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平面設計師廖小子:快樂才是你得到實力和名利的起點

2020-07-27 13:49 楊偉成

廖小子回想年輕時的一切,他希望自己盡快獨當一面,卻時常無意間造成別人的困擾。 圖...
廖小子回想年輕時的一切,他希望自己盡快獨當一面,卻時常無意間造成別人的困擾。 圖/吳致碩拍攝

花襯衫和藍白拖是平面設計廖小子的正字標記,無論總統府發表會還是金曲獎頒獎典禮甚至和好友爬山健行,他都一貫這套打扮,不怎麼在意外界替他貼上的反骨標籤。大眾對他的討論除了穿著,還有作品總是富含生猛又草根的台灣味,即便每個人對於風格的解讀未必相同,但這或許和他向來習慣從街頭取材有密切關聯。

從饒舌歌手李英宏的《台北直直撞》專輯包裝開始,到讓他拿下金曲獎的樂團拍謝少年《兄弟沒夢不應該》,直至今年讓他再度叩關金曲獎的Leo王《雞腿便當》,對於符號排列組合和藝術性如何過渡到設計品上越來越熟悉的他,不急著破除大家對他的認識,持續從藝術理解創作、用設計創造畫面。《500輯》邀請這位外表硬漢其實內心柔軟的平面設計師,一窺屬於他的質青時代

500輯:請描述一下25歲的你是什麼樣的人?過著怎樣的生活?

廖小子(以下簡稱廖):回憶總是一段一段的,我很難精確說明25歲的具體狀況,但我還是能大致描述那個階段。因為家裡的經濟狀況,我大概20歲就開始接案,靠自己的作品維生,當時很菜,完全沒有選案子的能力,所以收入非常不穩定。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領完錢,戶頭只剩下9塊,幸好還可以凹同學請我吃飯。因為畢業製作被當掉,所以我大學延畢了一年,但接手的指導教授一開始就挑明他不會太干涉我,因此那年蠻專心做外面的案子,但案量也沒有因為這樣變比較多就是了。

當時我一心想往上爬讓別人看見,那個時候聶永真已經展露頭角了,我也透過一些管道看到王志弘的作品,好希望自己能像他們一樣被別人討論。大學畢業之後我動了找一家公司上班的念頭,投了很多履歷,真正取得面試機會的大概四、五間吧,包含景觀公司、台北當代藝術館和幾間設計公司,最後沒有一間願意錄用我。最後我跑去找蕭青陽大哥,求學階段的老師都非常欣賞他幫角頭音樂設計的一系列唱片,因此很早就知道這號人物,我帶著自己的作品自告奮勇拜訪他,希望爭取和他共事的機會,不管是正職工作或是專案合作都好。雖然最後蕭大哥也拒絕我,但他看過我的作品後,認為我比較適合獨立作業,其實在那之前我就隱隱覺得自己的風格不太被傳統科班出身的人接受,所以當蕭大哥這樣說,我才真正下定決心要自己試看看。

我大學念的是高雄師範大學美術系,一群人時常聚在高師大的郵局外面,附近都是三、四層樓的建築物,每次抬頭都覺得自己很像被關在牢裡,過著打帶跑的生活。不曉得繼續努力下去有沒有結果,卻又認為應該有點出頭的機會吧,現在回想那種心情實在很中二。

500輯:25歲的你如何看待挫折和失敗?

廖:和現在比起來,那個時候得失心真的超重,因為太期待自己做很好、賺大錢,時常用功利心態看待身邊所有的人事物,甚至只想結交對自身未來發展有利的朋友。有段時間真的是窮怕了,落掉案子或被退稿都會造成我無盡焦慮,這種狀態直到27、28歲才逐漸改善。焦慮久了你會發現,其實沒有如預想般再也沒有案子上門,生活雖然不富有但也不至於餓死,擔心的情緒也是會疲乏的,只能學著和它好好相處,我有沒有可能不再讓自己時時刻刻處在不安的狀態裡?

