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萬秀孫」張瑞夫:如果今天做一件事情是可以影響人的,我就好像可以做得更多

2021-01-16 13:22 江佩君

「萬秀洗衣店」的成功被注意,張瑞夫並不想讓自己成為網紅塑造者、經營者,反而,他把...
「萬秀洗衣店」的成功被注意,張瑞夫並不想讓自己成為網紅塑造者、經營者,反而,他把「萬秀洗衣店」發展為社會公益平台,希望更多議題被注意。 圖/吳致碩攝影

原本去年是自己的「Gap Year」,機票都訂好準備飛往南美洲的張瑞夫,隨著疫情機票被取消,難得長時間留在台中后里家裡的他,看見阿公、阿嬤有自己幾乎沒見過的茫然模樣。本來只是想讓阿公、阿嬤生活多點樂趣,也為自己留下記憶,開了自家萬秀洗衣店的IG「wantshowasyoung」。萬吉與秀娥在孫子的打理下,換上洗衣店長年未被領取的衣物,把舊衣翻穿出復古潮味,兩人純樸可愛的模樣,短短時間吸粉逾65萬粉絲,讓「萬秀洗衣店」紅遍國內外。透過這過程,不只改變了萬吉與秀娥,也透過他們影響了更多人。

在日常生活裡也可能發生了不起的事情,而我們很多人生命的重要時刻或轉折,很多時候都是因為某人、某事而起到作用與影響。張瑞夫做了一件原本沒有在計劃中的事,「萬秀洗衣店」的爆紅更是他從來沒想過的事。20代時期的張瑞夫,已經了解自己的心之所向,喜歡透過自己從事的行為,讓他人快樂、拉近關係與對社會產生正面意義的事。「萬秀洗衣店」的成功被注意,他並不想讓自己成為網紅塑造者、經營者,反而,他把「萬秀洗衣店」發展為社會公益平台,透過影響力讓大家關注時尚永續與樂齡生活等議題。張瑞夫說到「從小阿公、阿嬤教我一個觀念是『今天你好的話,如果可以幫到別人,就會更好』,所以「如果今天我做一件事情是可以影響人的,我就好像可以做得更多。」

萬吉與秀娥,被孫子張瑞夫改變造型後,兩人質樸又可愛的模樣,吸引超過65萬粉絲追蹤...
萬吉與秀娥,被孫子張瑞夫改變造型後,兩人質樸又可愛的模樣,吸引超過65萬粉絲追蹤。 圖/IG:wantshowasyoung

500輯:請描述一下25歲的你是什麼樣的人?過著怎樣的生活?

張瑞夫(以下簡稱張):25歲時我還在探索很多事情,心中有很多想做的,雖然我在工作,但心中一直在想「有機會可以做點什麼」。我很早就開始工作了,從大學就開始有正職的工作,一路上到過傳產、展覽公司,25歲時我在唱片圈,那時常飛來飛去跟著藝人往對岸跑,從企劃、經紀、媒體都要參與。我一直覺得,在現在開始做自己的事之前,每份工作都是「心有餘力」,所以心裡常掛念著「我還想做些什麼事」。

我學文創的,其實文創並不算一個很專業的技能,也不一定限於某種行業,我們的身份就是介入在每個不同的產業內,用它裡面的故事去包裝,找出它可以的商業模式或方向,在每一個不同產業或職業,我必須要很快的去融入。

張瑞夫:我學文創的,我們的身份就是介入在每個不同的產業內,用它裡面的故事去包裝,...
張瑞夫:我學文創的,我們的身份就是介入在每個不同的產業內,用它裡面的故事去包裝,找出它可以的商業模式或方向,在每一個不同產業或職業,我必須要很快的去融入。 圖/吳致碩攝影

500輯:那時影響你最深的人事物?

張:我想像中有大概兩件事情,在我20歲時,我很記得那天是2009年11月29日,那時我們在牯嶺街辦了兩天的封街市集,當時我是學校總召,封街活動必須要跟當地居民有很深厚的交流、溝通關係。當天下午4點是活動閉幕儀式,那時里長把我們邀上台說「很感謝今年總召張瑞夫……」。他講到這句話我覺得好感動,聽說以前他好像沒記過學生的名字,也表示我們在做的這件事,真的有影響到當地居民。或許我們本來是個介入的外來者,用學生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結果能夠讓他們產生共鳴,讓居民覺得跟我們做一件異於平常生活的事情是有意義的。那時發現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透過我一個行動去讓人的關係拉近,去讓他們接受不一樣的想法或事情。」

