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守夜人團長旭章、主唱稚翎:與其努力掙脫憂鬱枷鎖,不如想想如何和憂鬱共處

2021-06-05 18:14 蕭岷峰

守夜人的團長旭章和主唱稚翎,是兩位成長背景截然不同的音樂人。今年第32屆金曲獎入...
守夜人的團長旭章和主唱稚翎,是兩位成長背景截然不同的音樂人。今年第32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公布,他們不負眾望,二度叩關金曲殿堂。 圖/吳致碩攝影

2017年,獨立演唱組合守夜人集結近一萬則失眠網友的留言,並於2019年底推出〈我睡不著〉單曲,引發社群熱議,至今已累積超過四百萬的觀看次數。從臉書「團體枕聊計畫」到Instagram「集光計畫」,作為集體創作的代表性樂團,團長旭章甚至說自己是個熬夜大半輩子的人,守夜人不斷透過音樂在社群平台傳遞溫暖,無時無刻安撫每一個螢幕背後焦慮、孤獨、失眠的靈魂。

守夜人成團以來歷經團員重組、市場考驗與自我懷疑,才終於在音樂中找到屬於自己的速度與節奏。今年第32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公布,他們也不負眾望,二度叩關金曲殿堂。《500輯》邀請守夜人的團長旭章和主唱稚翎,這兩位成長背景截然不同的音樂人,分享這個時代他們與社群的連結,以及屬於他們的質青時代

500輯:想先請兩位分享一下,25歲的你是什麼樣的狀態,過著怎麼樣的生活?

旭章:25歲的我是非常願意瘋狂的,每次有演出或是寫歌創作的機會,我都是無後顧之憂的;相較之下,現在有練團室的房租、工作室的房租、員工的薪水、團員夥伴的未來等壓力,有時真的不得不把瘋狂的那一面收起來。偶爾會很懷念那時候的自己,因為有過這麼瘋狂的生活,我才能成為與世界有連結的創作人。

稚翎:我還沒到達25歲這個年紀,目前是一個剛畢業不久的新鮮人。在台灣社會,大家好像得遵循一個隱形的規則,幾歲應該要做什麼、幾歲應該要達成什麼目標?但幸好我是一個創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中,會更確定自己要的是什麼,以及理解自己心裡面的運作,或許25歲的我會更知道自己的方向。

500輯:是何時決定音樂要作為自己的志業呢?有沒有啟蒙你們的人事物?

旭章:音樂事業上,我的貴人是李壽全、陳建騏老師,他們讓我有機會去當許多人的樂手,像是陳綺貞、柯泯薰、柯智棠、安溥等。那時候當樂手很開心,舞台經驗也給我許多養份,但我還是希望可以帶一些Concept到這個世界上,後來和許多前輩的交流,更鼓舞我做一個發想者和Composer Artist,於是成立工作室,嘗試寫提案、補助,畢竟要先養活自己、也要有預算去做音樂。


稚翎:我19歲的時候,一直在思考自己能做什麼、存在的意義又是什麼?我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我不確定什麼對我而言是正確的路,所以我就和大家一樣讀書、上大學,循規蹈矩地活著。直到我遇到旭章,他真的可以說是我的貴人。我一直在當大人口中的乖學生、好孩子,我一開始不敢去打破大人訂下的規則,一直有個底線在限制著我,但旭章一路激發我、鼓勵我,希望未來我可以和他一起更瘋狂地Rock!

稚翎說,她一直在當大人口中的好孩子,不敢去打破大人訂下的規則,但希望未來可以像旭...
稚翎說,她一直在當大人口中的好孩子,不敢去打破大人訂下的規則,但希望未來可以像旭章一樣更瘋狂一點。 圖/吳致碩攝影

500輯:俄語系的稚翎在畢業前去了俄羅斯一趟,這趟旅程有帶給你什麼嗎?