廖小子年輕時無所不用其極建立人脈,把人脈和好案子畫上等號,之後才發現實力不夠再多...
廖小子年輕時無所不用其極建立人脈,把人脈和好案子畫上等號,之後才發現實力不夠再多人脈都沒有用。 圖/吳致碩拍攝

500輯:你想對那個時候的自己說什麼?

廖:我大概沒辦法和他說什麼,如同我無法對現在的年輕人給出多宏大的呼籲。以前的我對女朋友很差,會滋生那種不輕易諒解對方的情緒暴力,也不懂溫柔照顧寵物,明明很重視家人卻不斷重新擬定雙方關係;甚至連最在意的工作表現上,也不時出現作品遲交的狀況,若客戶因此不滿意要另外找人做,我會向他們求情不要換掉我。可是我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當時不斷得到教訓才會長成現在,縱使我可以回到過去和自己對話,他一定不會鳥我的。

從前我真的不是一個稱職的設計師,時常抱持著希望自己經過一兩個案子就爆紅的投機心態,後來才明白有些案子未必是為了名利,創作應該要為了自己。真正的藝術家不是為了展覽要求或買主上門才創作,是他活著就必須要做作品;另一個部分,是不管作品構想再好,只要它要問世,創作者就有讓人家看進去的責任,這都是大學老師和我說的。我後期開始使用一些台灣的元素,自己當然覺得有趣,但我必須考慮到觀者的想法,久而久之那才變成我的風格。

500輯:在那個時期,有沒有一句類似座右銘的話?

廖:那時候的座右銘和現在一模一樣,「打不過他就加入他」,這是我媽和我說的。

500輯:除了平面設計師外,人生道路上曾有過其他職業的選擇機會嗎?

廖:家人之所以很反對我踏進這一行,或許和我當時的成績可以選填法律系有關,加上我們家族裡有人是司法官,父母很希望我步上那位親戚的後塵。高三思考未來的時候,有個念頭告訴我應該好好畫圖,所以我的術科都是那年瘋狂訓練的。大學念美術系的時候,需要添購很多美術用品,雖然有些東西不便宜,但實在不好意思向家裡開口要錢,也有一點和我爸賭氣的成分,雖然已經開始接案,但有時候收入就是沒辦法支撐開銷。

我永遠記得大二在系館趕工的一個半夜,我走到操場司令台打電話給我媽,希望她這個月能匯四千塊給我買油畫顏料。她從小就非常疼我和姐姐,很少拒絕我們的要求,但當時她回應我沒有辦法,家裡這個月很拮据撥不出錢。這句話真的讓我一夜長大,發奮勢必要更加努力,之後開始毛遂自薦,陸續幫補習班、展場或餐廳等場所製作文宣,加速讓稿子出去酬勞進來。我回想一切,那時候希望自己盡快獨當一面,但總是無意間造成別人的傷害和困擾。

2020桃園在地祭典「大溪大禧」主視覺海報由廖小子設計。 圖/廖小子個人臉書
2020桃園在地祭典「大溪大禧」主視覺海報由廖小子設計。 圖/廖小子個人臉書

500輯:實踐理想的過程有付出什麼代價嗎?

廖:我沒辦法具體形容付出的代價是大還是小,因為我沒有和其他設計師討論過,身邊也從來沒有同事這種角色,但犧牲的應該就是生活本身吧。直到現在,如果太長時間不碰稿子,我依然不太知道可以去做什麼,當然不會像從前那麼慌了,可我沒辦法像朋友一樣不間斷追劇、連電動也玩不了太久。閒暇之餘我會忍不住把案子檔案點開,不然就是開始創作,如果把創作從生命裡抽掉,我會是一個相對枯燥的人。

身邊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蠻喜歡運動和下廚,這兩件事的起源不太一樣。小時候體型胖胖的容易被同學欺負,我爸送我去學跆拳道,練上手之後開始打贏人家,卻反倒造成我有一段時間不知道怎麼和人群相處,直到上了大學才逐漸改善。我會形容打拳是種和自己對話的過程,身體哪裡不靈光都能感覺到,慢慢理解除了大腦釋放的訊號外,身體想要什麼,也一定程度幫助我應對沒有案子做的焦慮。

下廚則是因為25歲那時候真的很窮,必須嚴格控制每天的餐飲花費,目標是一天不要超過一百塊,最單純的方法就是買白麵條回來煮,拌醬油或是麻油吃。後來雖然經濟狀況逐漸改善,但收入也沒多到可以吃大餐,但可以開始買青菜回家加菜,慢慢進化到蒸煮烤炸,一切的料理契機都是從求生存開始。

500輯:身在這個時代,你覺得究竟要為什麼而努力?

