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創作歌手白安:我們都在極度對自己有自信和對自己失望之間搖擺來回

2020-09-08 16:58 楊偉成

白安其實和許多人一樣,對於創作上的理解與掙扎從沒斷過,也曾因為自我懷疑靜心休息了...
白安其實和許多人一樣,對於創作上的理解與掙扎從沒斷過,也曾因為自我懷疑靜心休息了四年。 圖/季相儒攝影

大部分樂迷透過〈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這樣一首溫柔而誠摯的歌曲認識氣質獨特的白安,台北出生長大的她,很小的時候就對音樂創作萌生極大的興趣。2012年發行個人首張專輯《麥田捕手》後,她沒有被明星光環過度拘束,仍舊照著自己的步調在演藝生涯上前進。

其實她和許多人一樣,對於創作上的理解與掙扎從沒斷過,也曾因為自我懷疑靜心休息了四年。深信寫出來的東西是生活投射的她,在因為疫情帶來的工作減少情況下迎接了創作能量最豐沛的時刻,持續為預計在明年春天發行的新專輯寫歌。白安7月時也無預警推出單曲〈回家的路〉,以她的一貫的溫暖與深刻打動了不少對熟悉環境懷抱思念的聽眾。《500輯》邀請這位纖細而感性的創作歌手,理解屬於她的質青時代

500輯:請描述一下25歲的妳是什麼樣的人?過著怎樣的生活?

白安:我不是記性太好的人,為了這個訪問還去算了一下數學,回頭翻翻哪一年發了什麼專輯來回憶。我2014年發行第二張專輯《接下來是什麼》,之後到第三張專輯之間大概停下來四年,這段時間就包含我的25歲,很希望生活能夠重新找到自己的步調。我很小的時候就覺得想要寫歌,國三嘗試做這件事,16歲開始在StreetVoice上發表音樂作品,那時候還不清楚自己有一天能夠成為創作歌手,只是感受這件事情讓我滿足快樂。

從小我就不是一個太合群的小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寫歌好像是在和一個朋友玩,這場遊戲沒有帶著什麼強烈目的。很幸運在17歲參加比賽時遇到大哥李宗盛,透過他的肯定確定自己好像真的可以朝這個方向努力,但也不知道究竟可以持續多久。我曾經為了錄專輯去北京住過一段時間,非常孤單,因為不認識這個城市裡的任何一個人,第一次在異鄉度過中秋和生日,沒有家人在身邊。

〈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這首歌讓蠻多人知道我,開始不停的通告和演出,到了第二張專輯的時候,我有一點不太確定寫歌的意義何在,可能那時候年紀也比較小,並不清楚除了喜歡之外,還有什麼更核心的價值可以讓我自己走得更紮實。我最早寫歌就是記錄心情,慢慢當這件事需要成為比較久遠的生活,好像必須讓自己「豐富」起來。也曾經想過,如果喜歡寫歌就在家寫就好,為什麼一定要發專輯?

白安在因為疫情帶來的工作減少情況下迎接了創作能量最豐沛的時刻,持續為預計在明年春...
白安在因為疫情帶來的工作減少情況下迎接了創作能量最豐沛的時刻,持續為預計在明年春天發行的新專輯寫歌。 圖/季相儒攝影

25歲的我一直在往裡面找自己,生活蠻規律的,也去了一些地方旅行,開始運動和下廚,也喜歡冥想,在休息的那四年裡練習讓自己靜下來,我覺得這對創作是有幫助的。經歷一段過渡期之後才重新對自己誠實,這是我那個年紀最重要的功課。

500輯:曾經因為追求創作題材設法讓生活更豐富嗎?

