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寫在後疫情時代】陳若齡/阿姆斯特丹用「甜甜圈」找回人與世界的平衡

2020-05-22 08:02 陳若齡(文字工作者)

雖然沒有硬性封城鎖國,但阿姆斯特丹街頭幾乎不見人跡,遊客、腳踏車、汽車和電車交錯...
雖然沒有硬性封城鎖國,但阿姆斯特丹街頭幾乎不見人跡,遊客、腳踏車、汽車和電車交錯場面恍如昨日。 圖/陳若齡攝影

雖然沒有封城鎖國,到現在絕大多數的荷蘭人外出也都不戴口罩,但走在街頭,因為疫情,阿姆斯特丹的日常還是有什麼不一樣了,最明顯的,就是人少了很多。一場世紀肺炎,就像按下了刪除鍵,瞬間刪去遊客接踵身影和喧嘩,今昔相比實在冷清,但和我一樣也是移居到這,住在市中心的Charlotte卻說,「這才是我認識且喜歡的阿姆斯特丹,太舒服了(It’s so gezellig)」

可不是呢,這天,我從林布蘭廣場一路散步到約丹區,兩岸扶疏、點綴嬌豔花朵的運河美景依舊,春日陽光稀薄伴著透著涼意的陣風,電車緩緩駛過,雖然喜歡的咖啡館和小店大多沒開,略過疫情的陰影,倒也愜意悠閒,朋友說,少了遊客,和鄰居有時坐在戶外,隔著距離聊天曬太陽,彷彿回到阿姆斯特丹還不是觀光城市時的老時光,雖不熱鬧但很是美好

Charlotte的感覺不難理解,畢竟這個人口不過114萬的城市(台北約264萬),每年要迎接約1900萬的遊客,這是千禧年時的阿姆斯特丹市民所沒想到的,當時面臨經濟衰退、人口危機,因此政策和發展方向積極朝商業化發展,但隨著商機繁榮和旅遊業快速成長,伴隨而來的是惱人髒亂和喧鬧,還有為吸引遊客單調制式的商店以及備受影響的當地居民生活。

林布蘭廣場上僅有保持社交距離聊天的人,原本圍繞林布蘭的「夜巡」群體青銅像已被移走...
林布蘭廣場上僅有保持社交距離聊天的人,原本圍繞林布蘭的「夜巡」群體青銅像已被移走,更顯冷清。 圖/陳若齡攝影

這次疫情,終於讓城市有了喘息的機會,一味以經濟成長為導向的發展或許有機會得到修正,疫情浩劫過後,當各國城市都亟於重振經濟、企圖恢復往日生活時,阿姆斯特丹卻視為一個改變的契機,上月發表的「2020─2025年循環策略」(Amsterdam Circular Strategy 2020-2025),主要目標不是增長經濟或增加生產總值,而是要讓城市發展能對人類和地球更好。

循環經濟其實不是新鮮詞,荷蘭在2016年就以領頭羊之姿公布「2050年荷蘭循環經濟願景」(A Circular Economy in the Netherlands by 2050),計畫於2050年達到「零廢棄物」、全面性資源循環等目標。阿姆斯特丹的作法,是響應也是進一步落實,更成為首個公開依循並具體執行英國經濟學者凱特拉沃斯(Kate Raworth)提出的「甜甜圈經濟學」的城市,要將社會和環境議題納入經濟考量,重新思考什麼樣經濟模式,才能讓人類能永續生存。

經濟學者凱特拉沃斯設計出提出的甜甜圈經濟架構。 圖/摘自Kateraworth....
經濟學者凱特拉沃斯設計出提出的甜甜圈經濟架構。 圖/摘自Kateraworth.com

「甜甜圈經濟學」簡單來說,是將傳統GDP曲線以內外兩個圈圈來呈現,外圈代表地球環境生態可承受的極限,包括臭氧層耗損、空污、氣候變遷、海水酸化等,內圈則是人類社會的基本需求,如能源、健康、教育、性平、住屋和工作等,兩者之間也就是「甜甜圈」的圓環部分,就是能讓人類安全且有尊嚴的生活,又不破壞地球,是人和環境共存榮的境界。

阿姆斯特丹的「甜甜圈」願景,說遠大其實也很務實,小至生活中的惜食餐廳、家庭和學校的食物浪費教育、電動車及其共享平台(上網隨時可以預約),社區的二手與維修店(延長物品使用壽命),大至營建材料,食品製造商,甚至是時尚產業的創新科技等,食衣住行都可見。循環經濟的概念雖從2016年起就是進行式,但如阿姆斯特丹副市長Marieke van Doorninck所說,疫情促使了改變,讓人更能從健康和社會的角度去思考,而不僅是追求經濟成長。