廖:以前還會思考這件事,如今已經很久不想了。這幾年社會環境變化太大,我們完全沒有辦法想像國與國的隔閡會因為一場疫情變得這麼分明,假如疫苗一直未能成功開發,放假去日本玩幾天這種生活我們或許再也無法尋回。

當世界發展越複雜的時候,我只能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努力讓我生存的業界環境越來越好,讓後輩覺得他加入這個行業是光榮的。在這個前提下,有些原則我要顧好,像我排斥參加無償比稿、或不遵循某些其實不合理的合作規定,如果連現在的我都退讓了,那些後輩該怎麼辦?

如今我在設計界卡在一個以前從沒有想過的位置,不敢說開創風格,但努力嘗試成為一個獨特的角色。我不像過去那麼虛華,只一心想成為有影響力的人,轉向好奇自己的作品可以帶我走到什麼樣的地方,比方說最近在做今年的「大溪大禧」,真的覺得那些創作是有神明在協助詮釋的。

500輯:會給正在努力實踐自我的青年什麼建議?

廖:就像前面描述的一樣,我年輕時有過很多很傻、容易後悔的舉動,雖然現在覺得不應該,但卻從過程中學到許多待人處事的道理。我能和年輕人說的不多,但想請他們盡量嘗試任何誇張或荒唐的事情,那些錯誤都會變成後來的基石,被處罰不要緊,但在努力張狂的同時,也要回頭思考自己的每一步,練習嚴格批判自己。

我曾經希望別人覺得我是天才型的設計師,如果某個月有多的錢,第一件是絕對是去買設計年鑑猛K,但出去和同學鬼混的時候還是吊兒啷噹,屬於那種不想被別人發現背地裡多努力的人。也無所不用其極建立人脈,把人脈和好案子畫上等號,之後才發現實力不夠再多人脈都沒有用,現在則領悟到快樂最重要的道理。

許多風雲人物爬上某個位置但他們未必快樂,人生真的很難得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還能讓喜歡的事養活自己,快樂才是你得到實力和名利的起點,因為快樂所以你做不膩,因為快樂朋友或客戶才會覺得你有熱情。或許很多人覺得只要讓我做到一個好案子就會有好作品,30多歲的我認知到應該是有好作品才會有好案子;如今才發現,唯有你在裡面是快樂的,才有機會做出很好的作品、得到很好的案子。

廖小子努力讓他生存的業界環境越來越好,使後輩覺得加入這個行業是光榮的,在這個前提...
廖小子努力讓他生存的業界環境越來越好,使後輩覺得加入這個行業是光榮的,在這個前提下,他有許多堅持不退讓的原則。 圖/吳致碩拍攝

小檔案

廖小子

本名廖俊裕,出生於1981年,高雄師範大學視覺設計研究所畢業,經營「小子藝術製作有限公司」。習慣從生活的街道風景汲取靈感,一連串本土風格強烈的各領域作品讓他有最具台灣味設計師的稱號。曾憑樂團拍謝少年專輯《兄弟沒夢不應該》拿下第29屆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獎,近期替桃園在地祭典「大溪大禧」設計主視覺及其延伸被廣泛討論。

楊偉成

楊偉成

台北出生長大,待人處事是標準的天秤座性格,出社會之後幾乎都在和文字兜圈,做過報紙和雜誌編輯,也當過設計公司企劃。閒暇時會手抄深愛的華語歌詞,時常在悲觀和樂觀的極端情緒中快速移動。

最新文章

守夜人的團長旭章和主唱稚翎,是兩位成長背景截然不同的音樂人。今年第32屆金曲獎入...

