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優質系】「酒矸倘賣嘸」之後 吳庭安以廢玻璃滾動循環經濟

2020-06-21 00:00 錢欽青、袁世珮

吳庭安還記得10歲那年的玻璃廠,揮之不去的腐臭味、要躲到樓梯下才能暫避的悶熱,還有得知忙一整天回收幾百斤只有幾百元時的不解。

吳庭安後來讀了劍橋,回台後進了台積電,轉一大圈後回到春池玻璃任副總經理暨W春池計畫主理人,讓傳統的回收業變身成循環經濟的滾動典範。因為他始終記得、並實踐父親吳春池說的:「我們在做對社會有價值的事。」

吳庭安讓回收業變成循環經濟的滾動典範。記者林伯東/攝影
吳庭安讓回收業變成循環經濟的滾動典範。記者林伯東/攝影
吳庭安將回收、老師傅工藝、設計,串聯成W春池計畫。記者林伯東/攝影
吳庭安將回收、老師傅工藝、設計,串聯成W春池計畫。記者林伯東/攝影

童年裡的臭與熱

春池奠基於新竹是有歷史淵源的,這裡富含做玻璃的矽砂還有必要的能源天然瓦斯,玻璃工業可以上溯自日據時代,極盛時期在1970、80年代,因此留下許多手藝純熟的老師傅,只可惜1990年代開始產業外移,新竹玻璃工業出現質與量的變化。

吳春池(左)與吳庭安父子同心協力共創循環經濟。圖/春池玻璃提供、汪德範攝影
吳春池(左)與吳庭安父子同心協力共創循環經濟。圖/春池玻璃提供、汪德範攝影

吳庭安的父親吳春池是走過這個年代的,13歲去玻璃工廠當學徒,發現回收玻璃可以再加入窯爐,於是創業做回收玻璃,從1961年至今,以回收玻璃為起點的春池已近一甲子,迄今回收全台約七成、年約十幾萬噸玻璃。

吳庭安印象裡與玻璃廠最早的接觸是小學三年級,到廠裡去撿玻璃雜質。他說,空氣裡有濃重的奶製品臭酸的味道,非常可怕,而窯爐、生產線啟動的工廠非常熱,中午休息時,他就躲在樓梯下的三角區域,鋪幾張紙板睡覺。

「那時候覺得這件事很辛苦,錢很不好賺。」尤其吳庭安發現又累又臭又沒賣不了多少錢,忍不住問父親為什麼還要做?「我父親回答,我們在做對社會有價值的事情。這句話對我影響很深。」

於是,父親的一句話、加上老師傅專注的表情,壓過了臭味與熱氣,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了吳庭安。他進成大讀資源工程,有堅實的理科思維訓練,到英國劍橋留學時,又加入了文化的調和。

吃人頭路攢歷練

明明是春池小老闆,吳庭安學成歸國,反而進了台積電。「我不想一開始就回家,因為我覺得『吃人頭路』很重要。」吳庭安知道頂著「第二代」光環進到家族企業,別人的眼光會不一樣。

「但吃人頭路就不一樣,你只是一個員工,就可以接觸到真正的市場狀況。」吳庭安說:「這是很關鍵的,如果沒在外面經歷過殘酷的社會,就不會真正了解你在家族企業裡可以如何發揮。」

當時,吳庭安甚至也沒覺得一定要接家業。轉折點出現在2012年,彼時他在台積電工作四年了,有一次陪父母吃飯,他看到父親的疲憊,「我就覺得說,我有一些材料、工業管理的專業,還有在台積電的歷練,我似乎可以幫上忙。」

吳春池(左)與吳庭安父子同心協力共創循環經濟。圖/春池玻璃提供、汪德範攝影
吳春池(左)與吳庭安父子同心協力共創循環經濟。圖/春池玻璃提供、汪德範攝影

引進循環經濟思維

吳庭安聲明,他不是接班,只是「幫忙」父親,但兩輩人的角度不一樣,父親是傳統的回收產業的思維,兒子則想帶進新的突破。

彼時春池正面臨一個極大的壓力,工廠裡囤了3、4萬噸的手機面板LCD玻璃。父親從傳統的工廠角度,思考改善製程、降低成本,吳庭安則想辦法去創造價值,做出新建材,創造新的應用和外銷通路。

這樣的思維自然是翻轉傳統,吳庭安也不是「二代」空降來就搞新花樣,先將原有的事做好,甚至為了建燒製玻璃磚的廠,和廠長都被燙傷送急診室。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回收玻璃。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回收玻璃。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玻璃師傅手工製作玻璃藝術品。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玻璃師傅手工製作玻璃藝術品。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玻璃師傅手工製作玻璃藝術品。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玻璃師傅手工製作玻璃藝術品。記者林伯東/攝影

