思考過團隊的象徵意義與精神,例如「朗」這個字,幾乎沒有負面的意思,也代表光明、晴朗、開朗⋯⋯都很正面,而「機」與「工」就是他們作品所呈現的機械工程,多工且繁複的裝置藝術。以英文的「邏輯」加上取用自張耿豪、張耿華兄弟的名字「豪華」,即組合成「豪華朗機工」(笑)。

在2009年以前,不同領域的耿豪、耿華兄弟與「朗機工」有許多互助合作的機會,哥哥耿豪與昆穎、志建是研究所(科技藝術所)的同學,昆穎之前學習的是應用音樂、應用美術、哲學;志建唸的是景觀建築;耿豪則有雕塑背景,張耿華因為哥哥的關係與其他創作者認識,他們在某一次合作計畫中,發現每一個大型計畫都需要跨領域的整合呈現,所以昆穎就提出要成立團隊,一起合作更多樣化的案子。名字他已經想好了,中文名稱如上述,英文即為Luxury Logical,華麗邏輯的意思。但大家講到「朗機工」會先想到「弄雞公」(台語),但不論如何解讀,名字都很好記。

雖說「豪華」與「朗機工」這兩個團隊來自不同的創作領域,一幫人很「科技腦」,另一幫人則很感性,但兩方在這十年間找到一種平衡,也沒有像親朋好友擔心的,因為野心太大而事與願違。最後他們反而找到藝術家發展創作的脈絡,系統也漸漸被建立起來。「豪華朗機工」學會以較長的時間緯度來看待作品脈絡,大家都認同要做實驗性、系統龐大的東西得花更長的時間累積,所以他們不強制設定一年內一定要完成多少事,走務實的路線才能久遠,這也是團長張耿華這些年來領悟的重要的事。

作品實景《聆聽花開-永晝心》夜晚化做大地女神。 圖/豪華朗機工提供
作品實景《聆聽花開-永晝心》夜晚化做大地女神。 圖/豪華朗機工提供

500:請聊聊今年的文藝季講座「理想與現實的平衡練習」,想傳達什麼訊息給大家?

張:在我們創作歷程中,有一些幻想面需要實踐才能完成,我希望透過一些實際案例的分享,讓聽眾知道我們在思考什麼,在過程中會遇到什麼困難,我們用什麼方法解決。2010年我們成立了團隊豪華朗機工,成員們從個人藝術家,成為一個團隊。個人藝術家比較不用顧慮太多,只要以自己的創作主軸,或習慣的方式去延續創作生命即可,但來到團隊就需要彼此學習,在學習中也會發現各自的不足之處。

我是一個從感性出發,創作憑感覺的人,不談太理論的事。因此,我覺得能務實地評估可以完成一件作品的所有條件,又要扣合創作理想、如夢似幻的狀態,是一件滿有趣的事。我想讓年輕的世代知道做夢很棒,但還是要有一個基底存在。

500:請談談25歲的你,處於什麼樣的狀態?

2005年,大約在我25歲的時候,藝術家洪東祿希望能透過我的機械技術協助他做新作品。然而,我當時的「機械能力」是來自學校的金屬造型課,土法煉鋼自己摸索習得基礎,但如果要做更精密的組裝加工就有困難了。 先找了一間做加工的廠商,那裡再介紹給我另一個老闆,結果那位大哥丟了一本書給我,「我教你,一個月後就可以出師了!」

每週我都去向他討教,回去做了有問題,下一次再問他⋯⋯兩個月後我就能夠幫藝術家把裝置做出來。現在回想,我非常感謝那位老闆的態度「給你魚吃,不如教你釣魚」,若不是他,我大概做不出後來的臺北世大運聖火裝置,或是臺中花博《聆聽花開的聲音》。

一路做走來至今也15年了,做了各式各樣的裝置藝術,以前述的經驗為例,我之前也跟教育部次長聊過我過去的歷程,他告訴我,「你這樣就是自主學習。」現在我們想教孩子的是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應該培育學生這種素養,要先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並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如果還不會那個方法,那麼就嘗試自主學習,它是目標導向的學習,跟填鴨式教育相反。

《聆聽花開的聲音》將於今年出版書刊。 圖/豪華朗機工提供
《聆聽花開的聲音》將於今年出版書刊。 圖/豪華朗機工提供

500:創作的開始與過程,是以什麼形式進行與實踐?

創作分階段性,要決定以哪種形式表現絕不是一個人說了算。我們剛成團的前三年,作品的方向要經過長時間的討論,最後才縮小範圍到相對精準的方向。但我覺得不能用妥協來看待這件事,而是力求作品訊息的精準度,才刻意「不」放一些東西進去。然而,創作者最初會怕沒有機會說話,所以會一股腦把所有想講的都放進去,什麼都要說,卻容易說不準。

中間有一段時期(大約成團後第四、五年),我們要求團員以團隊為主,個人創作暫停。團隊要先建立一定的基礎,然後再累積出另外一個面向。這個時期才知道,有時候不用做到100分,意思是不用「放太多」,機會其實還有,不用一次全部講完。