守夜人團長旭章、主唱稚翎:與其努力掙脫憂鬱枷鎖,不如想想如何和憂鬱共處

2021/06/05
10年前,28歲的徐震與同樣身在倫敦的台灣設計人一起創立了「嘖嘖zeczec」。...

嘖嘖創辦人徐震:看完就忘了吧!跳脫別人的故事,別被框架給迷惑

2021/05/06
創業路從夜市起家的郭庭瑋,對fine dining料理界的人來說,可說是像突然從...

Embers主廚郭庭瑋:學會檢視自我,在工作之中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2021/04/25
徐堰鈴認為自己恰好身處劇場發展的黃金時代,積極接觸厲害的表演老師與劇團。 圖/余...

劇場演員徐堰鈴:更微小細心地對待每個人,這是表演教我的事

2021/04/13
林木材說,如果紀錄片可以讓像我這樣的人改變想法,應該也有力量去改變其他人。 圖/...

TIDF策展人林木材:相信紀錄片能讓人看到更廣闊的世界,解答人生的一些問題

2021/04/12
目前擔任台南人劇團駐團導演的蔡志擎,今年帶著原創的《年夜飯》與改編自莎劇的《泰特...

劇場編導蔡志擎:「迫切感」能刺激創作或生活,但也要偶爾提醒自己緩下來

2021/03/29
楊豐旭在30歲時生涯軌跡大逆轉,毅然走向自己所愛的甜點烘焙之路。 圖/吳致碩攝影

TERRA土然創辦人楊豐旭:30歲生涯軌跡大逆轉,能夠熱愛自己所做的事最珍貴

2021/03/28
陳宏一執導的每部電影都在生產一句話、創作一種概念,是不是有機會顛覆大眾的既定看法...

導演陳宏一: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而非只是當一個替身,成為可有可無的存在

2021/03/27
林昆穎從小沉浸在音樂中,就學時接觸哲學思辨,一路上不設限,持續體驗並整理累積成自...

豪華朗機工林昆穎:盡可能去玩,體驗後隨時整理成自己的活資料庫

2021/03/17
Ken Wong認為,每次遇到的問題,都不過是追逐目標的一個過程而已,問題一但解...

潮流藝術家花臂老王:當我找到想做的事時,我才明白「目標」這兩個字

2021/03/12
台灣著名登山家詹喬愉在2019年5月27日登上全球第一高峰聖母峰。 圖/公視提供

登山家詹喬愉:愈年輕就愈要空出時間給自己,去充實還不足的地方

2021/02/24
在拍電影的現場,傅孟柏說會盡可能讓自己放鬆,越放鬆表演才越有機,表演越有機越容易...

演員傅孟柏:自在更容易讓你遇到機會,患得患失的樣子很難隱藏

2021/02/23
鄭宜農在《孤獨培養皿》中,第一次書寫「自己」。

 圖/吳致碩攝影

鄭宜農:我在各種挑戰中把自己逼到極致,然後變強

2021/02/09
現在的張培仁,有著滾石集團策略長、魔岩文化創辦人、經歷滾石盛世、辦StreetV...

中子創新執行長張培仁:我就任性地做自己,所以我擁有快樂的青春

2021/02/08
樊宗錡是2019年至2020年的兩廳院駐館藝術家。 圖/吳致碩攝影

劇場導演樊宗錡:大膽地面對自己的焦慮,才能更踏實去衝刺夢想

2021/01/26
「萬秀洗衣店」的成功被注意,張瑞夫並不想讓自己成為網紅塑造者、經營者,反而,他把...

「萬秀孫」張瑞夫:如果今天做一件事情是可以影響人的,我就好像可以做得更多

2021/01/16
林柏宏在逐夢道路上經歷的自我懷疑和生命觀察都默默為表演打底,對世界懷抱的強烈好奇...

演員林柏宏:忠實表達喜怒哀樂但不流於發洩,正視情緒讓我的表演更開闊

2021/01/12
為了走過真實的生命,好好感受這一切。人有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和腦袋可以去感受和思考,...

創作歌手柯泯薰:體內到底住著幾個比利不要緊,因為每個思想支線都會回到身上

2020/12/2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