「循環經濟很關鍵的一點是,你必須創造價值,才能讓這循環驅動。循環經濟的重點不在回收,關鍵是在『經濟』二字。」吳庭安將循環經濟概念導入春池,不再只是將玻璃碎當成原料售出,還逐漸加入工藝與設計。

目前春池回收的玻璃,約50%變成原物料,25%變成建材、10%至15%會變成玻璃製品,5%會製成藝術品。

春池從回收端到產品端再到回收,自成一個循環經濟的「環」,吳庭安說,是「被逼」的,「我們必須去創造價值,否則回收玻璃的利潤太低了。」春池必須把幾毛錢的東西變成幾塊、幾千幾萬,而「一條龍」模式,也可以把利潤回饋到前期的回收,讓整個環的循環更為順暢。

W春池計畫

吳庭安將回收、老師傅工藝、設計,串聯成W春池計畫。記者林伯東/攝影
吳庭安將回收、老師傅工藝、設計,串聯成W春池計畫。記者林伯東/攝影

吳庭安將春池擅長的回收材料處理,以及老師傅的工藝,再加上設計,串聯成W春池計畫。

比起自行請設計師創作產品,吳庭安決定將春池定位為平台,這樣能創造更多元、更滾動的循環經濟需求,「我們應該將核心資源、循環材料和工藝放出來,給所有想合作的設計師。」

於是,春池與名廚江振誠合作餐具,因為主廚了解餐具的市場,更能打開循環經濟;建築師了解空間,春池可以合作玻璃建材。吳庭安說:「我們可以去做很多的crossover(跨界),最後變成一個多元發展的ecosystem(生態系),創造更多玻璃的可能性。」

例如2018年與W Hotel的合作。春池先將從酒吧回收的酒瓶製成建材,送回酒店在泳池旁鋪成沙灘,之後再回收製成產品,跟著酒店的月餅禮盒一起銷售,又回歸到消費者手上,變成一個永續循環。

聶永真的蘇富比專案。圖/聶永真提供
聶永真的蘇富比專案。圖/聶永真提供

與設計師聶永真的合作也是一次美學的實踐。當時聶永真要為蘇富比春拍設計限量100件的拍賣型錄,便以春池的回收玻璃為材料,設計出一款流動感的藝品。

藝術團體豪華朗機工今年在台北當代的產出作品「日光域」,材料就來自春池的玻璃回收場。年輕藝術家蹲在成堆的回收瓶裡挑選幾百個瓶子,再套上機械結構,呈現出令人驚艷的作品。吳庭安大為震撼:「非常漂亮的作品,但仔細看,會看到後面有『愛之味』、『大茂黑瓜』。」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玻璃藝術品。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玻璃藝術品。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玻璃藝術品。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玻璃藝術品。記者林伯東/攝影

春室新空間

吳庭安還進一步想對大眾推廣玻璃藝術與循環經濟,春室應運而生。

春室位於新竹公園內、就在曲橋的終點,一樓是玻璃吹製體驗場,二樓展示,以窯爐弧型為頂、回收玻璃製成的磨石子為地板的三樓,6月底開幕,會成為展覽與咖啡複合空間,展覽將以循環經濟為主。

吳庭安說,The Pool的「pool」既是玻璃窯爐的池,也是抽象的共創、合作、合夥之意,「我們把這裡當成一個容器,就像玻璃杯一樣,可以承載很多不同的可能,變成是一個可開放的空間,不同的火花創造價值,這些價值就是我們很想要推動的循環經濟。」

吳庭安將回收、老師傅工藝、設計,串聯成W春池計畫。記者林伯東/攝影
吳庭安將回收、老師傅工藝、設計,串聯成W春池計畫。記者林伯東/攝影

為了推銷循環經濟的概念,春池曾經運了40噸的回收玻璃碎,在華山園區鋪成「玻璃海」。已去了銳角的玻璃很安全,民眾可以直接踩上去,體會回收玻璃的可能性,在吳庭安看來:「就形成一個完整的循環經濟的想法。我覺得那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展覽。」

「春池會存在,不是憑空,是因為文化性。」吳庭安說,正是因為台灣人有著「酒矸倘賣嘸」的惜物文化,所以他希望春池帶領的,不只是解決回收玻璃的實際問題,也在找回台灣人惜物的文化。

春池在華山文創園區的「玻璃海」展。圖/格式展策提供、汪德範攝影
春池在華山文創園區的「玻璃海」展。圖/格式展策提供、汪德範攝影

承接父輩的社會責任

因為了解玻璃,吳庭安認為這是非常有魅力的材料,可以百分之百循環,經過高溫熔煉、最後萃取出來的依舊是純淨無瑕,吳庭安希望讓人看到玻璃的價值。

「不過我做春池、W春池計畫或春室,我都是希望去影響人們更喜歡循環經濟。」以回收玻璃為範本,帶動更大的循環經濟,「我覺得有一股熱情吧,因為我們是從回收那一段就很扎實地做,我們知道每天做的事情都對社會有價值。」

