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旅法作家陳穎 Ying C./關於甜點,減糖的必要與矛盾

2020-09-16 12:14 陳穎Ying C.

巴黎甜點店Maison Plume的甜點櫃,裝滿了外型細緻、完全無添加糖的甜點 ...
巴黎甜點店Maison Plume的甜點櫃,裝滿了外型細緻、完全無添加糖的甜點 。 圖/Ying C. 陳穎提供

每回和台灣甜點界的朋友們聊天,一個永遠不滅的話題就是:「客人總是走進來問『有沒有哪個甜點比較不甜』、『最不甜的是哪一個』?」接著,在市場上和日常生活中,卻總是聽到「這個水果(夠)甜嗎?」、「不夠甜,不好吃」的評論。

究竟水果和甜點的差異在哪裡呢?為什麼前者可以愈甜愈好,而堂而皇之名為「甜點」的東西,卻反而要愈不甜才愈顯示它的上乘呢?

其實甜味有撫慰人心的效果,對甜味的渴望則是人類從西元前7000年前學會採集蜂蜜開始,就並未改變的事實。在現代社會中,一般人大概很難想像,目前因為健康意識興起而頗受抨擊的糖,其實在過去還曾經扮演過靈丹妙藥的角色。

在阿拉伯的藥理學體系中,蔗糖是極為重要的藥材,可以緩解發燒、咳嗽、胃疾等症狀。甘蔗和其他如麝香、番紅花、玫瑰水、茉莉油膏、桂皮等一同從西班牙傳入歐洲,但其地位卻凌駕於這些香料與藥物之上。

甚至到了十二世紀,蔗糖還因為其作為藥物的地位,躲過了禁食令,更避免了後代宗教界對「成癮性食物」的撻伐,在十三到十八世紀時,於歐洲醫療中扮演重要角色。一直要到十八世紀末,蔗糖的醫療地位才日漸消失。到了現代,糖的標籤更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從「治病的藥」變成「致病的鑰」。

對健康的需求不分國界,即使在甜點大國法國,也有甜點減糖的風潮。在巴黎與日本都有開業的甜點大師Philippe Conticini從年輕時就深受體重過重之苦,在1999年出版,「J’ai perdu 120 kilos」一書,和讀者分享他對美食、烹飪的愛好以及肥胖為他帶來的煩惱。

他更在2015年出版「Gâteaux et gourmandises sans sucre」食譜書,教大家製作「無添加糖」的甜點。所謂「無添加糖」,意指不在食材原有的甜味外,額外加入人工製糖,所以會利用食材本身的甜味、本來就有糖分的水果、果汁等。

Maison Plume不負它以輕盈的羽毛為名(plume是法文中「羽毛」之意)...
Maison Plume不負它以輕盈的羽毛為名(plume是法文中「羽毛」之意),在女主廚Tara Pidoux堅持下,所有甜點一概不使用任何甜味劑。 圖/取自Maison Plume Instagram

巴黎現在也有「無糖甜點店」,如位於瑪黑區的Maison Plume,就在原本已經很紅的「無麩質」、「有機」等概念上,再以「無添加糖」為號召,吸引那些走在時代潮流尖端的bobo族與特別注重健康的人士。

許多號稱「無糖」的店家會使用蜂蜜或是龍舌蘭糖漿等來代替砂糖,但Maison Plume不負它以輕盈的羽毛為名(plume是法文中「羽毛」之意),在女主廚Tara Pidoux的堅持下,所有甜點一概不使用任何甜味劑。

這樣的店家無疑地造福了不少需要控制糖量攝取的顧客。但是,少了糖(或是甜味)的甜點,是否真的美味卻必須打上一個大問號。糖是維持味道均衡的關鍵,許多消費者以為比較不甜的甜點,如檸檬塔,實際使用的糖量並沒有比較少。

許多法國主廚對於糖的使用量,也提出自己的看法,譬如大師Pierre Hermé認為「本來就應該只有『剛剛好』的甜度,不多也不少」,所以「減糖」其實是個假議題;巴黎白馬酒店的甜點主廚Maxime Frédéric則認為「糖和鹽一樣,是用來『調味』的。甜點裡沒有糖,會變得寡淡無味,就跟食物裡沒有鹽一樣。」沒有糖,堅果的濃郁無法被凸顯、沙布列餅乾不夠濕潤,顯得過於乾燥鬆碎…事實上,在我造訪Maison Plume的時候,第一次切身感受到糖的必要性。

而在美味之外,甜點其實還是一門科學,如果沒有一定的糖量,許多甜點元素是無法製作出來的。譬如蛋白霜,通常糖量至少要是蛋白重量的兩倍以上,才有足夠的穩定性,無法維持蓬鬆程度與硬挺的質地。

如同台灣人習慣飯後吃水果,崇尚「愈甜愈好」,實際上我們在甜點以外,也可能無意識地攝取非常多的糖分,手搖飲料就更不用說了。甜點、巧克力等都是生活的調劑,本來也不會像吃三餐一樣的大量、規律地食用,所以難道不是應該重視糖的「品質」,然後在「總量」不過量的狀況下,給甜點足夠的表現空間、也給自己多一分享受生活樂趣的餘裕嗎?