另外,同樣在20歲開始,我每年都會辦一個非營利活動「Change Christmas x Strangers」。我當年這樣想,很多人其實生活中可能缺少了一些期待與驚喜,也可能有點落寞或孤寂,耶誕節是很歡樂的節慶,也許有人會想要交換禮物,但是他可能沒有人可以參與。於是,透過網路報名表單讓大家報名參加交換禮物寫下時間、地點,我們會有志工拿著禮物,交到你的手上再把你的禮物帶走,我們要求每個人都要手寫一張卡片,你可以透過卡片去認識參與交換禮物的其他人。

20代時期的張瑞夫,已經了解自己的心之所向,喜歡透過自己從事的行為,讓他人快樂、...
20代時期的張瑞夫,已經了解自己的心之所向,喜歡透過自己從事的行為,讓他人快樂、拉近關係與對社會產生正面意義的事。 圖/吳致碩攝影

我們有太多時候都是為了得到一個結果而去做件事。有志工跟我說,他們以前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做一件不求回報的事情,甚至自掏腰包負擔交通費,但當拿禮物給別人時意外發現,這個人是很真心的感謝,也會有人幫志工準備了熱飲或多準備一份禮物或卡片給志工。後來也有志工把這個活動帶到他們所居的城市去,最後全球現在有二十多個城市辦過這個活動。

我就是很喜歡這種「可能因為我一件事情、做法,別人參與後得到他們沒有得到過的快樂」,也可能因為這樣,他們也會感染身邊的人,去做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大概就是這兩件事,在我20代影響最深。

500輯:個性與生命方向輪廓大概在幾歲就明確知道了?

張:大學時我並沒有很明確知道我到底要做什麼樣類型的工作,因為文創就是什麼都可以介入的。可是我很明確知道,我希望做的是「能夠改變關係、產生關係」,我對很多事情很容易產生情感,一開始很想走的職業方向是傳統產業,因為我覺得傳產很需要被看見、並需要一些改變的,像我曾經跑去陶瓷廠,幫他們做品牌。我生命的輪廓跟方向也差不多在大學確立,透過辦各式活動,接觸、認識人,我發現到我真的很喜歡「別人可能因為我做的事而開心。」我很希望透過我做的這件事,對別人有正面的影響。

「可能因為我一件事情、做法,別人參與後得到他們沒有得到過的快樂」,張瑞夫說,可能...
「可能因為我一件事情、做法,別人參與後得到他們沒有得到過的快樂」,張瑞夫說,可能因為這樣,他們也會感染身邊的人,去做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 圖/吳致碩攝影

500輯:隔代教養長大的你,成長過程相較別的同學有沒有什麼不一樣,對你的個性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張:我爸爸在中油上班,年輕時為了要升職需要各地輪調,或者他輪班時,半夜上班早上回來睡覺,我跟他見面的時間不多,但我爸爸對我很好,他想努力賺錢讓我讀書。大部分時間都是阿公、阿嬤照顧我,幫我準備早餐、帶便當、幫我簽聯絡簿,東西忘記帶他們送到學校給我,以及帶著我跟著他們長輩活動出去玩,也因為這樣子我從小就學會跟長輩、跟陌生人相處,知道禮貌這件事很重要。

隔代教養在鄉下真的非常多,反而是單親這個議題會被大家看得比較不一樣,特別是十幾二十年前在我們鄉下,大家會認為單親的小孩容易變壞。所以學校反而會用很多方法約束,像是下課時怕你回家沒人顧,所以特別開個班讓你讀書,學校做這件事情他們可能立意良好,可是這樣子只會讓你跟別人不一樣,讓你的標籤被貼得更大。小時候的作文一定要你寫「我的媽媽」,或是班級家長會大部分都是媽媽來,結果我是阿嬤來,小朋友就覺得為什麼是你阿嬤來?小時候我也會害怕去講單親這件事,那時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講。

我知道大家對單親容易有負面印象,我就更不希望讓別人有這種印象,我要顛覆這個印象,反正我又不是不會讀書,我就讀給你看,我什麼都可以嘗試,我去畫畫、我去參加演講,我想要做得比別人好。

阿公、阿嬤帶大的張瑞夫,從小就學會跟長輩、跟陌生人相處;他也知道大家對單親容易有...
阿公、阿嬤帶大的張瑞夫,從小就學會跟長輩、跟陌生人相處;他也知道大家對單親容易有負面印象,更要顛覆這個印象,想要做得比別人好。 圖/吳致碩攝影

500輯:你認為20代跟30代的你,有什麼不一樣?