吳庭安將回收、老師傅工藝、設計,串聯成W春池計畫。記者林伯東/攝影
吳庭安將回收、老師傅工藝、設計,串聯成W春池計畫。記者林伯東/攝影

進入「優人物臉書」,觀賞更多影音報導。

深度圖文專題-優質系/吳庭安

推薦閱讀

玻璃窯爐裡的絕美咖啡館!春池玻璃全新跨界嘗試「春室 The POOL」將於新竹公園盛大開幕

最新文章

陳飛龍自稱沒什麼不吃,好口福來自家學淵源。記者沈昱嘉/攝影

【優人物】從水晶肥皂到點水樓 南僑半世紀掌舵人 陳飛龍

2022/08/07
去年8月接下國家太空中心主任,吳宗信期待透過眾人之力,讓台灣打入國際太空產業鏈。...

【優人物】讓台灣飛向宇宙 羅曼蒂克的造夢者 「火箭阿伯」吳宗信

2022/07/31
林懷民2019年退休,如今再去雲門只是客人。記者沈昱嘉/攝影

【優人物】46年雲門人 激流歸於平緩 學過生活的舞蹈家 林懷民

2022/07/24
葉忠宜透過「重本書店」的選書販售,持續推廣排版與文字美學。攝影/沈昱嘉

【500 Home】化繁為簡 提煉精緻 設計師葉忠宜 打造古今並存的居家空間

2022/07/03
88歲的黃春明相信日日好日,多活一天賺一天。記者沈昱嘉/攝影

【優人物】人生如精彩的彈珠台 日日好日的88歲作家 黃春明

2022/06/26
對廖小子而言,設計不只是設計,能否透過創作面對自己更重要。攝影/沈昱嘉

【優質系】打不過就加入他 設計師廖小子:面對創作 打直拳就對了

2022/06/19
Liz自律師職轉身,成為美食作家。記者沈昱嘉/攝影

【優人物】捨律師工作 以熱情自學的美食家 Liz高琹雯

2022/06/12
37歲的顏伯駿回頭看過往經歷,覺得每件事都有意義,也成就如今的自己。攝影/沈昱嘉

【優質系】討厭當榜樣 顏伯駿 踏過黑暗 打造創作的庇護天堂

2022/06/05
吳悅宇對品牌未來發展有明確想法。記者沈昱嘉/攝影

【優人物】不只是耿畫廊的女兒 吳悅宇以TKG+自證藝術眼光

2022/05/29
從影評人到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對電影的熱愛始終如一。記者李政龍/攝影

【優人物】聞天祥 傾盡一生書寫悸動 用文字守護電影殿堂

2022/05/22
黃聲遠和田中央工作群平等討論,互相學習。記者沈昱嘉/攝影

【優人物】享受建築中的超高級娛樂 黃聲遠 & 田中央工作群

2022/05/15
鍾永豐(右)和林生祥一寫詞一譜曲,合作至今25年,持續以創作支持著彼此。攝影/沈...

【優人物】野戰錄音到金曲獎 「生祥樂隊」 林生祥X鍾永豐 土地裡打磨詞曲 唱出庄頭裡的真實

2022/05/08
Daniel用色之大膽,正好顯現在餐廳的一面牆上。攝影/王聰賢

【500 Home】親筆彩繪壁紙與地毯 Daniel Wong 打造狂野與自然的家

2022/04/24
金士傑童年在東港的眷村裡長大,他回憶那是段美好歲月。攝影/沈昱嘉

【優人物】蘭陵四十 「劇場教父」金士傑:我的目標就是繼續活著

2022/04/17
彭天恩將部落裡的燒烤店變成南台灣最難訂的餐廳。記者沈昱嘉/攝影

【優人物】透過料理介紹部落 藏在山裡的明星主廚 AKAME彭天恩

2022/04/10
詹仁雄自小就愛畫畫,疫情期間重拾畫筆,也為心底找到平靜。記者王聰賢/攝影

【優人物】從王牌製作人到畫家 詹仁雄:讓想像極盡荒誕,做別人沒做過的事

2022/04/03
朱天文(左)、朱天心為紀錄片難得出面受訪。記者沈昱嘉/攝影

【優人物】朱西甯、劉慕沙與一屋子孤狼 朱天文、朱天心記錄文學朱家

2022/03/27
Paul Lee總嘗試做出客人能夠理解的創意。攝影/沈昱嘉

【優質系】為料理奏出秩序外的驚喜 Impromptu 一星主廚Paul Lee

2022/03/2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