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旅法作家陳穎 Ying C./關於甜點,減糖的必要與矛盾

2020-09-16 12:14 陳穎Ying C.

巴黎甜點店Maison Plume的甜點櫃,裝滿了外型細緻、完全無添加糖的甜點 ...
巴黎甜點店Maison Plume的甜點櫃,裝滿了外型細緻、完全無添加糖的甜點 。 圖/Ying C. 陳穎提供

每回和台灣甜點界的朋友們聊天,一個永遠不滅的話題就是:「客人總是走進來問『有沒有哪個甜點比較不甜』、『最不甜的是哪一個』?」接著,在市場上和日常生活中,卻總是聽到「這個水果(夠)甜嗎?」、「不夠甜,不好吃」的評論。

究竟水果和甜點的差異在哪裡呢?為什麼前者可以愈甜愈好,而堂而皇之名為「甜點」的東西,卻反而要愈不甜才愈顯示它的上乘呢?

其實甜味有撫慰人心的效果,對甜味的渴望則是人類從西元前7000年前學會採集蜂蜜開始,就並未改變的事實。在現代社會中,一般人大概很難想像,目前因為健康意識興起而頗受抨擊的糖,其實在過去還曾經扮演過靈丹妙藥的角色。

在阿拉伯的藥理學體系中,蔗糖是極為重要的藥材,可以緩解發燒、咳嗽、胃疾等症狀。甘蔗和其他如麝香、番紅花、玫瑰水、茉莉油膏、桂皮等一同從西班牙傳入歐洲,但其地位卻凌駕於這些香料與藥物之上。

甚至到了十二世紀,蔗糖還因為其作為藥物的地位,躲過了禁食令,更避免了後代宗教界對「成癮性食物」的撻伐,在十三到十八世紀時,於歐洲醫療中扮演重要角色。一直要到十八世紀末,蔗糖的醫療地位才日漸消失。到了現代,糖的標籤更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從「治病的藥」變成「致病的鑰」。

對健康的需求不分國界,即使在甜點大國法國,也有甜點減糖的風潮。在巴黎與日本都有開業的甜點大師Philippe Conticini從年輕時就深受體重過重之苦,在1999年出版,「J’ai perdu 120 kilos」一書,和讀者分享他對美食、烹飪的愛好以及肥胖為他帶來的煩惱。

他更在2015年出版「Gâteaux et gourmandises sans sucre」食譜書,教大家製作「無添加糖」的甜點。所謂「無添加糖」,意指不在食材原有的甜味外,額外加入人工製糖,所以會利用食材本身的甜味、本來就有糖分的水果、果汁等。

Maison Plume不負它以輕盈的羽毛為名(plume是法文中「羽毛」之意)...
Maison Plume不負它以輕盈的羽毛為名(plume是法文中「羽毛」之意),在女主廚Tara Pidoux堅持下,所有甜點一概不使用任何甜味劑。 圖/取自Maison Plume Instagram

巴黎現在也有「無糖甜點店」,如位於瑪黑區的Maison Plume,就在原本已經很紅的「無麩質」、「有機」等概念上,再以「無添加糖」為號召,吸引那些走在時代潮流尖端的bobo族與特別注重健康的人士。

許多號稱「無糖」的店家會使用蜂蜜或是龍舌蘭糖漿等來代替砂糖,但Maison Plume不負它以輕盈的羽毛為名(plume是法文中「羽毛」之意),在女主廚Tara Pidoux的堅持下,所有甜點一概不使用任何甜味劑。

這樣的店家無疑地造福了不少需要控制糖量攝取的顧客。但是,少了糖(或是甜味)的甜點,是否真的美味卻必須打上一個大問號。糖是維持味道均衡的關鍵,許多消費者以為比較不甜的甜點,如檸檬塔,實際使用的糖量並沒有比較少。

許多法國主廚對於糖的使用量,也提出自己的看法,譬如大師Pierre Hermé認為「本來就應該只有『剛剛好』的甜度,不多也不少」,所以「減糖」其實是個假議題;巴黎白馬酒店的甜點主廚Maxime Frédéric則認為「糖和鹽一樣,是用來『調味』的。甜點裡沒有糖,會變得寡淡無味,就跟食物裡沒有鹽一樣。」沒有糖,堅果的濃郁無法被凸顯、沙布列餅乾不夠濕潤,顯得過於乾燥鬆碎…事實上,在我造訪Maison Plume的時候,第一次切身感受到糖的必要性。

而在美味之外,甜點其實還是一門科學,如果沒有一定的糖量,許多甜點元素是無法製作出來的。譬如蛋白霜,通常糖量至少要是蛋白重量的兩倍以上,才有足夠的穩定性,無法維持蓬鬆程度與硬挺的質地。

如同台灣人習慣飯後吃水果,崇尚「愈甜愈好」,實際上我們在甜點以外,也可能無意識地攝取非常多的糖分,手搖飲料就更不用說了。甜點、巧克力等都是生活的調劑,本來也不會像吃三餐一樣的大量、規律地食用,所以難道不是應該重視糖的「品質」,然後在「總量」不過量的狀況下,給甜點足夠的表現空間、也給自己多一分享受生活樂趣的餘裕嗎?