稚翎:我是一個蠻隨心所欲的人,當下覺得好,我就會照著想要的那個方向前進。一到俄羅斯,我最不能適應的就是人際關係,作為一個交換生與其他不熟識的人一起生活,真的很容易就會接收到他人的負面情緒,而我也不知道如何去抒發。但在交換前其實已經認識旭章,那時候我有跟旭章一起合作一首〈Bring The Light〉,才發現創作其實就是一個情緒的出口。

500輯:2020年守夜人發行第二張專輯《使者》,以「交流」作為主題,紀錄了你們對於社群的觀察。其中〈逃離演算法〉、〈謝謝演算法〉一樣的旋律卻對社群存有不一樣的觀點與態度,請問你們如何看待當今社會的高度社群連結?

旭章:第一個是先感謝演算法,畢竟如果沒有社群、大家的口耳相傳,守夜人就不會被看見,還記得那時候守夜人YouTube頻道下面常會有人留言寫下,「謝謝演算法帶大家認識守夜人。」

〈謝謝演算法〉就是謝謝這麼實際的事情,但〈逃離演算法〉則是闡述我們陷入一種焦慮,像是,我今天要Po什麼啊?我要找什麼東西來引起大家的注意?我要怎麼讓自己作品的好也可以反映在票房上?真的會有一種「用了就回不去」的感覺,像現在如果限時動態空著,就會覺得是一種罪過。

旭章:後來聽到一些危言聳聽的說法,像是如果發太少限動觸及率會下降,那時候就心想:「天啊,我一定要一天Po很多限動!」然後就寫出〈逃離演算法〉了,我真的是被社群數字綁架到爆炸。

稚翎:不被數字綁架這件事情講得輕巧,但其實很難!我很常因此否定自己,只是我不會讓別人發現,當我面對這些情緒的時候,我喜歡去接觸大自然,看著延綿的山巒、遼闊的天空,你就會意識到自己不需要這麼鑽牛角尖。

旭章:我們平常跟這群人(TGOP)都還蠻友好的,展瑞曾提及他也經歷過被數字綁架,但現在他成功度過了,鼓勵我不要太在意。我曾經以為我永遠都不會被社群平台的數字綁架,但自從守夜人開始有聲量以後,我反而被迫在意起這些數字。像〈我睡不著〉有四百萬觀看次數,但不可能每一首都有這樣的成績,你就會擔心別人說:「你看吧!就一首!」所以我要一直去突破心房、和自己對話,我存在的目的就不是為了要被誰檢視,而《使者》這張專輯就這樣誕生了。


500輯:這一次的專輯排序其實是有一個情緒軸線,從「厭世」到「溫暖」,你們會期待聽眾朋友聽完整張專輯有什麼樣的收穫嗎?

旭章:有些人聽死黑金屬團,他內心充滿了感動,有些人則一定要聽到空靈的音樂才會有共鳴。所以這張專輯的曲序比較像是,晚上本來就會有很多的情緒,我們不想要只講難過的事情去販賣悲傷,因此這一次同時安排了比較輕快,甚至有點Jazz、R&B的曲風,就是希望讓大家可以去感受快樂。

戴上耳機、跟著旋律不自覺的晃動、在自己的房間裡面沒有人觀察你,這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平時在上班、在人群中、甚至現在還有網路社群,我們無時無刻都被觀察著,其實是很累的。這張專輯本身的預設就是當你不被觀察時,你可以聽的歌單!

500輯:身處在社群時代,你們要如何消化不符合自己或他人期待這件事?