張:雖然我在二十幾歲時認為自己好像無所不能,什麼都可以做,可是我很小心,雖然我工作得心應手,但除了「Change Christmas x Strangers 」,我想做的其他的事情一直沒有去實踐。我認為一切都要準備好才可以開始去做那件事情,因為「我很害怕失敗」,很害怕這件事可能不會得到大家的讚賞或認同,或者因為沒準備好而失敗。

可是我現在到了三十歲階段心態不一樣,我可能不久會有小孩、會有家庭,如果到那個時候,我可能更不敢去賭注式的做很多事情。反而現在覺得「我想做就去做」,因為現在不做以後真的可能沒機會了,做了就算失敗,我也還可以從新再開始。

張瑞夫說,二十幾歲的我很謹慎小心很怕失敗,反而現在覺得「我想做就去做」,因為現在...
張瑞夫說,二十幾歲的我很謹慎小心很怕失敗,反而現在覺得「我想做就去做」,因為現在不做以後真的可能沒機會了,做了就算失敗,我也還可以從新再開始。 圖/吳致碩攝影

500輯:開設「萬秀洗衣店」IG後瞬間紅遍國內外,在這之後,對阿公、阿嬤的影響?對你的影響?

張:以前每天都會有人來我們家坐,但那些人在這十年內也慢慢消失了,阿公、阿嬤朋友變少了,他們無聊的時間變多了就開始發呆啊,或望著前方茫然,我看到那個畫面真的覺得可怕又難過。我便覺得那不然開始來做一點什麼事情好了,一方面也可以讓他們透過拍照、跟我說話,至少會化解一些無聊,那我也可以留下生命中的紀錄,是這樣開始的。

這件事後,我會給阿公、阿嬤看各國粉絲的留言,他們好像重新找到了自己存在的價值,也開始回去翻他們年輕的照片,來證明以前很時髦。阿公、阿嬤也開始會去跟別人傳達「我只是年紀大,我不是老」、「要活就要動」的概念,認為自己也可以影響到別人。阿公說「如果健康允許我會繼續做這件事情」,他們也發生了很多新的可能,像是去走時裝周紅毯、見到明星,他們原本可能會放棄用3C,因為這樣,阿公開始願意用3C也開了IG帳號,因為他想要傳給他的朋友分享,他們變得不會只活在過去,開始接受跟年輕世代的溝通。

「萬秀洗衣店」IG推出後,不只讓萬吉、秀娥重拾存在價值,激勵其他年長者就算年紀大...
「萬秀洗衣店」IG推出後,不只讓萬吉、秀娥重拾存在價值,激勵其他年長者就算年紀大也可以活得很年輕。 圖/IG:wantshowasyoung

看到他們這些變化,我也收到很多回饋,有人跟我說,看到你們這樣我要珍惜我的阿公、阿嬤;看到你po文我剛打電話給我阿公;也有很多國外老人家傳訊息說,你們這樣子很棒,我要跟你們學習。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如果今天我做一件事情是可以影響更多人的,我就好像可以做更多,也才有現在後來這些不同的計畫。」

500輯:在「萬秀洗衣店」後,你推出衣物循環平台募資,接下來還想做些什麼事?

張:衣物循環平台「重新定衣計畫」想法來自於,開IG之後發現,很多網友粉絲很意外原來洗衣店有那麼多沒人來拿的衣服,同時也想要這些衣服,我發現有這種需求後,便想為洗衣店長久有衣物被遺忘而囤積的生態做一些改變。這個循環平台想串連台灣甚至全球洗衣店把客人遺忘的衣物重新上架;很多人沒辦法接受環保二手衣的原因是,他們不知道衣服的來源或乾淨的程度,所以衣物被下訂後,再由洗衣職人做專業清洗後,送到新的主人手中,減少地球資源浪費。

且平台盈餘也不是進到萬秀洗衣店,我們會拿來幫助弱勢家庭、獨居老人,希望透過我們去幫到另一個庇護工場,過去大家可能覺得幫助獨居者,就是給物資、給錢或服務,但其實沒想過可以幫助獨居者洗被子、洗織品,我認為他們的生活是需要被照顧的,而寢被、衣物跟他們身體密切接觸,不好好照料反而容易影響健康,如果他們生活獲得改善更加健康的話,資源也可以分享給其他更多需要的人。