推薦閱讀

【寫在後疫情時代】旅法作家陳穎 Ying C./疫情之下,社區型甜點店成為封城居民的生活慰藉

【選讀】從甜點烘培看職場人際溝通:凡事正面的馬卡龍

500輯

500輯

《500輯》打造新世代閱讀倡議,創造貼合文化、消費、生活與自我實踐的敘事風格。

最新文章

蘇旺伸2001年作品「樹結果」。 圖/姚謙提供

作詞人姚謙/收藏是一種深刻閱讀,在蘇旺伸的創作看見自己幽幽淡淡的小半生

2020/09/17
走在中南街上,遠方即能看到矗立的南港展覽館。 圖/翁家德攝影

南港第一街「中南街」的創生課題:茶葉、煤礦之後,重新找回地方魅力

2020/09/16
Maison Plume不負它以輕盈的羽毛為名(plume是法文中「羽毛」之意)...

旅法作家陳穎 Ying C./關於甜點,減糖的必要與矛盾

2020/09/16
詹偉雄喜歡登高山,曾說冒險能開拓創造性,但也需要做足準備。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文化觀察家詹偉雄/冒險論之三:大詩意人

2020/09/16
《破擊假新聞:解析數位時代的媒體與資訊操控》書封。 圖/500輯設計

【選讀】王淑美/日常生活中的「假新聞」傳播:未經深思熟慮的即時分享

2020/09/14
什麼是新的?有一件事是新的,那就是今天的藝人不需要擁有報紙、一線電視節目,也不需...

【數位人生】媒體環境丕變,催生新品種明星

2020/09/14
台南美食渾然自成、獨樹一格。 圖/葉怡蘭提供

美食作家葉怡蘭/2020台北台中米其林短評:樂見跨出台北,若是米其林來台南?

2020/09/11
在網路社群上人人可以展現自我,也許你不打算藉著當網紅作為主要收入,但成為成為意見...

【數位人生】成為意見領袖,替你的專業加分

2020/09/09
Kaffeeform將咖啡渣製成堅固咖啡杯。 圖/取自Kaffeeform In...

作家許育華/日常的永續練習:每一次你花的錢都在為想要的世界投票

2020/09/03
埔里拂水山莊,白帳搭在綠松之間,寧靜詳和。 圖/于國華提供

文化觀察者于國華/一瓶老松漬豆腐乳,引領探尋200棵古松林立的拂水山莊

2020/09/03
旅法美食作家謝忠道。 圖/張芳瑜攝影

美食作家謝忠道/2020台北台中米其林短評:榜單變化保守,沒有太多意外的選擇

2020/09/01
台中鹽之華獲得米其林一星肯定。 圖/鹽之華提供

美食作家張聰/2020台北台中米其林短評:無論哪一種國際級餐飲評鑑,對台灣都是正面推動和鼓勵

2020/09/01
米其林台中首版只有4間星級餐廳,十分單薄,最終名單也與許多事前預測有出入。 圖/...

飲食評論家高琹雯/2020台北台中米其林短評:當世界疫情未見停歇,米其林到底還具備什麼價值?

2020/08/31
所謂的「網美」這個字眼,似乎已是一種負面貶低的稱呼。因此我要先為廣大的「網美」們...

文化觀察者李清志/咖啡館的網美觀察:為廣大的網美們平反,一起重新思考「網美的品格」

2020/08/31
梁浩軒認為,用行動證明自己的價值和主張,才是最重要的。  圖/吳致碩攝影

策展人梁浩軒/突破舒適圈歷經淬煉、創造價值,讓別人看見你的光

2020/08/20
獨立書展魅力在於出版者本身帶著作品,和關注者面對面交流,且看11月VABF如何在...

【寫在後疫情時代】創意工作者李擴/疫情年代,實體書展與線上活動並非二元對立

2020/08/20
法國巴黎封城期間,餐廳屬於「非必須」的商業活動,所以強制關閉;解封之後,觀光旅行...

【寫在後疫情時代】旅法作家陳穎 Ying C./疫情之下,社區型甜點店成為封城居民的生活慰藉

2020/08/19
圖/陳立凱攝影

【生活本事】廣告導演盧建彰/不快樂是我們集體的麻煩

2020/08/19

回應

Top