稚翎:我之前一直很努力想要符合別人的期待,這讓我卡在一個很矛盾的心理狀態。但後來發現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你才可以與自己對話,並且試著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因此,現在我的態度就是隨便他們!(笑)

旭章:現在的守夜人,可以說是相對成功,但也越來越有包袱。像我現在已經變成很多網友們的樹洞,他們會傳訊息給我說:「團長我現在心情很差可以治療我嗎?」有時候內心就會想:「真的就這麼容易不快樂嗎?」但我還是會帶著微笑地說:「沒關係會過去的!」

這算是一個枷鎖吧!我還在平衡這件事情,可能要在別的IP才能釋放我中二的那一面。像我有一個Podcast叫做《安眠巫師》,我通常會在那個IP裡宣洩負能量;或是在Live演出,我講話就會變回很賤的那一面,「枕友們」應該就可以慢慢感覺出來,這才是真正的我。

旭章說,既然都已經出來走跳的話,一定要想辦法達到一個位置,或是做某些事情得到別人...
旭章說,既然都已經出來走跳的話,一定要想辦法達到一個位置,或是做某些事情得到別人的認同,你再去說你想要退隱過日子。 圖/吳致碩攝影

500輯:身在社群時代,你們覺得究竟要為了什麼而努力?

稚翎:應該要為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而努力,就算跟別人不一樣又怎樣。不要這麼容易地被別人的期望綁架了,有時候你為別人努力過了頭,到頭來一場空會更有失落感。

旭章:蔡康永的金句良言是有影響到我的,既然都已經出來走跳的話,一定要想辦法達到一個位置,或是做某些事情得到別人的認同,你再去說你想要退隱過日子。之前我有觀察到很多年輕人會說自己看淡很多事情,但事實上他們根本什麼都還沒看過,有一天才發現自己什麼心願都沒有達成,這很可惜。因此我誠心的建議,不要放棄任何可以經歷的體驗。

500輯:身為淨化系演唱組合的團長和主唱,會給努力掙脫憂鬱枷鎖的人什麼建議?

稚翎:我發現身邊一些朋友,其實內心是很脆弱的,他們會把自己的生活填滿,努力的想證明些什麼。看到這樣狀態很讓人擔心,如果你發現自己也是這樣,記得要預留一些休息時間。很多的情緒是需要釋放和恢復的,留給自己一些彈性,才能繼續往下一個階段邁進。

旭章:守夜人的角色其實很像觀察者,我們看到很多人努力地掙脫憂鬱枷鎖,聽他們敘述自己的痛苦,問我們該怎麼辦。對我而言,與其努力,不如想想如何和憂鬱共存吧。

憂鬱是不可能掙脫的,痛苦就是存在的,只是痛苦指數今天是偏高還是偏低。如果它今天很高,你就要想辦法犒賞自己,像是去大吃一頓;如果它今天很低,或許你也不用努力掙脫,就可以好好過日子了。因此你就承認有憂鬱枷鎖吧,努力什麼就免了,那是沒用的。

而這也是我們創作的契機,就是希望告訴大家,其實我們都有憂鬱枷鎖,但那又怎樣,我們還不是就這樣活著。

守夜人希望透過創作告訴大家,其實我們都有憂鬱枷鎖,但那又怎樣,我們還不是就這樣活...
守夜人希望透過創作告訴大家,其實我們都有憂鬱枷鎖,但那又怎樣,我們還不是就這樣活著。 圖/吳致碩攝影

守夜人

2016年正式成軍發表作品,守夜人Night Keeper是少數擁有不同身份的創作組合,持續跨界電玩、電影、人工智慧整合推出作品。以「淨化系」的獨特男女和聲,扮演聽眾的療癒使者,在音樂圈活躍著。社群媒體是樂團相當重要的創作靈感來源,守夜人接連推出迷你專輯《團體枕聊計畫》、專輯《使者》,集結眾多網友生命經驗的吉光片羽,製作出一封封獻給這個社群世代的雲端手作情書。

◎ 特別感謝:小青苑 Cyan Cafe

◎ 責任編輯:翁家德

推薦閱讀

音樂人陳建騏:樂在把聲音和影像當生活的人生

創作歌手柯泯薰:體內到底住著幾個比利不要緊,因為每個思想支線都會回到身上

最新文章

李漢強工作照。圖/朋丁提供

藝術家李漢強:希望大家可以在我的作品裡呼吸一點新鮮空氣

2021/09/16
陳小曼從建築設計走向食物設計之路,但內在的建築魂始終未離身,這幾年,她做的事與身...