張瑞夫認為「萬秀洗衣店」已經不只是個洗衣店,而是個概念、精神,是個IP,可以透過...
張瑞夫認為「萬秀洗衣店」已經不只是個洗衣店,而是個概念、精神,是個IP,可以透過影響力讓大家關注某個議題。 圖/吳致碩攝影

很多人建議我,你們趕快去印一些衣服賣一賣,就算只有10萬人買、一件100塊,也是1千萬就有了,可是我不想這麼做。現在對我來說,「萬秀洗衣店」它已經不只是個洗衣店,我認為它是個概念、精神,是個IP,可以透過影響力讓大家關注某個議題,它可以是永續,也可以是傳達樂齡觀念的精神,我想要幫助到很多不同面向的人,透過這個平台被看見。你說65萬粉絲很多嗎?或許不多,可是至少有人願意看我們,我希望萬秀是個拋磚引玉的角色,我們現在這群志工夥伴們,每個月去走訪需要被服務的機構,透過行動可以起到一些「改變」,這是我之後持續會做的事情。

剛好今年也是萬秀洗衣店70周年,有可能上半年會在后里辦一個節慶,透過我們的力量,讓一些台灣很努力的小品牌,或是偏鄉在地青年做的一些很棒的事能夠被大家看到,希望對這些人有意義也對后里有意義,回饋自己家鄉。

500輯:生命中有特別辛苦、挫折的階段嗎?那時幫助你走出來的關鍵?

張:好像沒有,但這個沒有是因為「我會很努力的去解決問題」,可能跟成長背景有關,我不喜歡麻煩別人。我也常常會有完蛋了、覺得做不出來了,對現在在做的事情也會想,我為什麼要放棄薪水,做一個把全部存款壓上去的平台,真的會這樣懷疑自己,可是我會想辦法去解決,去相信自己在做的事情。

二十幾歲時的我,對現況不滿足或自己的不足,才會想很多而不敢去實踐,而且那時我臉皮很薄,很怕去拜託別人;我現在的每一步都是我以前沒做過的事情,內心當然還是害怕恐懼的成分居多,但我現在的心態,就是努力去做我現在可以做的事情,因為它好像真的有影響一些人、幫助到一些人。當然我在做這個平台、成立公司一定會有很多成本,反正我就把存款花下去,頂多失敗了我再去賺錢就好了,我現在的心態是這樣,能夠多影響一點就多做一點,反正我現在沒什麼特別的包袱。

張瑞夫說,透過行動可以起到一些「改變」,這是之後持續會做的事情。 圖/吳致碩攝影
張瑞夫說,透過行動可以起到一些「改變」,這是之後持續會做的事情。 圖/吳致碩攝影

500輯:會給正在努力實踐自我、目標的青年什麼建議?

張:我覺得就是要相信自己的信念、就去試試看,不要太容易被社會框架所綑綁,我舉個例,像我想要開始拍阿公、阿嬤的時候,我也沒什麼信心,跟身邊朋友們分享我想要做這件事情,結果很意外發現很多人跟我說,你想要做這個幹嘛?你有什麼利益?做這件事能不能賺到錢?你做這件事能得到什麼?……我很意外自己的朋友不少人有這樣的回饋,那當然因為這樣我更不爽,就是要做出來。

如果我自己沒跨出那步、沒去做,就不會有後來這些產生,以及對別人產生的改變、影響。也許會有年輕人認為說,我不知道怎麼做,所以不敢去做。我認為你就試著去做,只要你願意去做,就可能有人受到你的影響,甚至會有很多比你厲害的人,願意加入你一起做這件事。

我以前認為謹慎是必然的,我會做完所有的功課才決定我要不要做,但現在我覺得失敗也沒關係,因為可以透過失敗去知道哪裡的不足。不要去害怕失敗或是因失誤產生的惋惜,因為這個過程會讓自己成長,包含你可以用失敗的經驗去調整,也會因為你的投入去學習到新的東西。

張瑞夫給正在努力實踐目標的青年建議,要相信自己的信念、就去試試看,不要太容易被社...
張瑞夫給正在努力實踐目標的青年建議,要相信自己的信念、就去試試看,不要太容易被社會框架所綑綁,不要去害怕失敗產生的惋惜,因為這個過程會讓自己成長。 圖/吳致碩攝影

張瑞夫

「萬秀洗衣店」第三代,萬秀洗衣店IG「wantshowasyoung」幕後推手,現在也常被稱為「萬秀的孫子」。「Change Christmas x Strangers」總召集人、萬秀孫文創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目前推出衣物循環平台「重新定衣計畫」募資,架設「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衣物找回全新價值。

最新文章

動態自造實驗室創辦人李柏廷從小就充滿好奇心,抱持著熱情嘗試任何新事物。 圖/吳致...