推薦閱讀

【寫在後疫情時代】旅法作家陳穎 Ying C./疫情之下,社區型甜點店成為封城居民的生活慰藉

【選讀】從甜點烘培看職場人際溝通:凡事正面的馬卡龍

500輯

500輯

《500輯》打造新世代閱讀倡議,創造貼合文化、消費、生活與自我實踐的敘事風格。

最新文章

以茶甜點知名的One Tree Hill Taipei設計全新外送甜點組合,在家...

旅法作家陳穎/陷入苦戰台灣甜點業者,該如何在疫情中求生?

2021/06/23
幾十年搜尋,葉一南的烹飪書數目,勝過大部分書店。圖/葉一南提供

美食作家葉一南/四大名廚的燒雞上網學:沒了食譜書的世代會是如何?

2021/06/21
陳人鼎創辦小村遠遠,將偏遠荒村改造成香草村。圖/于國華提供

文化觀察者于國華/小村遠遠,蕙心綿綿

2021/06/18
關於《十月終結戰》,「紐約時報書評」這樣評論:萊特運用新聞報導技巧的強大力量,寫...

是小說或預言?普立茲獎得主寫《十月終結戰》:病毒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傾覆社會

2021/06/17
2012年,游適任與夥伴創立顧問企劃服務公司「Plan b」,兩年前啟動「Al...

共享居住成未來趨勢,游適任:關鍵不在創新,而是整合

2021/06/11
圖/許陳曜提供

一個潮流,各自表述——那些只可意會,難以言傳的潮流因子

2021/06/11
楊艾倫是近年崛起的台灣潮流代表性icon。
 圖/楊艾倫提供

從報導潮牌到自己打造品牌,Allen楊艾倫的潮流觀點

2021/06/11
在疫情期間把收藏的咖啡杯套拿出來玩賞,旅行回憶在腦海裡迴盪,這樣的收藏實在方便又...

文化觀察者李清志/咖啡愛好者的收藏:我用「杯套」紀錄在不同城市的旅行回憶

2021/06/11
不論是義大利小鎮還是京都町家的例子,都是因地制宜利用原本既有的空間,提供旅客原汁...

旅行文化觀察家游智維/地方旅行,不一定要住大型旅館,而是住進「當地人生活」

2021/06/08
充滿個性的實體小店,在此刻更需要我們支持,畢竟因為這些零售業裡的做夢者,我們的城...

創意人李擴/祝美好如昔!心愛的小店們

2021/06/05
上海epic bar , Cross Yu罐裝雞尾酒外賣。圖/陳慶華提供
  ...

美食作家陳慶華/面對疫情,台灣餐飲業應規劃長期抗戰

2021/06/03
畢卡索的水彩靜物。圖/姚謙提供

藝術收藏家姚謙/靜物:最平凡的事情,正在反應你的生活

2021/06/02
朴仁煥演出從小夢想跳芭蕾的「沈德出」。圖/Netflix提供

防疫待在家追Netflix韓劇《如蝶翩翩》:有著暖暖共鳴,已是最幸福的小事

2021/05/29
日日餐桌上有餐具型式紋案相互襯托映照,目的並不在這些鋪陳經營的儀式上,而是希望透...

飲食作家葉怡蘭╱用心如實運行的生活日常,是儀式感的核心

2021/05/28
獸醫龔建嘉推動「白色革命」,讓消費者喝到安全牛奶。圖/鮮乳坊提供

文化觀察者于國華/陪伴台灣酪農迎戰全球化戰爭!獸醫龔建嘉催生鮮乳坊,推動白色革命

2021/05/21
從萬華看台灣,當前真正需要的是同舟共濟,停止對不了解的地方輕易貼上標籤,我們才能...

看見社群龐大力量,社區規劃師陳德君:萬華的韌性會帶我們跨越危機

2021/05/21
蛇羹,攝於香港「軟庫飯堂」。圖/LIZ提供

美食作家高琹雯 LIZ/舌尖上的末代貴族中國美食家江太史(下)

2021/05/20
劉仲彬認為,警戒升級之後,動盪的不是街景,反而是人心。 圖/沈佩臻提供

當疫情持續升溫,心理師劉仲彬:調整心態、喚醒經驗、升級危機感

2021/05/2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