食物設計師陳小曼:如果你有所追求,千萬不要妥協

2021/09/07
易柏翔在創立Room by Le Kief支初的目標,就是要入選亞洲50大酒吧。...

Room by Le Kief 主理人易柏翔:設定目標維持熱情,別因從眾抹滅自身的獨特性

2021/08/24
守夜人的團長旭章和主唱稚翎,是兩位成長背景截然不同的音樂人。今年第32屆金曲獎入...

守夜人團長旭章、主唱稚翎:與其努力掙脫憂鬱枷鎖,不如想想如何和憂鬱共處

2021/06/05
10年前,28歲的徐震與同樣身在倫敦的台灣設計人一起創立了「嘖嘖zeczec」。...

嘖嘖創辦人徐震:看完就忘了吧!跳脫別人的故事,別被框架給迷惑

2021/05/06
創業路從夜市起家的郭庭瑋,對fine dining料理界的人來說,可說是像突然從...

Embers主廚郭庭瑋:學會檢視自我,在工作之中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2021/04/25
徐堰鈴認為自己恰好身處劇場發展的黃金時代,積極接觸厲害的表演老師與劇團。 圖/余...

劇場演員徐堰鈴:更微小細心地對待每個人,這是表演教我的事

2021/04/13
林木材說,如果紀錄片可以讓像我這樣的人改變想法,應該也有力量去改變其他人。 圖/...

TIDF策展人林木材:相信紀錄片能讓人看到更廣闊的世界,解答人生的一些問題

2021/04/12
目前擔任台南人劇團駐團導演的蔡志擎,今年帶著原創的《年夜飯》與改編自莎劇的《泰特...

劇場編導蔡志擎:「迫切感」能刺激創作或生活,但也要偶爾提醒自己緩下來

2021/03/29
楊豐旭在30歲時生涯軌跡大逆轉,毅然走向自己所愛的甜點烘焙之路。 圖/吳致碩攝影

TERRA土然創辦人楊豐旭:30歲生涯軌跡大逆轉,能夠熱愛自己所做的事最珍貴

2021/03/28
陳宏一執導的每部電影都在生產一句話、創作一種概念,是不是有機會顛覆大眾的既定看法...

導演陳宏一: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而非只是當一個替身,成為可有可無的存在

2021/03/27
林昆穎從小沉浸在音樂中,就學時接觸哲學思辨,一路上不設限,持續體驗並整理累積成自...

豪華朗機工林昆穎:盡可能去玩,體驗後隨時整理成自己的活資料庫

2021/03/17
Ken Wong認為,每次遇到的問題,都不過是追逐目標的一個過程而已,問題一但解...

潮流藝術家花臂老王:當我找到想做的事時,我才明白「目標」這兩個字

2021/03/12
台灣著名登山家詹喬愉在2019年5月27日登上全球第一高峰聖母峰。 圖/公視提供

登山家詹喬愉:愈年輕就愈要空出時間給自己,去充實還不足的地方

2021/02/24
在拍電影的現場,傅孟柏說會盡可能讓自己放鬆,越放鬆表演才越有機,表演越有機越容易...

演員傅孟柏:自在更容易讓你遇到機會,患得患失的樣子很難隱藏

2021/02/23
鄭宜農在《孤獨培養皿》中,第一次書寫「自己」。

 圖/吳致碩攝影

鄭宜農:我在各種挑戰中把自己逼到極致,然後變強

2021/02/09
現在的張培仁,有著滾石集團策略長、魔岩文化創辦人、經歷滾石盛世、辦StreetV...

中子創新執行長張培仁:我就任性地做自己,所以我擁有快樂的青春

2021/02/08
樊宗錡是2019年至2020年的兩廳院駐館藝術家。 圖/吳致碩攝影

劇場導演樊宗錡:大膽地面對自己的焦慮,才能更踏實去衝刺夢想

2021/01/2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