動態自造實驗室創辦人李柏廷:真正有價值的,不在於機器,而在於想法的流動

2021/10/15
銀牌於李智凱並非終點,而是前往下一個里程碑的起點。記者王聰賢/攝影

「鞍馬王子」李智凱:遇到瓶頸沒關係,你還有瓶身跟瓶蓋

2021/10/08
活在當下,珍惜得到的所有,是王策一貫的生活態度。 圖/沈昱嘉攝影

王策:世界本就不完美 也沒必要追求完美

2021/10/07
李漢強工作照。圖/朋丁提供

藝術家李漢強:希望大家可以在我的作品裡呼吸一點新鮮空氣

2021/09/16
陳小曼從建築設計走向食物設計之路,但內在的建築魂始終未離身,這幾年,她做的事與身...

食物設計師陳小曼:如果你有所追求,千萬不要妥協

2021/09/07
易柏翔在創立Room by Le Kief支初的目標,就是要入選亞洲50大酒吧。...

Room by Le Kief 主理人易柏翔:設定目標維持熱情,別因從眾抹滅自身的獨特性

2021/08/24
守夜人的團長旭章和主唱稚翎,是兩位成長背景截然不同的音樂人。今年第32屆金曲獎入...

守夜人團長旭章、主唱稚翎:與其努力掙脫憂鬱枷鎖,不如想想如何和憂鬱共處

2021/06/05
10年前,28歲的徐震與同樣身在倫敦的台灣設計人一起創立了「嘖嘖zeczec」。...

嘖嘖創辦人徐震:看完就忘了吧!跳脫別人的故事,別被框架給迷惑

2021/05/06
創業路從夜市起家的郭庭瑋,對fine dining料理界的人來說,可說是像突然從...

Embers主廚郭庭瑋:學會檢視自我,在工作之中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2021/04/25
徐堰鈴認為自己恰好身處劇場發展的黃金時代,積極接觸厲害的表演老師與劇團。 圖/余...

劇場演員徐堰鈴:更微小細心地對待每個人,這是表演教我的事

2021/04/13
林木材說,如果紀錄片可以讓像我這樣的人改變想法,應該也有力量去改變其他人。 圖/...

TIDF策展人林木材:相信紀錄片能讓人看到更廣闊的世界,解答人生的一些問題

2021/04/12
目前擔任台南人劇團駐團導演的蔡志擎,今年帶著原創的《年夜飯》與改編自莎劇的《泰特...

劇場編導蔡志擎:「迫切感」能刺激創作或生活,但也要偶爾提醒自己緩下來

2021/03/29
楊豐旭在30歲時生涯軌跡大逆轉,毅然走向自己所愛的甜點烘焙之路。 圖/吳致碩攝影

TERRA土然創辦人楊豐旭:30歲生涯軌跡大逆轉,能夠熱愛自己所做的事最珍貴

2021/03/28
陳宏一執導的每部電影都在生產一句話、創作一種概念,是不是有機會顛覆大眾的既定看法...

導演陳宏一: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而非只是當一個替身,成為可有可無的存在

2021/03/27
林昆穎從小沉浸在音樂中,就學時接觸哲學思辨,一路上不設限,持續體驗並整理累積成自...

豪華朗機工林昆穎:盡可能去玩,體驗後隨時整理成自己的活資料庫

2021/03/17
Ken Wong認為,每次遇到的問題,都不過是追逐目標的一個過程而已,問題一但解...

潮流藝術家花臂老王:當我找到想做的事時,我才明白「目標」這兩個字

2021/03/12
台灣著名登山家詹喬愉在2019年5月27日登上全球第一高峰聖母峰。 圖/公視提供

登山家詹喬愉:愈年輕就愈要空出時間給自己,去充實還不足的地方

2021/02/24
在拍電影的現場,傅孟柏說會盡可能讓自己放鬆,越放鬆表演才越有機,表演越有機越容易...

演員傅孟柏:自在更容易讓你遇到機會,患得患失的樣子很難隱藏

2021/02/2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