直成團到第七至十年,方向越來越準確,比方《聆聽花開的聲音》或《漫遊-羽》,有人講出一個概念,其他人則用自己了解的技術讓作品加分,這時做出來的作品就不一樣了。我們從一開始的用力,到慢慢放輕鬆。然而「輕鬆」也只是偶然會發生,中間還是有些案子一點都不輕鬆,例如2017年台電的公共藝術案,我們光想四件作品就花了三個月,每天彼此大眼瞪小眼,交互辯證⋯⋯即使做到今天,經手過那麼多案子,還是會有卡關的時候。

我們團隊裡,大家各自有不同的能力基礎,有各式各樣資源,除了團隊互助合作,我們還共享所有的資源。在做「世大運」時期,我們一直談「共創」,但其實另一個重點是「共享」。最近我們正在做《聆聽花開的䡰音》共創全紀錄這本書,想記錄下「為什麼地方企業想要加入,他們到底看見了什麼?」以前傳統產業往往會想,我們跟藝術有什麼關連,但其實他們具有最基礎的加工能力,就看要如何變成具有創造力的狀態。

活動資訊請點擊:文藝季臉書粉絲專頁

推薦閱讀

豪華朗機工團長張耿華:創作是一場華麗的團體戰(下)

最新文章

創作歌手李權哲被部分媒體形容是幕後天才,金曲歌后魏如萱也想跟他合作,他卻說曾經很...

從自厭到接受,創作歌手李權哲:那瞬間我讀懂自己了

2022/06/15
朧粵創辦人Frank劉宗原,走過十年餐飲創業路,終於自我成就。攝影/吳致碩

【質青創業】物流二代不走接班路:劉宗原十年有成 建立餐飲版圖

2022/06/14
音樂之於持修,不只是夢想,也是事業。記者王聰賢/攝影

選定志向 果斷投入 持修對音樂的熱情與理性

2022/05/18
阿爆於5月上旬出版第一本專書《ARI 帶著問號往前走》,梳理從小至今的人生,亦傳...

阿爆 Aljenljeng:專注當下,在有呼吸的時候積極地隨波逐流

2022/05/17
沿岸製作創意總監陳彥安。記者吳致碩/攝影

【質青創業】沿岸製作創意總監陳彥安:從旅歐到回台,不論此岸或彼岸,都是遊牧藝術家的生活

2022/03/31
周世雄作品看起來簡約,但其實裡頭想說的事情很多。記者沈昱嘉/攝影

藝術家周世雄:放下干預 時間自然會為你解決問題

2022/03/17
BELLAVITA總經理梁佳敏。記者吳致碩/攝影

【質青創業】從一間咖啡店夢想擴大成信義區百貨獨特的存在,BELLAVITA總經理梁佳敏:帶著家人的愛經營下去

2022/03/14
「貓下去敦北俱樂部」主理人陳陸寬。圖/吳致碩攝影

【質青創業】勇敢重來只為了「做自己」,「貓下去」主理人陳陸寬:憤怒與焦慮是實踐的動力

2022/03/07
面對資訊氾濫的網路世界,簡翊洪仍抱持單純意念在其中找到有趣且讓人回味的甜蜜瞬間。...

心有餘裕 就能探索「生活的甜蜜」 藝術家簡翊洪:失去方向時,耍廢一下也很好

2022/01/24
距離首張個人專輯《浮世擊》短短一年多的時間,日前黃宣推出全新作品《BEANSTA...

創作歌手YELLOW黃宣:對靈感保持直覺性的信仰,但不要過度依賴靈感

2022/01/21
歌手Selina任家萱於12月發行最新EP《往美的路我要自己作主》,展現更坦然、...

Selina任家萱:真正的禮物與自信,不一定要被打分數才能擁有

2021/12/28
一路走來,艾怡良覺得自己最幸運的地方是製作團隊讓他寫了第二張約一半的歌,從那個時...

檢視內心的坑洞,要活出燦爛的艾怡良

2021/12/17
陳穎2020年本來是為了宣傳《法式甜點學》回台,但遇上疫情爆發,留在台灣的時間她...

遇見甜點一切歸零開始,旅法作家陳穎Ying C.:要相信自己有克服困難的能力,跨越過才能避免傷心的回憶

2021/11/09
醞釀兩年,詹筱帆出版首本繪本《大人的童話-她》,藉由故事鼓勵努力往前的年輕人,就...

插畫家詹筱帆:創作欲是兩面刃,逼著自己往前進,既痛苦又快樂著

2021/10/28
林智偉以同樣身為特技演員來思考、建立給薪制,希望給演員安定的心。圖/FOCA提供

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創辦者林智偉:太多人想要複製別人的成功,但「誠實的面對自己」更重要

2021/10/25
謝盈萱期待未來能遇到更多厲害的表演者,彼此切磋,帶回更多演出的收穫和技能。記者沈...

謝盈萱:要不勇敢,等四十歲以後再說吧!若你還年輕,現在請勇敢

2021/10/22
動態自造實驗室創辦人李柏廷從小就充滿好奇心,抱持著熱情嘗試任何新事物。 圖/吳致...

動態自造實驗室創辦人李柏廷:真正有價值的,不在於機器,而在於想法的流動

2021/10/15
銀牌於李智凱並非終點,而是前往下一個里程碑的起點。記者王聰賢/攝影

「鞍馬王子」李智凱:遇到瓶頸沒關係,你還有瓶身跟瓶蓋

2021/10/0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