白安:有些人的豐富是他去很多地方玩、和朋友喝酒、談了很多場戀愛,有些人可能只是在生活裡訓練自己觀察的能力。創作其實很枯燥,像是一場長跑,比得是耐力,村上春樹的生活也很規律,非常專注在自己的世界裡,但沒有人會說他不夠豐富。豐富沒有絕對的定義,對我來說,每天都不太一樣就好了。

我覺得創作歌手會比較焦慮,我們都在極度對自己有自信和對自己失望之間搖擺來回,我在練習的是不要在這樣的過程中停下來。如果一直有在創作,可以讓這些比較沒有安全感的部分化為活力,這是我盡量希望讓自己維持的狀態。

500輯:那時候啟蒙妳的人事物為何?

白安:大哥自然是最啟發我的那位,他算是看著我長大的,有點像父親那樣。東方女生可能和自己的父親有很深厚的情感,卻未必會直接告訴他,很尊敬他又同時很怕他,大哥對我來說就是這樣。他常和我說別著急,我覺得這種活在當下對創作人來說真的蠻重要,但我也常常不聽他的建議,不是賭氣,是不能理解為什麼不讓我試試看?失敗也沒關係,就是想要做嘛。

我的性格在某一塊比較飄渺,之前公司同事寫文案的時候常常用空靈形容我,但那對我來說只是一個詞彙,其實有在試著更接近人群,希望自己可以溫暖、接地氣一點。大哥會提醒我要懂得幫助或給予別人,而不是都讓別人幫忙。

500輯:在那個時期,有沒有一句類似座右銘的話?

白安:我到現在還是很喜歡《麥田捕手》這本書,裡面有一句話大概是這樣的意思──不要讓任何人使自己覺得不值得擁有想要的。我從10幾歲接觸這本書到現在,仍然覺得這句話很有力量,一定會有很多人覺得去做什麼事更適合你,但每個人的人生軌跡本來就不一樣,他們認定的成功和快樂不代表你真的是那樣想。認識自己是重要的,什麼樣的東西會讓你很有成就感、每天都充滿意義,沒有任何人能告訴你答案。

這並非代表我完全不接受別人的想法,前提是你要足夠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如果要讓相信的事情放大,需要很多人幫你共同完成。但以創作歌手來說,你一定是離你自己作品最近的人,所以得讓身邊的夥伴更認識你或是你想做的事,才能讓結果更好。

500輯:現在的妳和從前看待挫折和失敗的方式可有不同?

白安:我算是挺往前看的人,所以每次遭遇的事件狀況不同,反應和思考都不會一樣,如果失敗的程度很嚴重當然還是會難過,但難過之後也就會開始設想解決方式。現在的我會覺得失敗的原因有時候不完全是因為自己,可能存在很多的因素和不可控制的部分,我有沒有做到那個時候能交出的最好是最重要的,要是我自己都覺得不夠喜歡或付出不夠,那必定是要對自己嚴格一點的。如果我已經足夠盡力,我越來越能夠看開,專注在可以帶來快樂的事情上。

創作問世後聽眾要怎麼解讀,我沒有什麼干涉的資格;但如果是剛寫完一首歌,要和編曲、企畫等多方環節共同作業的情況下,如果想法相左我會稍微有點痛苦,但妥善溝通之後還是能取得共識。溝通對我來說是苦差事,這也是我最需要學習的部分,回憶我第一次當製作人的時候面對大量溝通真的不簡單,畢竟寫歌的時候太習慣一個人了。

500輯:妳想對那個時候的自己說什麼?

白安:其實我覺得她挺好的。如果真要說些什麼,我覺得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它的理由,儘管去相信妳那時候想做的事,信念真的很重要,不用那麼害怕,可以再放鬆一點,說不定放鬆之後會換來更寬廣的視野。

500輯:希望透過單曲〈回家的路〉傳達的概念是什麼?

白安:我自己在一個熟悉的地方待久了會想要離開,希望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不是有什麼更精彩有趣的部分,但要是在外演出長時間沒回家還是會想念。也許每個年代都有類似這樣的情感共通,當然原因可能是不一樣的,從前的出發可能是迫不得已的。那種在生長環境裡的安定與安心,即便是透過最微小的事情反映,都有可能成為讓你懷念的原因。

500輯:實踐理想的過程有付出什麼代價嗎?