阿姆斯特丹近郊的運河人家,美景如畫。 圖/陳若齡攝影
阿姆斯特丹近郊的運河人家,美景如畫。 圖/陳若齡攝影

在經濟正受打擊衰退、失業率攀升之際,進一步落實這項政策看似理想化,但誠如前英國首相邱吉爾於二戰結束時的名言:「永遠不要浪費一場好危機(Never let a good crisis go to waste)。」最壞的時候往往也是秩序重整的良機,從日常生活、公司企業到政府的政策,如果能重新思考其行為對整個社會和環境的影響,從而做出更人道並環保的決策,未來整體或許會有更健全的發展,甚或能避免再有如這次疫情的浩劫。

當下次能再造訪這兒時,或許你會發現一樣迷人但很不一樣的阿姆斯特丹。

註:英國《泰晤士報》曾指出,"Gezellig"為全球十大最難翻譯詞的第6名,無法以單一個詞彙直譯,最容易理解且適用於各種場合的翻譯就是:「很讚、很舒服的氛圍」。

推薦閱讀

【寫在後疫情時代】高琹雯/此刻人們出門吃飯的理由

【寫在後疫情時代】北川富朗/當普世價值發生變革,美術的角色將更受重視

陳若齡

陳若齡

資深文字工作者,曾任十多年精品消費記者/編輯,計畫趕不上變化的移居荷蘭開啟第二人生,不甚積極進取但好奇喜新,持續在不同城市分享生活日常和趨勢觀察。

最新文章

敦南誠品歇業,不只是一間書店的結束,而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圖/李惠貞攝影

李惠貞/緬懷敦南誠品之餘,更該思索書店存在的意義

2020/05/28
旅行的不同之處在新經驗的量和多樣性,實際上是其他人類活動難以比擬的。 圖/Dav...

【當代冒險】感官創造記憶,旅行帶來新知

2020/05/27
現場演唱會永遠有它存在的魅力和獨特性,不可能被取代。 圖/擷取自源活娛樂臉書專頁

【寫在後疫情時代】陳鎮川/人生不能只會做一件事情

2020/05/27
能高越嶺道夕陽雲海。 圖/雪羊提供

【當代冒險】勇敢冒險,品嘗山甜海鹹的台灣味

2020/05/25
阿姆斯特丹近郊的運河人家,美景如畫。 圖/陳若齡攝影

【寫在後疫情時代】陳若齡/阿姆斯特丹用「甜甜圈」找回人與世界的平衡

2020/05/22
Noma也正在思考餐廳重新營業的那一天,該以何種面貌示人。 圖/擷取自Noma臉...

【寫在後疫情時代】高琹雯/此刻人們出門吃飯的理由

2020/05/21
在視冒險為日常的歐美,他們認為冒險具有強大的社會意義,不只是民族國家組成的重要精...

【當代冒險】文化觀察家詹偉雄談冒險的社會意義

2020/05/18
當嬰兒出生第一秒見到的是iPhone鏡頭而非醫生眼睛時,我們都該理解所謂網路世代...

【設計浪人私評論】Lo-Fi House教我們的事

2020/05/18
三年一度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以農田作為舞台、藝術作為橋樑,連繫人與自然,202...

【寫在後疫情時代】北川富朗/當普世價值發生變革,美術的角色將更受重視

2020/05/16
即使疫情過去,若還能繼續吃到這樣的便當該有多好。 圖/葉怡蘭提供

【寫在後疫情時代】葉怡蘭/後疫情時代之便當新美學

2020/05/15
未滿三十歲的造物主泰勒同時身兼歌手、製作人、服裝及平面設計師等身分。 圖/Get...

【嘻哈音樂】他是服裝品牌老闆,他是媒體經營者,他是饒舌歌手,造物主泰勒為何這麼厲害?

2020/05/12
圖/陳陸寬提供

【寫在後疫情時代】陳陸寬/用創意和狂想 提供時代精神下的餐飲服務

2020/05/11
來自唐寧街10 號的一只白信封,裡面是印有強生簽名的信與防疫教戰小冊。 圖/倫敦...

【倫敦男子的生活日常】疫情文宣也能是一封溫暖、有質感的信:來自英國首相的白信封

2020/05/09
華語嘻哈正透過其堅強的作品與各式管道,向全球展現中文世界的嘻哈文化,2017年播...

【嘻哈音樂】從有嘻哈到新說唱,越來越多人關注華語嘻哈

2020/05/08
迪拉(張逸聖)於2005年7月創立嘻哈廠牌「顏社KAO!INC.」,沒有大筆資金...

【嘻哈音樂】顏社主理人迪拉——3首必聽台灣嘻哈曲目:煙霧瀰漫、台北直直撞、嘻哈囝

2020/05/07
圖/詹仁雄臉書粉絲專頁

【寫在後疫情時代】詹仁雄/娛樂的未來,賭一把大的或是單打獨鬥

2020/05/07
巴黎小農蔬果店的門面。  圖/謝忠道提供

【寫在後疫情時代】謝忠道/疫情時代 法國人的餐飲習慣變化

2020/05/05
以日本為例,競品環伺、商業高度競爭,品牌只能積極找辨識度高的創作者合作,推出吸睛...

【設計浪人私評論】比起公部門,設計師更該擁抱商業

2020/05/0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