白安:我因為喜歡寫歌而踏上現在的道路,都是自己的選擇,不會用到代價這麼嚴重的字眼。但一定會覺得睡眠不夠,因為睡覺對我來說很重要,其他的部分都還好,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委屈或抱怨。

500輯:疫情使得不少排定的工作取消,對妳來說是焦慮或是輕鬆的?

白安:去年工作非常忙碌,也不知道今年會變成這樣。我從前和爸媽妹妹住在一起,剛好經歷搬出來一個人住的階段,必須專注很多生活上的事情,雖然可能是一些有的沒的瑣事,像是我在自家陽台種了很多植物,有辣椒、檸檬什麼的,還是蠻享受這些新鮮的部分。就算之前有過很多外地跑通告長時間沒回家的經驗,都和這種需要真正自己照顧自己的感覺無法類比,像我搬出來之後常常忘記要去繳網路費,家裡的裝潢擺設可以完全性的掌握,所以反而覺得今年挺充實的,沒有什麼太慌張的心情。

500輯:身在這個時代,妳覺得究竟要為什麼而努力?

白安:為了讓自己快樂而努力,為了讓自己不感到空虛而努力。或許快樂有點太片面了,畢竟這種感覺有時候挺短暫的,追求滿足感應該更全面一點。你以為追求某一種階段會很快樂,但真正到達的時候,又開始想說接下來該去哪裡?拼命往前和探尋,最後究竟找到了什麼?所以我希望自己不要迷失在尋找快樂或追求完成一件事情這樣的狀態中,因為那是永遠不夠的。

如果我能夠把所有的一切都當成一場玩樂,在過程中維持滿足感,這件事情就比起為了符合別人的期待而努力來得更重要。雖然我還是挺愛幫自己設目標,但這一年半我發現與其不斷專注目標,留意過程裡散發的成就感會讓你更開心。

500輯:會給正在努力實踐自我的青年什麼建議?

白安:這題對我來說真的很難,我很相信每個人有自己應對生命的方法,該怎麼說呢,就是不要讓自己有在浪費或消耗的感覺。如果早上起床之後找不到做這件事情的意義,要不要試著換一種感覺看看?喜歡什麼就堅持,真的不要想太多,這個時代選擇好像很多,你可以在網路上獲得任何一項想要的知識,去理解自己最喜歡什麼還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感覺當下的自己在浪費時間,那就調整一下吧。

面對失敗和挫折,白安表示如果已經足夠盡力,現在越來越能夠看開,專注在可以帶來快樂...
面對失敗和挫折,白安表示如果已經足夠盡力,現在越來越能夠看開,專注在可以帶來快樂的事情上。 圖/季相儒攝影

白安

1991年出生於台北,自小就展現在音樂上的天賦,16歲便開始在StreetVoice平台上發表創作作品。2008年在比賽時被擔任評審的李宗盛發掘,2012年推出個人首張全創作專輯《麥田捕手》,除以〈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一曲獲得各界矚目,她也以這張專輯入圍第24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目前全心創作的她,希望可以在2021年春天推出新專輯。

楊偉成

楊偉成

台北出生長大,待人處事是標準的天秤座性格,出社會之後幾乎都在和文字兜圈,做過報紙和雜誌編輯,也當過設計公司企劃。閒暇時會手抄深愛的華語歌詞,時常在悲觀和樂觀的極端情緒中快速移動。

最新文章

守夜人的團長旭章和主唱稚翎,是兩位成長背景截然不同的音樂人。今年第32屆金曲獎入...

守夜人團長旭章、主唱稚翎:與其努力掙脫憂鬱枷鎖,不如想想如何和憂鬱共處

2021/06/05
10年前,28歲的徐震與同樣身在倫敦的台灣設計人一起創立了「嘖嘖zeczec」。...

嘖嘖創辦人徐震:看完就忘了吧!跳脫別人的故事,別被框架給迷惑

2021/05/06
創業路從夜市起家的郭庭瑋,對fine dining料理界的人來說,可說是像突然從...

Embers主廚郭庭瑋:學會檢視自我,在工作之中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2021/04/25
徐堰鈴認為自己恰好身處劇場發展的黃金時代,積極接觸厲害的表演老師與劇團。 圖/余...

劇場演員徐堰鈴:更微小細心地對待每個人,這是表演教我的事

2021/04/13
林木材說,如果紀錄片可以讓像我這樣的人改變想法,應該也有力量去改變其他人。 圖/...

TIDF策展人林木材:相信紀錄片能讓人看到更廣闊的世界,解答人生的一些問題

2021/04/12
目前擔任台南人劇團駐團導演的蔡志擎,今年帶著原創的《年夜飯》與改編自莎劇的《泰特...

劇場編導蔡志擎:「迫切感」能刺激創作或生活,但也要偶爾提醒自己緩下來

2021/03/29
楊豐旭在30歲時生涯軌跡大逆轉,毅然走向自己所愛的甜點烘焙之路。 圖/吳致碩攝影

TERRA土然創辦人楊豐旭:30歲生涯軌跡大逆轉,能夠熱愛自己所做的事最珍貴

2021/03/28
陳宏一執導的每部電影都在生產一句話、創作一種概念,是不是有機會顛覆大眾的既定看法...

導演陳宏一: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而非只是當一個替身,成為可有可無的存在

2021/03/27
林昆穎從小沉浸在音樂中,就學時接觸哲學思辨,一路上不設限,持續體驗並整理累積成自...

豪華朗機工林昆穎:盡可能去玩,體驗後隨時整理成自己的活資料庫

2021/03/17
Ken Wong認為,每次遇到的問題,都不過是追逐目標的一個過程而已,問題一但解...

潮流藝術家花臂老王:當我找到想做的事時,我才明白「目標」這兩個字

2021/03/12
台灣著名登山家詹喬愉在2019年5月27日登上全球第一高峰聖母峰。 圖/公視提供

登山家詹喬愉:愈年輕就愈要空出時間給自己,去充實還不足的地方

2021/02/24
在拍電影的現場,傅孟柏說會盡可能讓自己放鬆,越放鬆表演才越有機,表演越有機越容易...

演員傅孟柏:自在更容易讓你遇到機會,患得患失的樣子很難隱藏

2021/02/23
鄭宜農在《孤獨培養皿》中,第一次書寫「自己」。

 圖/吳致碩攝影

鄭宜農:我在各種挑戰中把自己逼到極致,然後變強

2021/02/09
現在的張培仁,有著滾石集團策略長、魔岩文化創辦人、經歷滾石盛世、辦StreetV...

中子創新執行長張培仁:我就任性地做自己,所以我擁有快樂的青春

2021/02/08
樊宗錡是2019年至2020年的兩廳院駐館藝術家。 圖/吳致碩攝影

劇場導演樊宗錡:大膽地面對自己的焦慮,才能更踏實去衝刺夢想

2021/01/26
「萬秀洗衣店」的成功被注意,張瑞夫並不想讓自己成為網紅塑造者、經營者,反而,他把...

「萬秀孫」張瑞夫:如果今天做一件事情是可以影響人的,我就好像可以做得更多

2021/01/16
林柏宏在逐夢道路上經歷的自我懷疑和生命觀察都默默為表演打底,對世界懷抱的強烈好奇...

演員林柏宏:忠實表達喜怒哀樂但不流於發洩,正視情緒讓我的表演更開闊

2021/01/12
為了走過真實的生命,好好感受這一切。人有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和腦袋可以去感受和思考,...

創作歌手柯泯薰:體內到底住著幾個比利不要緊,因為每個思想支線都會回到身上

2020/12/2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